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一個緬甸三個世界:代工出口業者意外獲益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
2022-02-09
瀏覽數 42,050+
一個緬甸三個世界:代工出口業者意外獲益
圖/緬甸台廠。陳之俊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當各國正忙著對抗Omicron病毒之際,距離台灣2700公里遠的緬甸,幾乎成為被遺忘的國度。還有多少人記得軍方政變已滿週年,76歲的翁山蘇姬被軟禁至今,仍下落不明?而政變後的緬甸,竟然形成獨特的三個世界,其中,從事代工出口的業者,卻意外成為獲益者,為什麼?

《遠見雜誌》去年2月率先報導緬甸政變的新聞,並不斷追蹤最新消息。一年後的今天,發現政變滿週年的緬甸有了新的變化。

將時空拉回到2021年的2月1日,緬甸軍方突襲發動政變,逮捕全國民主聯盟(NLD,簡稱全民盟)精神領袖翁山蘇姬及其百餘位政府官員,緬甸人隨即發起不合作運動、給予聲援。示威活動從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蔓延至其他區域,並在2021年3月14日爆發「血腥星期日」事件,不少外商,主要是陸資企業遭受猛烈攻擊,據第三方資料顯示,多場抗議活動後,累計傷亡人數達250餘人。

儘管傷亡人數攀升,示威仍遍地開花,在軍方強力鎮壓下,民眾才從大型抗議轉成游擊戰,社群開始教導民眾如何自衛、回擊,只要軍警一來掃蕩,立馬轉移陣地。無法參與的就送便當、礦泉水支援,不然就是每天晚上八點在家「敲鍋打鐵」抗議。

軍方支持者拿彈弓開始攻擊示威民眾。照片來源:7day圖/軍方支持者拿彈弓開始攻擊示威民眾。照片來源:7day

當時,員工不是逃回家鄉,就是請假參與活動,對企業造成不少衝擊,加上醫護人員加入「不合作運動」,導致去年6月Delta病毒大爆發時,很多台商紛紛返國避難。但今年元月起,許多老台商又陸續重返緬甸了。

緬甸內需消費力逐漸復甦,進口商終於喘口氣了

在仰光30年、經營家具業的台商陳啟仁(化名)說,從去年4月13日新年(潑水節)過後,社會慢慢走向穩定。現在,偶而在市區還會出現示威者破壞軍方設施、或與軍方關係密切的企業,作為報復,但力道均不大。儘管偏鄉少數民族與軍方的內戰不斷,但雙方對峙由來已久,大家早「見怪不怪」,公務員、醫護人員陸續歸隊,疫情逐漸受到控制、民間也開始正常生活。

尤其是外商聚集最多的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在軍方強力管制下,已恢復運作。

確實,去年的上半年,在政變以及疫情的衝擊下,內需產業非常艱困,幾乎沒有收入,但從去年9月、10月起,很多人又返回大城市工作,消費力復甦後,內需企業的營收也逐漸回穩,目前仰光市的車況以及經濟活動,已恢復到往日的七成以上。

例如,有一家大型民生用品進口公司,去年4月前業績慘兮兮,貨物滯銷,當消費力增加後,庫存很快清空。即便全球通膨導致物價上漲50%,民眾為了生活,還是會購買,「現在,生意比較平穩了」。

不只進口業者營收開始走穩,出口廠商也迎來意外的「禮物」。

15年前到緬甸設廠的王俊傑指出,從去年4月後,海外的訂單逐漸回籠,員工也不罷工了,旗下工廠都能正常生產。只是沒想到匯率會大貶,從去年4月至7月間,緬幣從一美元兌換1300元到2000元,貶幅高達54%,後來在軍方刻意調控下,目前維持在1900元左右,對出口的勞力密集產業而言,成本驟降。

緬甸基本薪資約1800元台幣,製造成本相對低

不少代工業者,每月可省下數十萬美元的工資,獲利因此增加。「只要做出口的,多數都能賺到貨幣貶值的錢」。

主因是局勢動亂,讓民眾、企業對緬幣失去信心,銀行雖開門營業,卻無法供應足夠的現鈔。不過,緬甸人卻不以為意,「我們太習慣不正常的金融體系運作了,多數緬甸人都將錢藏在家裡,或透過黑市兌換,」一位70歲的緬甸華僑說。

民眾蜂擁搶購黃金與美元,導致緬幣劇貶,超越其他亞洲國家,每月基本工資從95美元(約2643元台幣)降至最低65美元(1808元),現回升至75美元(2085元),代工外銷廠商大幅降低經營成本。

「月薪2000塊台幣,即便正常加班,也不會超過100美元(2783元),堪稱亞洲最低工資,比孟加拉還便宜,有利於勞力密集產業的發展,」王俊傑進一步分析,短期內1:1900的匯率不會改變,尤其緬甸土地面積有18.7個台灣大,婦女平均生三胎,還擁有人口紅利與豐富天然資源,已有外商想與軍政府重簽契約,繼續投資緬甸。

