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半導體人才荒」創7年新高,但真正讓科技大老害怕的是……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賴永祥、張智傑
2022-02-17
瀏覽數 82,800+
「半導體人才荒」創7年新高,但真正讓科技大老害怕的是……
圖/僅為情境配圖。賴永祥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毫無疑問,「半導體」已成台灣就業市場最大指標,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引起關注。日前台積電開出「政治學博士人才」職缺,緊接著人力銀行也發布消息:半導體人才荒,創下7年新高!在在顯示半導體需才孔亟,但外界不知道的是,人才荒雖讓業者苦不堪言,但這還不算苦,真正讓大老們害怕的還在後頭……。

新冠疫情下,幾家歡樂幾家愁,最大受益者正是半導體業,晶片荒讓二線、低價的半導體個股揮別陰霾,漲幅達數倍,也讓「人才荒」更形嚴峻。

根據日前104人力銀行發布的調查顯示,全球晶片短缺,導致2020年第四季半導體人力缺口,平均每月達到3.4萬,創下七年以來最高紀錄,想進入半導體業的求職者,平均可獲得3.7份的工作機會,更是三年來的新高,各家人資長都很燒腦,主動到學校搶人才。

其實,這幾年來,半導體幾乎搶走所有高端研發人才,每年相關領域的畢業生,光是台積電一家都不夠用,中小企業早已抱怨連連。沒想到,今年2月,台積電在社群網路服務網站領英(LinkedIn)的一則徵才訊息,讓外界驚覺半導體連政治人才都需要。

延伸閱讀

台積電開缺找「政治學博士」!文組生終於出頭天?

台積電開出的職缺是,政治學類相關博士的商業智能分析師 (Business Intelligence Analyst)。要求有政治經濟學、國際關係或同等課程博士學位者,且擁有四年以上的數據分析、數據科學或市場研究經驗,加上良好的理解力,並能跟上美國和中國的政治經濟動態者。

台積電2月15日也證實,正在尋找一位商業智能分析師,但相關職缺並非第一次,主因是公司需要對地緣政治和經濟變化的轉變、以及對IC產業供應鏈影響有精闢了解的人才,藉此協助進行市場研究,提供內部政經相關的分析與資料。

三大原因,讓半導體人才荒愈來愈嚴峻

確實,隨著歐美等國將半導體視為重要的戰略產業,加上地緣政治日趨重要,台積電必須儲備更多元的人才。

台大特聘教授兼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張耀文分析,半導體領域規模極大、分工極細,所需人才多元。除半導體技術最相關的電資理工領域外,商管、人資、綠能、環保等都是半導體生態鏈所需人才,需要各方協同合作,才能發揮最大產業效益,還要隨著時代的脈動,增補如「國際政治分析」專才,才能保持競爭優勢而永續發展。

台大特聘教授兼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張耀文。張智傑攝圖/台大特聘教授兼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張耀文。張智傑攝

其實,政府也深知半導體人才荒的困境,所以總統蔡英文去年12月連續主持陽明交大、台大、清大「半導體學院」的揭牌典禮,連同10月剪綵的成大,共有四所半導體學院開幕。

不只這些國立大學(該計畫僅限定國立大學),中山、中興、政大、台科大也提出申請,中山大學率先於今年元月10日獲准設立「半導體封測研究所」「精密電子零組件研究所」,其他學校仍在審查中。

延伸閱讀

明新科大學生很搶手?老師被科技業追到不敢接電話

但多數半導體學院資金並未到位,想藉此解決人才荒,確實緩不濟急。

這幾年,為何半導體人才荒會如此嚴重?

長期培育半導體封測、設備工程人才的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分析,主要是三大原因所造成,第一是供給面短少:少子化已成為國安問題。每年少一萬名的新生,許多高中職甚至停辦成本較高的理工科,改成餐旅休閒等科系,讓半導體人才嚴重斷層。

第二是,中美貿易戰加上台商回流,龐大的擴廠效應讓需求急遽增加。「尤其,台積電在北中南設廠的磁吸效應,讓其他廠商徵才更是難上加難!」呂明峰說。

第三是,半導體職缺的專業性高:半導體裡面的IC設計、晶圓代工所需的專才,並非人人可嘗試。根據104人力銀行分析,求職者目前或前一份工作為半導體產業者有43.4%;職類方面,曾從事的兩大職務為工程研發類、製程規劃類占比36.4%,顯見產業人才的專業性很高,非相關產業的職類較難切入。

半導體業很特別:一個諸葛亮勝過100個臭皮匠

張耀文進一步分析,半導體人才,首先要具備扎實的數理知識和訓練,才有專業能力做工程技術的實作與創新,且必須長期腳踏實地、接受尖端技術快速和激烈發展的競爭壓力。「這個領域的人才常是,一個諸葛亮勝過三個、甚至100個臭皮匠;而且領域規模極大、分工極細,需要量多質精的專才協同合作,才能保持競爭優勢而永續發展。」

