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胡志強:我要做傳奇市長

文 / 楊永妙    
2003-05-01
瀏覽數 19,650+
胡志強:我要做傳奇市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民黨新生代裡,胡志強是少數與台北市長馬英九相提並論的政治明星。

比起學經歷,兩人旗鼓相當;胡志強是英國牛津大學博士,馬英九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兩人曾分別擔任中央部會首長職務、並投身地方選舉。

論外型,胡志強也許比不上馬英九,但是,在台中市民的心目中,胡志強的人氣絲毫不比馬英九遜色。

豎起一個大拇指

個不高,頂上頭髮有點少,台中市民對胡志強的評價卻很高。年輕的台中市民,在網路上具名支持胡志強,「我看見台中縣市不斷在進步,幾乎是不受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影響……,雖然我只是個支持阿扁的普通大學生,我真想給您在市政府前豎起一個大拇指!」

上任一年多,很多人都感受到台中市想要改變。從產業面來看,台中市的商機似乎已隱然啟動;過去幾年,中部一直是外界眼中產業外移最嚴重地方,台中工業區裡只有三至四成的廠商。

但是,最近一年來,台中工業區、軟體工業區都變成廠商競相進駐的廠區。寶成集團正在台中市福華飯店旁興建企業總部;原本停工的世華大樓,工程也已經恢復。

被喻為文化指標的誠品書店,正考慮在台中地區擴大規模,「台中,似乎想要改變,」誠品書店董事長吳清友談到他的觀察。

胡志強改變了台中嗎?台中市民感受最深刻的是,「胡市長把台中從地方型的城市,帶往國際城市的方向走,」鄉林建設公司董事長賴正鎰形容。

胡志強把文化當成台中市的定位,他致力推動文化活動;催生古根漢博物館、旅美小提琴家林昭亮領軍的國際巨星音樂節,首度造訪台中;由國際指揮大師祖賓.梅塔(Zubin Mehta)帶領的維也納愛樂,也在台中市舉辦首演。「以前台中根本沒有這些國際級的大活動,」台中市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總幹事朱蕙蘭說。

對台中人而言,台中市最大的改變不只是商業、經濟活動,而是城市性格的轉型。

曾經擔任外交部長的胡志強運用個人的國際資源,把國際舞台的視野,帶進台中市。

台中市的市容也在變。台中市政府建築在胡志強的授意下打上燈光,夜景變得更美。

從很小的措施,還可以看出胡志強掃除色情的用心。一位台中開車族談到他的親身經驗指出,過去,台中民眾習以為常接到色情行業在汽機車上貼上印著電話號碼的小字條,「一個晚上,車上被貼五、六張很正常,」但經過胡志強派人每天撕掉這些小字條,開車族已較少受到色情字條騷擾。

面對盤根錯節的地方派系,胡志強自有一套柔性管理、理性卻堅持執事的風格,四兩撥千斤地直搗問題核心。

一位台中執業建築師私下透露,胡志強處理「舊勢力」把持利益的方法是撤底打破權力結構,「他沒有換掉單位主管,而把不同科單位,職務、功能對調,」這位建築師說。

胡志強也引進「高潛力公車」,打破由兩家公車業者寡占市場的局勢,締造十多年來台中市公車搭乘人口首度的成長紀錄。

台灣的選舉很少有人敢得罪選民,胡志強是少數的例外。他強力整頓攤販、路霸,有人警告他,下次很難當選,胡志強對這些「關懷」的回應是,「謝謝,下次我不選了。」

要有人有勇氣做對的事情

胡志強堅信,台灣的政治,如果永遠在選票中輪迴,就永遠沒有希望。「要有人,有勇氣做對的事情,」胡志強說。

但是,對於治安改善,台中市仍有亟待努力的空間。根據內政部警政署調查,台中市民對台中市治安的滿意度居全省最低,「胡市長應該做些顯示魄力的動作,」一位住在台中市的企業家表示。

另一位台中的文化工作者則認為,市府團隊和胡志強個人的視野、格局有落差,「想辦一個國際音樂季,卻變成全市搖滾樂!」這位文化工作者搖搖頭,表情有些無奈。

面對種種批評,胡志強沒有太多的辯解,他知道有些「急事」,但身為一位地方首長,也要同時思考攸關未來發展,真正「重要」的事。

胡志強是位愛書的人,接任市長之際,他正好讀了《城市之王——世紀市長:朱利安尼》一書。

儘管時空、背景,人與事都不同,胡志強閱讀起來卻特別有感覺。1993年,朱利安尼接掌紐約時,媒體形容紐約已經成為一顆腐爛的大蘋果,但八年的市長任期內,朱利安尼卻為紐約帶來驚人的改變。

朱利安尼鐵腕整頓紐約市治安,改善紐約的生活品質,也吸引觀光客重新回到紐約。前一任市長丁勤時卸任時,為紐約市留下23億美元的財政赤字;而朱利安尼卸任時,給紐約留下了10億美元的財政盈餘。媒體評論說,紐約市在朱利安尼八年任內的經濟成長,等於過去的三十到三十五年。

談到城市,談到朱利安尼,談到政治,「我最大的野心是要成為一位傳奇市長,真正改變一個城市,」胡志強說。

初夏的午間,胡志強站在台中長榮酒店十五樓,陽光亮艷艷地射在落地窗前,看著前方,胡志強想做的長遠規劃是在台中規劃很大的文教區。

有人說水湳機場遷移後可以把空地建公園,他想的卻是,「難道校園不是公園嗎?」胡志強把手一揮,指著遠方描繪著台中市政藍圖。

他心目中的公園,不要做石桌石椅,而是要種樹、植草。「三十公頃公園裡,要有五十年前種下的樹,」胡志強描述他心目中未來的台中風景。

試著閉眼睛想像,清清的風,陽光從婆娑的樹影中流瀉下來,城市裡的人或坐或躺在繁密的綠色大草地上。

但台中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像古根漢博物館於台中設分館,就是一項困難度極高的任務。有人懷疑胡志強所提的願景,「說比做容易,」一位台中市民提出批評。

但亞都麗緻飯店集團總裁嚴長壽認為,為政者的任務,在於為未來規劃出一個藍圖,「只要方向正確,這樣就已經功德無量了,」嚴長壽說。

胡志強能不能改變台中這個城市?

