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高糧價時代壓縮卜蜂獲利,強者如何轉換心態、轉型應對?

漲與不漲,那是個困局
文 / 王昱翔    攝影 / 蘇義傑
2022-01-12
瀏覽數 29,650+
高糧價時代壓縮卜蜂獲利,強者如何轉換心態、轉型應對?
圖/卜蜂董座鄭武樾。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21年,卜蜂寫下年營收歷史新高的248億元,然而獲利卻恐不如2020年,令董座鄭武樾感嘆,「成績差強人意」。背後顯現,食品廠正面臨原料上漲侵蝕獲利,但政府又想穩物價,陷入漲價與否的兩難。究竟,卜蜂等食品業如何解套?

「去年(2021)是很不正常的一年!新冠肺炎讓運價、原物料大漲,都是我們無法想像的,」飼料及肉品大廠卜蜂董座鄭武樾提起去年,不禁如此感嘆。

若單看2021年年營收,向來是食品業資優生的卜蜂,成績實屬亮眼,寫下歷史新高248億元,更較2020年成長12%。然而,若從第三季季報來看,卜蜂的稅後淨利反倒是年減14%,令營收的好成績顯得有些蒙塵。

背後癥結,來自原料、海運,萬物齊漲下,卜蜂的營運成本被迫大增;但同時間,政府希望平穩物價,導致卜蜂飼料、肉品難轉嫁成本,陷入兩難局面。

從卜蜂的困境更可窺見,2022年的通膨、高糧價,似乎已然來扣門。

卜蜂2021年營收創新高,獲利卻背道而馳?

由於卜蜂主要經營飼料、肉品,及家畜家禽養殖業,所以玉米原料的成本價,就對獲利影響至關重要。

追查2021年影響食品廠獲利的亂流,首當其衝是海運之亂。台灣的進口玉米,九成透過散裝船運送,剩下一成透過貨櫃船。然而,不論哪種船型,2021年運價都有驚人漲幅。

以反映散裝船運價的BDI(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來看,2021年10月一度飆到5650點,較年初大漲近290%;反映貨櫃運價的SCFI(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如今則較2021年初大漲78%,雙雙創下紀錄。異常的高運價,也大幅墊高了原物料進口成本。


其次,則是隨之而來的原物料價格飆漲。以往,玉米每公斤現貨價不過才7至8元,但2021年在天災、海運等諸多因素攪局下,玉米無法及時供貨,導致價格水漲船高,如今已達每公斤15元,漲幅將近100%。

過去一年,玉米價格大幅飆漲。取自中華食物網圖/過去一年,玉米價格大幅飆漲。取自中華食物網

除玉米之外,其他飼料原料,包括黃豆、離氨酸、蛋氨酸等,都有數十%不等的漲幅,萬物皆漲下,飼料業者們只能努力吸收成本,相當辛苦。

「去年我們進口玉米一公斤才10塊,現在市價變15塊,直接賣出去都不得了了,根本比賣飼料還賺,業績也可以拚回來,」鄭武樾打趣說。

不過玩笑之餘,鄭武樾也深知賣庫存、賺價差,其實是殺雞取卵之舉,並不可為。畢竟,現在海運亂、供貨不穩,卜蜂得優先確保客戶有穩定飼料,否則為了短期獲利,恐怕賠掉的是長期客戶關係。

鄭武樾研判,目前看來,2022年海運運費、玉米價格都不大可能跌價,也意謂著,高糧價的時代勢必來敲門。

夾處政府和投資人間,漲與不漲的兩難題?

外界可能疑惑,既然原物料暴漲、通膨也勢不可擋,為何卜蜂不選擇漲價?鄭武樾坦言,漲價其實也是兩難題。

以卜蜂及其投資人來說,自然希望能順應全球原料大漲趨勢,提高產品售價,藉此轉嫁成本、維持合理獲利,進而回饋給股東、投資人。

但若以政府立場來看,則希望盡量平穩物價,要求上游業者不要貿然漲價。鄭武樾苦笑,「其實公聽會辦很多場,經濟部、調查局都跑來查好幾次,但我們利潤已經很低,這是全球趨勢。」

回望2021全年,玉米價格漲了近100%,但卜蜂飼料價格卻只調漲9毛(約5%),「其實大家都很辛苦,要面對政府和投資人,真的很兩難。而且如果只是一味壓抑價格,只怕之後反彈更大,」鄭武樾說。

時至今年年初,才有其他飼料業者再度發難,表示已經「凍未條」,並微幅調漲6毛,但,這對於不斷高漲的成本,依舊是杯水車薪。

高糧價時代,卜蜂如何拆招?

面對大環境的定局,鄭武樾表示,卜蜂也持續透過產品、製程轉型,來健全公司獲利:

轉型一:增強終端消費市場,以「即食品」調整產品結構。

過去卜蜂量販批售給企業客戶(to B)占了八成,僅有兩成是售予個人消費者(to C)。但疫情爆發兩年來,餐飲業大受打擊、食品需求驟減,但同時間,民眾卻在防疫之下,興起居家用餐浪潮。

因此,方便調理、可即時的「即食品」需求便隨之大增,卜蜂趁勢增加產能投入即食品生產和開發,調整資源搶進新興的熱門市場,同時卜蜂布建自有線上購物通路,貫穿產銷,更有助於拉升利潤。此舉,不僅短期可化危機為轉機,長期來說,也能調整產品結構,擴展利潤較佳的終端消費市場。

卜蜂即食雞胸肉。取自卜蜂食品購物網圖/卜蜂即食雞胸肉。取自卜蜂食品購物網

轉型二:製程改良,以效率對抗成本上升。

面對成本大增,卜蜂第二招則要改良製程,以提升效率。鄭武樾舉例,家畜養殖方面,就得透過技術和育種改良,以提升豬隻、雞隻的育成率和生長速度等,同時兼顧環保和食安。

其次,卜蜂也在近年於雲林投資一座AI自動化飼料廠,藉由自動化設備改良製程,預計能比傳統飼料廠省下50%人力,年產能48萬公噸,將有效帶動2022年成長。

轉型三:開拓新商機,搶進素食市場。

最後,則是近年風風火火的「素食商機」,包括大成、台畜都積極搶進,鄭武樾表示,卜蜂也將不落人後。

「畢竟我們通路、客戶都有了,素食也會是我們下一條路,」他表示,預計三年內便會有產品開花結果。

面對2022年將至的高通膨、高糧價時代,卜蜂以積極轉型應對,整體觀察,其中最重要的策略,在於開發新產品。因為新產品有根據成本、重新定價的權力,就能抵抗「漲價不宜多」的隱形壓力。然而,箇中挑戰則在於如何行銷、創造價值,讓市場與消費者願意買單了。卜蜂期盼未來將不再只有營收亮眼,而是營收與獲利都能大豐收。

延伸閱讀
卜蜂食品通貨膨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