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只擔心夢想不夠「大」

文 / 刁明芳 葉宜欣    
2003-10-01
瀏覽數 14,150+
我只擔心夢想不夠「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能否分享你的大陸經驗,在七年內稱霸「媒體購買」的領域? 

A:台商進入大陸市場往往有兩個大盲點:第一個是市場規模,我們只知道它很大,但是不知道怎麼比別人應付得更好,因為在台灣管理一個企業,很少有所謂的centralize跟decentralize這個觀念,就是中央集權跟地方分權,不只是台灣,香港、新加坡都沒有這種經驗,即使是美國的情況也不見得適合大陸。大陸表面來講是專權,是centralize,實際上是decentralize,表面來講是上有政策,但下一定有對策,它是兩種機制在影響你的營運。

例如廣告總監的角色,在台灣一個人可能分擔七、八個人的工作,香港、新加坡也都差不多,去到大陸就不是這樣了,它這個工作可能要分三個人,甚至三組人去做,可能這邊有十個業務員給你評估,你做得來,而那邊是三百個業務員的評估工作,你做到什麼時候才做得完?當你去帶七組人時要怎麼協調?這都會影響你的績效。

第二個要注意的是大陸市場的改變很快,因為它是後發市場,發展是跳躍式的。我們很多經驗都是先發市場,在那邊是抄襲,如何駕馭就是關鍵,尤其駕馭的速度比別人快是關鍵。面對這個跳躍式的改變,往往身在其中不知不覺它已經改變了,你陷在太裡面了,消費者和市場都已改變,你根本來不及去應付;你要做到讓你的團隊不只是能改變、會改變,甚至要你的團隊成員的DNA裡面有「改變」的成分,換句話說他們是自動自發的擁抱「改變」。

Q:你認為台灣的雜誌業向大陸市場進軍的成功機率大嗎? 

A:是個機會!我個人觀察那是一個非常高速成長的市場,在大陸每年買雜誌的人大約增長15%~20%,所以發行雜誌是可以期望的,但是也不要期望太高,因為是從5塊錢、2塊錢人民幣開始,而非15塊、20塊人民幣去買一本雜誌,這個還是有個差距的,但整體市場是有潛力的。

第二個是從廣告投放量來看,台灣雜誌的廣告投放量占整體的比例是6%~7%,在更個人化的社會,以歐洲來講雜誌的投放量占整體廣告投放量12%~13%,大陸現在統計是非常混亂,我們目前相信它是占1%~2%之間,換句話說,我們猜它未來五年最少會有五至六倍的成長空間。現今中國雜誌有七、八千本,大概有九成甚至九‧五成會自然淘汰,如果大家最近有注意,2003年6月,大陸宣布將廢除政府訂閱雜誌的預算,所以很多雜誌都要自然消失了。

可是從市場宏觀的角度來看,大陸那邊的市場有多大?我稍微估算了一下,現在大陸整體媒體的廣告投放量大約接近1000億人民幣,若是以6%來計算,等於是60億人民幣,60億人民幣代表什麼呢?乘以4就是新台幣240億,光是雜誌這塊就幾乎是整個台灣廣告的投放量。所以面對未來的競爭,台灣人有兩個特點,第一個專業程度算高,尤其在文字方面,但銷售、營銷方面我覺得香港人很強。另外我覺得台灣的人才比較有團隊精神,相對來講香港的從業人員比較是個人主義。

但我也要給台商一些建議,台派主要做的工作不是去「做事」,是去「做人」!你把台派派去做事效果不彰,因為他只知道半個市場,另外半個市場他不會那麼快就學會。怎麼讓台派的人員去界定他們新的角色,「以華治華」「以大陸治大陸」這是最重要的。

台商往往不信任當地人、看不起當地人,不願意投資在當地人身上,不願意給他們高薪水,這是很要不得的,你要把他們看成你自己的同事一樣,甚至比自己的同事更愛他們、得到他們的信任,台派人員是去扮演培養人的角色,公司愈大大陸幹部的責任就愈大。

常有人問我:「什麼時候進去大陸最適合?」這個問題我不覺得值得問,因為時機遲早都會成熟,雖然目前有些政策不明。有人擔心晚一點進去位置被人家卡掉了,不用擔心這個。為什麼?因為大陸太大了,誰都卡不住!先進去只是繳了學費讓別人去學,走得快不代表走得好,我看了太多例子,反而走得穩才是關鍵!

