alexa
置頂

矽谷靈魂SRI來台播商機

文 / 高聖凱    
2003-11-01
瀏覽數 12,300+
矽谷靈魂SRI來台播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矽谷從來沒有像現在與台灣如此接近。

舊金山的灣區矽谷除了擁有培育精英的搖籃——史丹佛大學外,更擁有創新技術的育成重地——SRI(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地位類似台灣的工研院)。位於Menlo Park、被美國《BusinessWeek》評譽為「矽谷靈魂」的SRI研究中心造就許多創新技術,如今將與台灣生物科技產業,搭起研發合作的橋樑。

SRI首次將生命科學技術移轉亞洲,台灣成為其合作對象的首選。透過美商中經合集團的協助,SRI將部分前臨床實驗(pre-clinical)交由台灣來進行。

美國每年投入生命科技的醫藥研發經費高達300億美元,其中前臨床研究即占四分之一,約有75億美元,台灣將有機會分食市場大餅。「台灣是亞洲生物科技產業耀眼的新秀,」SRI生物科技部副總裁萊斯(Glenn Rice)指著掛在總部玻璃世界地圖上的台灣興奮地說。

占地廣達四、五百畝土地的SRI研究中心聚集了兩千名研究員,專長從材料到生命科學無所不有。SRI的研究員人數是奇異公司的五倍,其中六百名是博士學位,傲視業界,是美國許多重要資訊科技與生技研究的發源地。

SRI就如同台灣的工研院,一直扮演美國產業進步背後的重要動力。例如電腦必備的滑鼠,發明者便來自SRI,但轉售給蘋果電腦才大放異彩。

此外,SRI研發的產品包羅萬象,從汰漬(Tide)洗滌劑到加州迪士尼主題園區的安全座椅與設備規劃,都有SRI的參與。最近他們的研究重點是人造肌肉,利用可通電的彈性橡膠捲成類肌肉組織。未來機器人將可能擁有強壯肌肉,這對人工智慧機械發展具有關鍵意義。

但SRI不像IBM的華生實驗室或貝爾實驗室聲名遠播,非營利機構身分讓這座研究單位選擇默默輔助產業的角色,「因為靈魂是個看不見的推手,」總裁卡爾森(Curtis Carlson)說。

1970年代當時因為越戰爭議,從史丹佛大學獨立分出的SRI,重要任務就是要培育技術、輔導產業升級,而超過半世紀的經營,SRI成功扮演了產官學之間的橋樑角色。從SRI取得新技術獨立出去的子公司達三十多家,被矽谷業界稱為「子公司孕育之城」(Spin-off City)。

SRI推動產業創新的方式就是產學合作,將技術授權、或設立子公司(Spin-off),以生技領域而言,SRI就選擇台灣做為其亞洲的合作伙伴。

在訪問台灣之前,SRI生物副總裁萊斯對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情況一無所知,但實地走訪後,他備感訝異,不敢相信這個比加州小十分之一的彈丸之島,從生技發展的基礎設施到人力素質水準竟如此完備。「美國三十年才達到的產業水準,台灣十年不到便達成,」他說。

從代工走向委外研發

台灣在生技產業的成本與品質競爭力是雀屏中選的主因。

事實上研發新藥的成本與日俱增,生技昂貴的研發投資已被美國輿論稱為「死亡之谷」,尋求委外研發已成為美國生技產業不得不採取的因應之道。

美國許多生技公司與研究中心因為研發經費超過負荷,技術因此被迫中止,甚至倒閉。例如研發許多藥物引領業界風騷的Xerox Parc研發中心,因為不勝研發財務壓力,在年初宣告關閉。耶魯大學電機系主任暨微電子研究中心主任馬佐平指出,過去景氣大好,研發中心經費不虞匱乏,如今情況改變,為求生存,「每個研究機構無不找尋市場合作機會,」他說。

而國內在工研院與中研院的積極推動下,生技產業加速成長。SRI與台灣的合作不僅為業界找到研發成本的解決方案,更為生技產業開創一個新的商業模式。「簡單地說就是我們找專案,台灣負責研發,」萊斯解釋。