貨幣貶值也讓地價下滑,工業區土地一平方米從90美元跌到60美元,有企業開始想要危機入市、購置工業用地了。

緬甸有200多家台商,幾乎沒有一家撤退

確實,近幾個月來,緬甸的優勢再次被看見。一位同時到越南、緬甸投資的台商說,「還好我在緬甸有工廠,去年6、7月越南疫情嚴峻,被迫停工時,訂單緊急轉到緬甸生產,讓我挺過來了」。

他接著說,這兩年電子業大批搶進越南,土地成本飆漲、人力嚴重不足,排除政治因素,鄰近的緬甸反而更具有投資優勢。

其實,從台灣飛往仰光的班機,就能看到投資的風向。「疫情後,每月有一班飛機飛往仰光,今年3月13日近200張的機票早已被搶購一空,」王俊傑也要搭這班飛機回到仰光,在緬甸像他一樣從事代工出口的台商有100多家,連同內需型企業約為200多家,幾乎沒有一家撤退。不過,去年原先談好要投資的新公司,剛好遇到政變,目前多數仍在觀望中。

對在緬甸投資10年以上的老台商而言,過去就是軍政府執政,相比新台商適應。今年元月15日從台灣回到仰光的陳啟仁就說,軍方為維持經濟運作,在主要外商投資的城市,加強管制並擴大臨檢到滴水不漏的程度,挨家挨戶檢查,不准有任何槍械,一有風吹草動,馬上逮捕。「隨時臨檢,如發現手機裡有不利軍方的訊息,或騎車聚眾行為,當場抓人關入大牢」。

雖然工廠可以正常運作,但政局仍不穩,不管是外商或當地人還是很提心吊膽。甚至有緬甸人說,彷彿回到30年前的恐怖時代:當時只要小孩一哭,就嚇唬說「阿兵哥來了」,馬上就不哭了。

槍桿子出政權,多數民眾被迫安分過日子;企業在商言商,謹守規矩做生意。但,對追求民主的緬甸人而言,則是一場永無止盡的革命。

2010年10月21日,登盛擔任總統,文人執政帶來全新風貌,緬甸人初嚐民主的滋味。2015年11月8日,緬甸舉行25年來首次大選,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民盟贏得勝利,軍政府結束54年的統治,全民盟及軍方依憲法組成政府,翁山蘇姬出任國務資政。

但,緬甸國防軍卻無法忍受全民盟於2020年11月再次獲取政權,於2021年2月1日突然發動政變,這讓成長於2010至2020的年輕世代憤怒不已,即便會被逮捕或傷亡,仍誓死抗爭到底。

外商也很期盼緬甸能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

緬甸華僑Nyi Zin說,軍方逼大學生丟掉手中的筆,拿起槍桿子捍衛人權,加入少數民族的武裝部隊,接受軍事培訓。當軍政府無法與武裝部隊對抗時,就用直昇機丟擲炸彈,摧毀整座莊園,導致村民無家可歸,激怒反抗者的情緒,逼使全家人加入武裝部隊,在山林間游擊求生。

但游擊隊僅能自製簡單的武器,例如土製炸彈、將獵槍升級……,殺傷力雖不強,但遍地開花的襲擊方式,仍讓軍方疲於奔命

政變至今超過一年的緬甸,呈現出三個世界;外商迫於無奈,只能適應軍政府執政,但求工廠能正常營運,只是,沒想到出口業者竟然受惠於匯率劇貶,獲利大增;而民眾也恢復正常生活,該工作的工作、該上學的上學,私下則持續透過各種方式,支持改革的力量;最後則是,一群矢志想轉變國家命運的民主改革者。

不過,這一年來,這些反抗者幾乎孤立無緣,各國領袖為應付一波又一波的病毒,已無暇顧及國際事務,至今,還有多少人記得被軟禁的翁山蘇姬,以及為爭取民主而犧牲的緬甸民眾?

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wikimedia commons by Claude TRUONG-NGOC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wikimedia commons by Claude TRUONG-NGOC

根據外電報導,翁山蘇姬共進行10多起的審判,並被軍政府控制的首都奈比多法院判處6年的監禁,預計今年的2月14日,法院又要對翁山蘇姬,展開選舉舞弊的審判。 

住在仰光的35歲華裔緬甸人阿雄說,多數人都是從大大小小的戰亂中走過來的,逃難都逃習慣了。百年來,緬甸複雜的種族糾葛,少數民族一天到晚與軍方作戰,民眾都很清楚軍方的鎮壓手段,知道該如何活下去?

而阿雄也正是追求民主的年輕世代之一,儘管緬甸幾乎在國際舞台上「消聲匿跡」,前方的路也混沌不明,但他堅信只要星星之火不熄,仍存有一線希望。

雖然代工出口廠商意外成為這場政變下的受益者。不過,王俊傑認為,企業謹守不碰政治的紅線,也儘量回饋地方,但仍很期盼緬甸能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創造穩定、安全的投資環境 。

延伸閱讀
緬甸台商軍事政變翁山蘇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