Q:你看大陸的媒體市場,以後會愈來愈開放? 

A:這跟跳舞一樣,剛開始大家都沒有經驗,大陸過去也沒有經驗,媒體這塊來講幾乎是它最後要開放的東西,也是他們抓得最緊的東西,我覺得不會這麼順利。

總會有人犯錯,犯錯之後大家學習,然後就不會再錯,就像跳舞一樣有前有後,慢慢磨出該怎麼踩對舞步。

基本上,媒體是經濟文化產業,對他們來講還是一定要走的路,這是一個亮點,對其他的經濟發展來講,這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大陸既然希望做成一個小康的國家,那經濟就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發展文化產業、發展媒體變成很關鍵,所以我覺得開放是必然的,這條路是一定要走。

在大陸有這樣的形容:第一桶金是經濟開放,外資進來創造很多工作機會,再來的第二桶金是個體戶,第三桶金就是﹒com、網際網路,第四桶金就是媒介。

Q:大陸為何吸引媒體業? 

A:它有市場規模,同樣是一個content(內容),可以透過不同的format(形式)來賺錢,也可以透過不同的市場來賺錢,產生最大的價值,但是這些都需要市場規模,台灣來講沒有這個經濟規模,好比你們的稿子,除了編成書以外還有什麼再造的價值?你們投入多少人、時間?這個內容要怎麼去再利用,這就變成「成本」不是「投資」。所以經營者就是要怎麼把內容的延伸變成是一個投資,透過time、market,更重要是format這三個方面,所以最終你必須要搞一個報紙、Internet、cable,必須要把媒體的資源弄到最大化,所以媒體比較需要搞的是資源整合,不然成本很高。

Q:廣告界流傳說要進中國大陸市場,先賠三年再說? 

A:沒錯,很多廣告公司到了大陸都鎩羽而歸,沒有幾家廣告公司能在那邊立足,但他們在台灣也做得很好啊!所以有人會跟你講台灣的公司過去穩死的啦!對不對?三年內不會賺錢,但實力經營媒體第一年就賺錢了,我也是台灣人啊!我覺得事在人為。Nothing is impossible,只要你訂下目標,一定可以達成。

關鍵是,你要相信你真的能做得到Nothing is impossible。這其中還有很多過程,就是change(改變),human behavior(人性行為)的東西,老實講這就是我努力在做的事情,怎麼去help people make their dream come true,要讓他們相信其實你最大的power就在這裡(指著自己的頭腦),你的mental power(心智力量)。

我覺得這七年,我們從來沒有放棄做一個偉大的公司的夢想,就是from good to great那個great,這個動力讓你去克服、改變。大市場環境在變、客戶在變、內在環境在變、你自己本身也在變,從四十幾個到五百個人的公司,你可以想像每天都在變,變都會帶來痛苦,為什麼我們能夠忍受這個痛苦,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放棄成為偉大公司的夢想。

什麼是公司的定義?

公司的定義不是只有股東,它還有員工、有客戶、有供應商,所以當你有多餘的錢的時候,你的錢要放在哪裡,能平衡這些人有更緊密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課題。

我怎麼讓員工有所有權,即使我沒有share給他們,但是透過企業文化,能夠讓他們有歸屬感。廣告公司的經營是靠人,就是人的靈巧,他們願意思考,你怎麼讓那個同仁願意去表現、願意進步、願意拚命工作,最大的動機,主要是透過文化,不見得就是share,這是不夠的,而是對公司的參與,他有意見能表達,他受到尊重,能夠參與重要決策。

還有在薪水方面,我是一視同仁,當地能幹的同仁,我年薪一樣可以出到150萬人民幣,並不因為他是當地人你算他便宜一點變成50萬,還是150萬,對他們來講是尊嚴的問題,錢多他用不到,20萬他也用不完,你給他50萬就很好,但為什麼要給他150萬?就是一種尊重。不能讓他們覺得這輩子永遠都不能翻身,要不然他為什麼要在你這裡拚,你要讓他翻身啊!

Q:你覺得自己是個什麼樣的領導者? 