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說出台灣的優勢,從上游的IC設計到晶圓製造,這兩個領域的專業性非常強,非一般科系學生可從事,這也是大陸發展半導體多年,仍無明顯起色的主因。「大陸發展太陽能、顯示器、LED等產業, 因技術含量低,只要有錢買機台、找到人就能生產而低價傾銷,打趴其他國家,唯獨半導體業行不通,因為半導體人才需要有學理基礎,而且要長期培養而成。」

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明新科大提供圖/明新科大半導體學院院長呂明峰。明新科大提供

今天,台灣的半導體業得以站上國際舞台,張耀文認為,沒有捷徑或是彎道超車的僥倖,講求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扎實基本功。例如台積電、聯發科能夠領先群倫,都植基於過去數十年產官學三位一體、緊密合作所建構的扎實理工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教育結晶,培育量多質精具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幫台灣孕育出獨特的「腳踏實地、願意深耕技術」的工程師文化。

不過,這兩年來,台大很多理工教授們憂心如焚。因為在少子化、新的教育和升學制度不斷弱化STEM教育、大學STEM畢業生大幅減少、大學科系規模調整僵化,無法因應產業發展需求等五大不利因素下,台灣半導體的優勢正在快速消逝中。

根據教育部的數據顯示,大學STEM畢業生在2017至2020年間,從10.1萬人減少至9.2萬人,比率也從2015年的40幾%降至2020年約32%。

「自殺式的教育與升學制度」是半導體大老最怕的事

在上述的五大不利因素中,張耀文認為,最具殺傷力的是,台灣正走向「自殺式的教育與升學制度」,而且問題已經顯現出來了,這才是半導體業未來發展的最大隱憂。

「自殺式的教育與升學制度」不僅讓頂大的理工教授們眉頭深鎖,也是半導體大老們最害怕的事情,如果數十年建立的人才培育體系於一夕間崩壞,將帶給半導體非常大的衝擊,甚至,威脅到國際地位。

台大特聘教授兼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張耀文提出六大建議,希望藉此有效提升半導體人才培育,強化競爭力。分別是一、增加中學數理必修學分數:108課綱將高中自然科部定必修從16學分減為12學分,扣除「探究與實作」四學分,實質必修僅剩101課綱的一半、少了彈性的八學分,且物理、化學、生物、地科各只剩二學分。建議應適度調整必修、選修學分的配置,在基礎扎根、適性探索間尋求平衡。

二、提升數理升學考科的鑑別度:現今大學升學的各項考試,均採全球唯一的「高分被砍頭、模糊化級分計分」方式,各領域頂尖專才優勢盡失,相較原聯考、指考採用的百分制或世界通行的百分位數PR 值,更難以進入專業學系,學系恐因此錯失專才,人才錯置會讓缺才更為嚴峻。

三、廣設大學相關學院學士班「學位授予法」鬆綁下,學院得以頒授院學士學位。各校可成立學院學士班,提供在校生轉換生涯路徑的選擇。尤其,目前很多校系對轉系、雙修或輔系有特殊限制,學生難以依興趣和能力適性發展。藉由該學士班的規劃,各校可彈性吸收有志從事各領域發展的學生,擴大該領域的人才培育;學生也可藉由較具彈性的學制,適性揚才,達成雙贏。

延伸閱讀

嚮往「護國神山」?比電機學院更貼近產業的「半導體學院」來了!

鼓勵女性就讀理工,是增加理工研發人才最有效途徑

四、行政院有鑑於產業界的需求,宣布到2030年要培育8.3萬名資通訊人才,教育部開放各大學「資通訊、AI、半導體、機械外加名額」。但此政策僅增加學生員額,卻無配套作師資、空間和設備的改善,恐增加教師負擔和設備折損,無法提升人才培育的效益。建議配套增加專任教師員額,並給予改善空間設備的經費。

五、加強女性從事理工領域研發的誘因,這是少子化下,增加理工研發人力的有效途徑,類似全民皆兵的概念。國內女學生就讀理工比率遠低於歐美,除社會氛圍和刻板印象等因素外,升學考試和就業的篩選是否也較不利女學生呢?麻省理工學院去年達成多年來設定的男女比率相同的招生目標,而美國以STEM教育聞名的加州Harvey Mudd College,女學生比率很早就高於男性。值得國人深思!

六、改善海外優秀人才來台就學就業的環境。國內高教深受少子化所苦,此趨勢短期難以逆轉,未來人力短缺恐成必然。在國內高教和產業界有限資源的限制下,應以策略性目標招募海外留台意願較高的英才,提升攬才的成功率和性價比。

投資人才,就是投資台灣的未來! 台灣的半導體成果得來不易,張耀文呼籲各界要正視大學升學制度的問題,否則「護國群山」產業地位恐將不保。

延伸閱讀
半導體人才科技洞察E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