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萬芳最動人的音樂人生體悟:讓每一次的演出,都永遠保持初衷

萬芳專訪/暌違多年重回舞台劇的蛻變與感動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12-23
瀏覽數 24,500+
萬芳最動人的音樂人生體悟:讓每一次的演出,都永遠保持初衷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萬芳把自己出道的人生,比喻為三個不同的黃金10年,她以一種最充滿生命歷練的姿態回到舞台,也許作品的產量並沒有以前那麼多,但多了是他人生的體悟,還有永不改變的初衷。

「心若倦了 淚也乾了/這份深情難捨難了/曾經擁有 天荒地老/已不見你暮暮與朝朝……」這首萬芳傳唱多年,至今依然歷久不衰的〈新不了情〉,唱出了男女愛情的揪心和不捨,更在離別的思念和企盼中,澎湃出無盡難忘的回憶。

出道30餘年的萬芳,在音樂和戲劇上總是能帶給粉絲們無限感動,她不僅從1990年起就締造許多專輯的銷售紀錄,還以戲劇《冷鋒過境》和《不愛練習曲》,抱回金鐘戲劇節目女主角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配角獎的殊榮。

萬芳的獨特歌喉和嗓音,一直以來都有種療癒人心的撫慰力,你我彷彿都能被她的歌聲渲染,並以一種最痛徹心扉的覺悟,從歌聲中尋覓那滿懷思緒的溫暖──聽她的歌,你會彷彿在跟自己對話;而看她的戲劇,更能被她的角色薰陶,陶醉在饒富詩意的情懷中。

萬芳三個10年 帶來不同階段的體悟

萬芳把自己出道的人生,比喻為三個不同的黃金10年,第一個10年是歌唱──《貼心》、《斷線》、《割愛》締造了無數紀錄;第二個10年是戲劇──她演活了許多扣人心弦的角色;而第三個10年──她以一種最充滿生命歷練的姿態回到舞台,也許作品的產量並沒有以前那麼多,但多了是他人生的體悟,還有永不改變的初衷。

好比說,其實在舞台劇上,萬芳曾經有一段瘋狂巡演的時期,從1996年到2013年總演出次數不下百場,但自此後便「急流勇退」,沒有再參與舞台劇的紀錄。

如今,即將在2022年登場的《同學會!同鞋~》便是她睽違多年的舞台劇演出,而且這次挑戰的還是結合演唱的音樂劇,未開演便令許多歌迷們期待。

三顧茅廬邀約 終於讓萬芳點頭答應

多年沒演出舞台劇的萬芳,暌違多年終於再次演出圖/多年沒演出舞台劇的萬芳,暌違多年終於再次演出

全民大劇團導演謝念祖透露,當初為了邀約萬芳來出演舞台劇,從2013那年至今也約了至少8年,幾乎是比三顧茅廬還艱辛的方式,每看到萬芳一次就講一次邀約,「我們真的拜託了很多次、用苦苦哀求的方式求她答應演出,因為碰到好的演員,對團隊來說非常重要,萬芳這些年來大概也被我們弄到煩了,終於答應我們演出。」

萬芳笑說,其實過去一直婉拒劇團的邀約,主要是檔期很難配合,加上2010年起,她的目標從戲劇又轉向唱歌,深怕自己的表現不足也沒時間投入,所以就有一點點的膽怯。

「我覺得舞台劇很有趣的地方,是它跟鏡頭的表演很不一樣,舞台劇必須要累積很多經驗,包含對角色的穿透、沉浸,當畫面、場景結合演員的表演時,那非常精彩,我也喜歡那種充滿成就感的感覺。」

每一次表演都用盡全力 深怕自己無法勝任

萬芳和賴雅妍正在對本,培養彼此的默契。全民大劇團圖/萬芳和賴雅妍正在對本,培養彼此的默契。全民大劇團

不過萬芳說,一直以來,她對每個角色的準備都是非常「用力」,甚至每一句話都要探究原因、每一段劇情和台詞都要摸索出背後的細節,「身為演員,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目標是什麼,都是詮釋角色時很重要的一點。」

她透露,「只要成為了那個角色,我在演出的期間,就會想像那就是自己,也以角色的思考模式去判斷各種事情。」像是在演《冷鋒過境》時的肌肉萎縮症患者,萬芳就是從日常生活上直接放棄肌肉的使用,藉此理解當事人的感受、外界的眼光。

也正是在這樣如此對角色盡責的份上,萬芳沒有把握這次能充分的準備,因此一再婉拒劇團的邀約。

而最後打破她心房的契機,正是萬芳2020年的新單曲──〈阿峰今天沒有來〉。

你多久沒有和老同學見面了?