A:我只有兩種特色,第一個是眼光遠大,I like dream、I believe in dream,我believe nothing is impossible,我只擔心自己的夢想不夠大,我不擔心我的夢想不能實現。另一個特色是我以人為本,我很尊重人,即使我們的阿姨、司機,我覺得我們都是平等的,都應該受到尊重的,我相信人有無限的潛能,怎麼去幫助別人包括自己,讓潛能充分發揮。

Q:你退休以後,有何打算? 

A:我覺得人生最過癮的是你一輩子賺了多少錢,到你死的時候剛好花光,像蓋茲(Bill Gates)給他的小孩也沒多少錢,我也不要給我三個女兒太多錢,因此在我死以前希望能把錢花光。花在哪裡?我覺得最有意義的事情是花在教育,教育什麼?教育領導人,我希望辦個學校教leadership,我希望教最好的領導人!

因為人都屬於組織,不管你是營利還是非營利,組織裡面都需要領導人,往往事情能不能做得更理想,關鍵還是在領導人。這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研究的東西,即使到現在都還在研究領導能力。實在是我覺得領導人對世界影響太大了,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變?為什麼會進步?都是領導人帶領群眾make a different world、better world,因此把錢花在培育更多優秀的領導人,我覺得這是投資回報率最高也最值得的。

Q:你這輩子受誰的影響最大?讓你變成今天的你? 

A:我最近常在想人生最愉快的三件事情。

這個三件事情是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做,但是我們從來沒學過把它做好,第一個是思考,我們每天思考,但你有學過思考嗎?有人教過你怎麼思考嗎?第二個是談判,每天你買菜都在談判,也跟老闆談判加薪,跟小孩也談判,但你有學過談判嗎?第三個是愛,每天你都愛,不管你老婆、女朋友、媽媽、小孩也好,你都說你在愛,但是你有學過怎麼愛嗎?沒有!人最大的差別就是大家不敢做夢,你學會思考以後,你只會跟我一樣:不擔心夢想不能成真,只擔心夢想還不夠大。

談判是什麼,談判就是你怎麼去get what you want!很多時候我們得不到我們要的東西,加薪沒加到、想要升官沒升到,那是你談判談得太爛了,如果你會談判那就不會是這個樣子。最重要的是當你得到愛的時候,永遠都會有人支持你,這就是做人跟做事嘛!所謂做人是什麼?就是你想做什麼你周邊的人都支持你,讓別人愛你。一旦你學會這三件事!你就快樂得不得了。

Q:你怎麼做時間管理? 

A:所謂的時間管理不是你要去做更多的事情,而是你把關鍵的事情投入足夠的時間,沒有人有足夠的時間把你想要做的事情都做完!沒有人!你再強你也是二十四個小時,所以對CEO、leader來講,千萬不要想做太多的事情。

對我來講,我只做兩種事情而已。

第一個是思考,第二個是溝通,我只做兩件事情我當然時間夠啊!leadership是需要時間去培養的,你怎麼能看到未來?怎麼預測?這就像一條船在海上,有沒有人站得高高的看前面有沒有礁石?看前面風浪如何?下面的人應該做好什麼準備,領導者就是長期做這個專業的工作,他看得比別人準、比別人遠,這樣你的船才能走得快、走得遠。人之所以能勝天,一個組織能夠勝天,就是看領導者怎麼順應天,你不能改變風暴、礁石,你能做的就是看到狀況以後,告訴下面的人怎麼順應天,沒有人做這個「溝通」的工作這個企業就危險了。

Q:你怎麼紓解壓力? 

A:壓力就是你遇到不知道、不確定的東西,做一些你不熟悉的事情壓力就會來,關鍵就是要把不確定變成確定。例如,我要活到八十八歲,我不是等上天告訴我要活多久,我就是要活到八十八歲。我自己要讓所有不確定的東西變成確定,但是我能不能活到八十八歲我不那麼在乎。

我們常將不確定的因素分成結果是好的,就覺得是好運氣;覺得這個結果不好,就歸成是壞運氣。那個運就是我們不知道的東西,那部分的東西其實是可以控制的。用什麼去控制?用樂觀去控制。你掌握你知道的部分,你不知道的部分就用你的信念。所以樂觀的人、自信的人往往做成的事情比悲觀、沒有自信的人多。

本文出自 2003 / 10 月號

第20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