如同半導體產業造就成功之路,台灣的生技產業也將要建立研發代工模式。

過去成功開發治療癌症等藥品的SRI在美國頗具聲望,擁有一百二十個藥廠客戶,四十年間開發的臨床新藥從未遭到美國食品藥物管制局(FDA)撤回。但機構自行研發成本沈重,台灣成為具成本優勢的委外研發人選。SRI商業發展部主任古根伯格(Philip Guggenberg)指出,台灣生技研發人才素質很齊全,「與矽谷人才無異。」

未來SRI將選擇一家廠商進行技術移轉,作為合作首例。若進展順利,未來不排除與台灣廠商合資設立生技子公司的可能。這座矽谷與台灣生技合作的橋樑若能順利搭成,將為台灣生技產業前景注入一劑強心針。

SRI總裁卡爾森(Curtis Carlson):

台灣十年趕過矽谷三十年

台灣的生物科技環境讓我印象深刻。這裡的生技基礎架構建全,包括機器、研發技術,以及技術人員素質,都與矽谷水準相當,研發幾乎無時差。一個小島能有如此建設水準令人欽佩。

政府的帶動我認為是台灣生技產業向上提升的關鍵。過去台灣因為政府大力推動半導體產業,並派人至海外取經,因而造就台灣資訊產業奇蹟。如今政府應該看到下一波資訊產業的機會:生命科學。過去美國花了三十年才走到的規模水準,台灣有機會在十年不到便迎頭趕上。

以生技產業而言,台灣比起大陸更有機會。大陸的生技產業仍然不成氣候,研究單位都由政府主持,民間研發風氣不盛。智慧財產權更是嚴重問題,許多大廠遲遲不敢將新藥品委託大陸研發製造,擔心醫藥技術一下子便被民間偷走。

而台灣的機會就在成本與品質兼顧。生技研發成本之高,已經成為許多美國藥廠的夢魘。許多廠商壯志未酬,產品未開發前就撐不下去,原因便在於研發成本過高。

而台灣相較美國研發有10%至15%的成本優勢,品質也與矽谷相差無幾。我相信未來會有愈來愈多廠商尋找台灣合作,這對於台灣也是很好的技術練兵機會。

我常說每個產業或國家必須找到自己在三C裡的「白色價值」。所謂的三C包括顧客(Customer)、競爭(Competition)與能力(Capabilities),而「白色價值」就是自己在顧客與能力之間重疊、而競爭者力猶未逮之處。台灣的生技產業若要萌芽茁壯,必須掌握自己成本與品質的競爭力,緊密與客戶互動,成為難以取代的「白色價值」。(高聖凱採訪整理)

美商中經合集團董事長劉宇環:

借力使力讓產業升級

SRI一直有「矽谷智囊」之美稱,如今SRI選擇亞洲進行合作,可以說替美台技術交流建起一道橋樑。

SRI擁有的技術幾乎都影響未來資訊產業的發展。例如美國未來全面使用的高畫質數位電視(HDTV)規格便是由SRI制定,而生物科技更具影響力的地位。SRI選擇生物科技作為合作項目,顯示台灣生技產業已達國際水準。

未來五到十年具影響力的產業中,生技是其中一項。台灣如何能在產業裡站穩?委外研發是可行的機會。台灣已經有幾家廠商實驗室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標準,具備委外研發能力。除了在成本與品質上提升競爭力,台灣政府必須給予生技產業支持鼓勵。

過去政府給予資訊產業稅租優惠,造就台灣資訊產業奇蹟。如今政府應當給予生技產業更多發展刺激。研發是台灣的機會,開放人才交流與強化國際產業接軌才能提升研發水準。政府眼光要放眼全球,不能只從台灣來看台灣發展。

與SRI合作我想應該能激盪台灣改變經營思考模式。過去台灣強調技術深耕,技術自有形成商業模式。隨技術密集度與日俱增,技術深耕的觀念應該改變,成為「技術移轉」。這不是意味自有技術不重要,而是在十倍速時代,台灣企業想在市場與技術占一席之地,借力使力才能讓產業升級。

資訊產業下一步決戰場在影音消費電子,掌握新規格影音壓縮技術(MPEG4)是關鍵。若台灣能找到國際技術領導者進行合作,就有機會卡位。生技只是第一步,未來台灣與美國矽谷會有更多的技術合作可能。現在矽谷技術正在外移,要移往大陸或台灣,就要看台灣產官界的努力與智慧了。(高聖凱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11 月號

第20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