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因為Kia死,積極迎戰

文 / 裔式敏    
2003-06-01
瀏覽數 13,100+
新加坡因為Kia死,積極迎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加坡人最近流行的一句真情告白, 「我不是Kia輸,也不是Kia死,我是Kia 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Kia是「怕」的閩南語發音)

新加坡人Kia輸早就出了名,這回面對史無前例的病毒危機,舉國上下都怕得要命。政府怕,所以一開始就絲毫不敢掉以輕心,衛生部長林勛強在向SARS宣戰的時候,曾經語氣激動地昭告全民,「我們面對的是比美國九一一恐怖事件還要嚴重的危機。」

民眾更怕,對於政府的指示不敢不言聽計從。加上新加坡民風保守,多數人擔心自己成為害群之馬,遭千夫所指,因此一夜之間,街上人群幾乎少了一半,大家蜂擁擠到超市購買口罩、消毒用品和生鮮食品,準備減少外出、多留在家裡長期抗戰。

筆者與SARS的第一類接觸就在疫情突然爆發時,接到公司指示進行採訪。當時第一間傳出疫情的陳篤生醫院已經展開防疫工作,接近封鎖狀態,院方完全不對外發言。所有消息由政府衛生部統一發布,甚至相關的拍攝都必須經過衛生部同意。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和攝影硬闖醫院,可是才到門口,就遭到層層警衛阻擋;最後只在醫院裡面繞一圈,訪問到幾位醫護人員,接觸不到病例或者相關主管。而當地媒體配合政府政策,居然沒有一家在現場守候。

媒體不做抗SARS的絆腳石

新加坡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相關政府部門一直維持每天發新聞稿;記者會多半由衛生部主導,疫情嚴重的時候是每天舉行一次。每次記者會之前,所有的人都必須測量體溫、填寫健康申報表格才能入場,氣氛嚴肅。像這樣統一發布新聞的方式,恐怕是崇尚新聞自由的寶島台灣所無法想像的。可是,是不是也正因為當地的新聞媒體能夠體認非常時期,自我約束,民眾才不致於因為聳動的新聞內容而驚慌失措、一發不可收拾?而星國政府也能在不受外界干擾下,更從容地處理危機呢?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政府為了能夠長期、有效地控制疫情,很快就成立跨部會「抗炎作戰部隊」坐鎮指揮中心,由各部會聯手對抗SARS,開啟零障礙的橫向溝通。

領軍的四位部長分別駐守在不同醫療機構,親身現場督導,針對疫情發展,隨時做出正確判斷,並且採取有效應對措施。這四位部長當中,有三位具有醫學專業背景:衛生部兼環境發展部政務部長巴拉吉醫生、國家發展部政務部長維文醫生、教育部兼人力部政務部長黃永宏醫生,以及交通部兼新聞、通訊及藝術部高級政務部長許文遠。

另外,新加坡還成立跨部會追蹤中心,動員國防部武裝部隊、國家環境局和衛生部總共兩百四十人,每天工作十六小時,和全國各部門、相關人事資料庫全面連線,不停地追查和病例接觸過的所有人員!

非關醫藥,而是行政問題

黃永宏曾經說過一段引人深思的話,「我們不是用藥物來打這場仗,這不是醫藥問題,而是行政問題!」事實上,新加坡的種種防疫措施,就是在行政最高指導原則之下誕生,也為新加坡贏得國際間無數的掌聲!

正當一些國家因為SARS而亂成一團的時候,新加坡不但有條不紊,按部就班進行防疫工作,各部會各司其職的同時,又能同心協力。比方說,國防部在此時,將原有的武裝配備改裝成世界上第一台「紅外線體溫掃描機」,可以裝置在各重要地點、出入境關卡,取代醫護人員,更快速而準確地為民眾測量體溫。

根據最新瞭解,至少已經有二十多個國家,分別向新加坡訂購一百多台。這也可以說是新加坡的行政領導,為國家所帶來的商機。

政府的行政能力在當地最大果菜批發中心緊急關閉時,面臨最大考驗。

一名批發商在證實感染SARS之後,他的工作地點,也就是果菜批發中心連夜封鎖,事先完全沒有風聲,當媒體趕到現場,警力已經部署完畢,裡面的工作人員全部回家居家隔離,外面源源不斷送果菜來的卡車,一輛接著一輛都遭到阻擋、不能進場。

結果一夜之間,總共有兩千多人被居家隔離,中心消毒之後,全面封鎖十五天,新加坡市場果菜供應大受影響,餐廳、攤販業者買不到果菜,趕到超市搶購,又造成民眾買不到果菜。幸好政府緊急向鄰國調度協調,果菜供應很快就恢復正常。

隔離期間,中心裡面成千上萬噸果菜來不及處理,全部爛掉,批發商損失慘重,等到隔離結束,一些人更在接受訪問的時候,痛心自己的損失而聲淚俱下,但是始終沒有人因此而向政府抗爭。

新加坡疫情目前已經逐漸趨緩,但是直到今天,當地的防疫工作卻不曾鬆懈。衛生部依舊每天公布疫情,防疫措施不斷推陳出新,新加坡人正在慢慢地恢復正常生活。

本文出自 2003 / 06 月號

第20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