「阿峰今天沒有來/我們之中 笑得最大聲的男孩/一起舉杯 少了一杯/他沒有跟 任何人道別……」這首歌的意境,正是唱出畢業多年的同學會,有人再也無法出席的遺憾,這種意境不只和舞台劇《同學會!同鞋~》的主軸十分雷同,巧合的是,這彷彿是替劇團量身打造的歌曲,其實事前並沒有任何邀歌或安排,而是偶然就如此成形的默契。

劇團製作人陳怡靜見此機不可失,以〈阿峰今天沒有來〉的歌搭上過去《同學會》舞台劇的劇照發布影片,受到廣大迴響,再拿著這個成效說服萬芳,「這音樂劇不妳演,還有誰能演呢?」她笑說,「我們真的是死纏爛打,但也是很有誠意啦。」

最後,在今年疫情之前,萬芳就答應演出,條件是必須在演唱會結束之後。為此,劇團還把原本年初要開演的時間拉到年底,雖然最後因為疫情的出現而攪局,但這樣的誠意,也確實打動了萬芳,讓她決定重回8年沒有踏上的舞台。

一開始不適應 心底念頭想要退出

萬芳為角色積極的排練。全民大劇團圖/萬芳為角色積極的排練。全民大劇團

不過萬芳笑說,其實在答應演出過後,從第一次讀本過後就有點後悔,因為習慣當歌手,主要就是一個人跟樂手配合,但演員不一樣,要跟好多人對戲、互動,「我其實在那個環境是不自在的,甚至有些演員我還不知道是誰,我還特別Google他們。」

這段過程,有點像是新生入學的膽怯,新的環境、新的朋友、新的生活,後來慢慢大家有更多互動以後,才變得慢慢比較熟,她發現,雖然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觀望、磨合,但她是盡可能自在、開心的做自己。

萬芳說,「一直是到有一次排練,覺得自己好像有些東西成長了,那是我在這段過程中第一次感到興奮,也從這時候開始,我對表演有了期待。」

萬芳分享,她最喜歡的就是舞台劇的千變萬化,因為每次排演完,可能都會連續演出好幾場,以前甚至高達有100場,每一場的狀態都是不一樣。

維持表演初衷 能讓表演更有魅力

萬芳出道多年的不同階段,都給觀眾截然不同的感動圖/萬芳出道多年的不同階段,都給觀眾截然不同的感動

因此,如何維持初衷,如何保持每一場都在最佳的狀態,這是舞台劇很美妙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舞台劇是戲劇之母的原因。她說,「很多時候,可能觀眾會在這個點有笑聲,演員們就會期待明天的這個點,觀眾也應該要笑,但萬一沒笑時,自己就會覺得很奇怪,每一次都有非常多的變數。」

「很可能表演到最後,演員們會去期待觀眾的反應,甚至為了迎合笑聲而做出意料之外的舉動,那表演可能就因此走味了。」萬芳表示,「怎麼樣永遠維持那個第一次的感動、精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並且要守住自己的角色狀態,維持在對的情況下往前走,讓每一次的演出都保持初衷。」

萬芳期待這齣音樂劇,能帶給觀眾不同的人生體悟。全民大劇團圖/萬芳期待這齣音樂劇,能帶給觀眾不同的人生體悟。全民大劇團

萬芳說,未來,她會持續帶給觀眾更多的感動,不論是音樂劇也好、演唱會也好,「2002年後,我就比較沒有再出唱片了,畢竟早期製作音樂的過程有點制式化,自己就有點受不了、想要離開那個框架。」

「後來中間的時間,我不再唱歌,跑去演戲了,這回再度回來唱歌,也是唱我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部分,可能情歌變少了、以前真的也唱夠了,但現在的我會更想唱出人生的體悟,帶來更多的溫暖。」

全新音樂劇《同學會!同鞋~》

1/8(六)14:00
1/8(六)19:30
1/9(日)14:00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表演廳
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延伸閱讀
舞台劇音樂歌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