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邱淑媞為SARS放下一塊歷史拼圖

文 / 王力行    
2003-08-01
瀏覽數 25,450+
邱淑媞為SARS放下一塊歷史拼圖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有人嫌哈佛大學的學費太貴,哈佛大學校長回答說:「那就試試無知的代價!」

一場影蹤不明、無跡可循的SARS病毒侵襲,確實讓我們嚐到無知的代價——從今年2月到7月,台灣約有六百七十一人染病,八十四人死亡。

「沒有知識,是傳布SARS最大的溫床,口水和謠言是最大的幫兇,」在和平醫院因感染封院後四天,進駐的前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有感而說。

歷經過這場驚恐劫難的人,不論是身處危境中,或是相對旁觀者,大多不想再去回憶,甚至選擇失憶。圖書市場也告訴我們:別去碰SARS這個題材,大家躲都來不及!

但是,更多的人會自問:下一次SARS來時,台灣能處理得更好嗎?

就在今年6月,SARS陰霾尚未掃除之際,香港醫學研究指出:SARS病毒極可能在秋天再度爆發,而且這一次的病徵可能轉為隱性,也可能不會發燒,但感染者會愈來愈多。

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談起防SARS,也憂心:如果根據上個世紀西班牙流行性感冒的經驗,第二次侵襲會比第一次的死亡人數更多。

身處台灣的人,都不會忘記2003年4月24日,和平醫院宣布封院。從這一天起,台灣開始一場驚心動魄人與病毒、人與人性的戰鬥。幾乎沒有贏家,只有輸家;沒有僥倖,只有感傷。

在激情沈澱後,悲痛漸退後,驚恐稍穩後,人們已不再忍心指責、互控和怨憤。因為缺乏認識和經驗是大家共同的分母,它是過去;記取教訓、團結面對,才是分子,它是未來。

最近天下文化將出版《38℃風暴——邱淑媞抗SARS最前線》一書,是要為這段歷史留下紀錄。作者陳若華女士是位優秀的電視主播,她以新聞專業和實務經驗,在第一時間選擇以邱淑媞為主角,因為邱局長是第一線的防疫官員,經歷全程。

出版者和作者都不敢說邱淑媞的觀點代表全局,但它反映了一位年僅四十一歲的公衛官員的想法、做法,她的急切,甚至魯莽,她的正確的或不正確的決定。就像在許許多多歷史事件的拼圖中,她放下了屬於她的那一塊。

陳述抗疫實錄,就看出:台灣的醫療體系出了哪些漏洞?醫護人員的專業出了什麼問題?病人的醫學常識出現哪些無知?甚至反映政府執行力、協調力和判斷力的誤失,以及媒體煽動力和破壞力的強大。

走過這段重要又悲慘的防疫之路,邱淑媞說:和平事件對大家都是碰不得的傷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