向朱利安尼借鏡

胡志強:

吸引優質人才,打造城市國家

Q:最近你一再提到城市競爭力,能否談談這個概念以及你的觀察?

A:現在的潮流,已經邁入城市競爭時代,地球村就是城市的舞台。城市競爭力的角色和影響力愈來愈大,國家競爭力漸漸被城市競爭力侵蝕;從旅遊、投資、國際會議,到大型國際活動,都是以城市為考量。全球目前任何一個知名企業談到商展或設立分公司,都是以城市為出發點來考量,國家競爭力已經被另一個新的觀念補充,就是城市競爭力。

大約五年前國際上就出現了這樣的轉變,但我到了台中才知道。

Q:為何發現城市競爭力的時代來臨?

A:最接近的例子是北京申奧、上海博覽會,我們發現一種區塊的概念正在發展,如大陸裡的上海區塊、廣東區塊正在形成。

都市自主的意識提升,我們也看見新加坡以城市國家(city state)的姿態出現,中南半島以各個城市興起和競爭。擔任市長,要開始競爭,我對這個現象的感受很深切。

我發現,在這場城市競爭的賽局中,地球村就是城市的舞台,國家競爭力更要靠區塊理論來建構。

Q:台中人的特質為何?

A:台中人給人各種不同的印象,台中人和台中市的印象是連在一起的。台中人選我當市長,相信台中人的希望和我一樣,是樂觀、積極、重視文化、務實,同時也是具有國際觀而友善的。

前一陣子呂秀蓮副總統來,她說台中是一個陽光城市;我想用明亮、光明來形容台中,它給人一種希望的感覺。

有一天,我坐在車上講電話,陽光從車窗裡透進來,我感覺很溫暖,「A City of Brightness,」這就是台中。

Q:如果留在中央執政,台中市可能沒有這個機會,你如何看待人生中由中央部會官員轉戰成為百里侯的心情與轉變?

A:三年前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敗選,我心裡很受打擊,我知道連戰會是位優質總統,但是,我們沒有成功。我原先想退出政壇,就在這個時候,台中市的鄉親熱情擁抱我,我當時就決定,如果要參選,一定要在台中。

三年前總統大選的挫敗,雖然很遺憾,但因為能在台中,感覺自己很幸運。

我不知該如何報答台中鄉親,所以我會把每一點精力都投入,除此之外,我沒有別的想法。

Q:最近大家談到明年總統大選,國民黨中生代卡位戰,總會提到「馬立強」(指馬英九、朱立倫、胡自強),你對個人未來在政壇的角色,有何想法?

A:我會把全部精力放在台中。就像前幾天媒體提到的泛藍施政顧問團,我沒有想卡位,很願意讓賢。如果要有地方首長代表,馬英九和朱立倫就夠了,但我認為,有些已有位子的人可以讓出位子,很多人可用列席的方式出現;如果要給民眾更大的希望,泛藍可以找一些企業界、青年和婦女,多一點新面孔。

如果你問我有沒有野心?有。我最大的野心是做一位傳奇的市長。只要我真的可以改變一個城市,一樣能在世界上揚名立萬。

不到地方來,不知地方事。地方的事就是全國的事,好好把台中市做好,一樣對國家有貢獻。

Q:能不能談談這一年半,台中市的經濟有什麼改變?

A:一年多前,中部是產業外移最嚴重地方,台中工業區只有走不掉的廠。但是,現在從台中科學園區到台中工業區,都變成紅不讓;去年下半年,台中市的房地產推案成長率,比上半年成長一倍;去年度台中百貨公司營業額成長8.5%,遠較其他縣市高出五倍。

Q:雖然你提出了很多數據,顯示台中市景氣復甦,但是,台中市的空屋率卻一直是全國最高?

A:上一波過熱,市場上的修正也有過度的現象;一方面去年度台中市房地產推出率成長幅度全省最高,我同時也在做消化的動作。

我一直想,這些空屋能怎麼運用?例如,有些警察局要新建大樓,我就要求警察局直接租用當地適合的空屋。

每一個區都想設活動中心,但是,興建要費用,蓋好還要維持費,我希望以後不用蓋,都用租的。

台中市政府第二辦公室整棟大樓就用租的,不再新蓋。

台中市國宅的空屋率也很高,對國宅的空屋,我準備委外處理,以民間公司幫忙企劃。我跟營建署說,「如果不同意,你們自己賣!」我相信中央要跟地方走。

Q:優質市民是城市的財富,如何把優質的台中人留下來?

A:我不只是要吸引優質的台中人留下來,還要吸引一流人到台中來。

現在很多人提早退休,這種人可以來台中,他們才四十五至五十歲,可以再貢獻十五到二十年,在台中創造他們的第二春。(楊永妙採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