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小三通有小財無大前途

文 / 林政忠    
2003-03-01
瀏覽數 17,050+
小三通有小財無大前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地球上最遠的距離莫過於金門到廈門!雖然金廈海域相距不過八海里,直航不到一小時的航程,歷史的矛盾使得這段路走了五十二年才抵達。

2001年2月,七十五名六十五歲以上旅居閩廈的金門鄉親,循小三通航線重新踏上金門這片土地時,他們老淚縱橫與親人相擁,哭著說,「我們終於回家了!」

歷史上,一直是中國大陸邊陲的金門,兩岸分裂後,又成為台灣版圖的邊陲。曾經給金門地區帶來無比希望的小三通,試辦兩周年後,究竟有何利弊得失?

小三通兩年來締造出新台幣5000萬元的航運商機。目前經營金廈航線共有七家船務公司(頁222表一),逢週二、週五兩岸對開,來回票價約人民幣1300元。根據行政院陸委會的統計(頁222表二),搭乘小三通來往的旅客總數已近四萬人次,航運產值將近5000萬元。

小三通實施以來,為四萬名台灣旅客省下超過八萬小時的時間、4億元的旅費。廈門台商協會副會長張仁謙表示,搭乘金馬小三通航線回台比過境港、澳在旅費上便宜近1萬元,時間上也快兩個小時。

斥資6000萬元加入航運的東方之星,首航為金門到泉州,九十分鐘航程,來回票價人民幣1600元。坤龍航運公司董事長高淑貞表示,泉州是金門前往旅遊、觀光、採購必經之地,金泉航線充滿商機。

金門縣長李炷烽強調,唯有更開放金門,才能更保障安全。大榮海運公司總經理黃毓勉指出,小三通航運從2002年8月以後就已經漸入佳境,未來的發展會更樂觀。加上大三通仍遙遙無期的情況下,金廈航線會是一條相對成本較低的路徑。

有商機也有危機

「金門機場容易受到天候影響,超過一千人停留,金門的飯店就會客滿,」張仁謙說。福州台商協會副會長莊紹生也透露,他的員工曾被大霧困在金門,四十八小時後才回到台北,一次經驗就嚇壞了!

依據陸委會規定,只有向經濟部投審會登記大陸投資申請許可的福建台商及其員工、眷屬,以及在金馬設籍六個月以上者,才能申請金廈一年效期多次入出境證。

然而依據海基會統計,目前福建台商約四萬至五萬人,金馬證僅發出六千張。廈門台商協會會長特別助理林俊光指出,許多台商擔心補辦登記會受罰,而且被重複課稅,所以寧願多花錢過境港、澳或請旅行社以空頭公司申請。

台灣客源無法開拓,大陸人士更受到雙重限制。交通部觀光局局長蘇成田指出,在中共當局未許可的情形下,福建沿海的旅行社也不敢貿然承辦,因此來金門旅遊的人數才會大受限制。

金馬旅行社的經理繆華芬抱怨,陸委會規定金門地區每天只開放七百名大陸人士入境三天兩夜,且必須專案申請。使得兩年來,大陸人士前來金門遠不及台灣人的十分之一。

「金廈航線的競爭相當激烈,」坤龍航運公司執行副總經理楊恭承指出,小三通旅客必須經過廈門對台辦公室以及陸委會約兩週左右的審批作業,嚴重影響船運。加上大陸船低廉成本的競爭,楊恭承坦承,「利潤實在不高!」

岸邊交易嚴重

除了航運便利之外,對金門民眾而言,小三通到底帶來多少經濟效益?根據陸委會統計(頁222表二),兩年來,金馬小三通進出口貨物報關總金額為1億5800萬元。以金馬地區居民總數約五萬人換算,平均每人每月貨物進出口總值僅62.5元。

監察院2002年就對行政院提出糾正案。監委認為行政院及相關部會對於金馬小三通執行成效不彰,距預期經濟利益目標尚有距離,未滿足或符合金馬地區民眾的需求。

小三通缺乏合法管道,經濟交易都轉為地下化的岸邊貿易,使得小三通的經濟效益大打折扣。立法委員曹原彰指出,陸委會雖然同意金馬進出貨物有八千多項,但多為不實用的阿拉伯膠、穿山甲片、蛇木屑、棕櫚油等,金馬居民才會較少申請。他忍不住批評,「這是為德不卒!」

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研究所針對金門地區民眾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51.1%的民眾認為小三通對金門地區的經濟發展沒有幫助;59.5%認為金門「岸邊交易」的情況比以前嚴重;62%認為開放小三通後,金門資金會嚴重流向大陸。有三成的民眾給小三通政策打了六十分勉強及格的分數。

加工區成最後希望

在廈門快速發展的磁吸效應下,台灣資源西移的現象愈來愈嚴重。中國大陸入世第一年,外貿進出口總值首次突破6000億美元。中共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今年元月時曾表示,目前平均每天有一萬名台灣人進出大陸,平均每天約有1000萬美元從台灣流向大陸。

大陸不完善的金融制度以及濃厚的人治色彩是金門發展的契機。漳州台商協會會長呂南輝指出,大陸法令規章、金融管理尚未成熟,匯款仍不便,通常都要用現金支票交易。泉州台商協會會長鄭建良以在大陸經營時裝的經驗透露,「大陸比較強調人治,所以一些隱藏成本較高。在金門,成本就可以算得出來。」

在小三通難以帶動金門經濟效益之際,金門加工出口區似乎成了最後的希望。台灣國際工業合作發展促進會祕書長李易原指出,金門加工出口區考量到小三通的便利性,以及離島建設的優惠條例,希望引進低廉的大陸原物料以及勞工。

李易原接著表示,金門廠商負責後段組裝的工作,產品即可冠上「Made in Taiwan」的優質品牌,售價約比「Made in China」提高15%。加工出口區初步規劃一百公頃用地,招商五百家,臨時契約的陸勞兩萬人,並吸引一萬名金門鄉親回流工作。

然而,設立時間過晚以及重複設廠成本考量是許多廠商裹足不前的原因。張仁謙認為,「金門加工出口區的計畫在七、八年前提出或許還有得拚,現在金門建設已經落後廈門三十年了!」維力食品總經理張天民認為,以現在的景氣,除非有更大的利潤,台商恐怕不會在金門重複設廠。

廈門台商協會會長吳進忠則認為,加工出口區必須找到明確的產業定位,才會有競爭優勢。金門加工出口區猶如小蝦米,決定以高附加價值定位,與中國這隻大鯨魚展開一場招商大戰。只是也許需要更多的努力和「金門奇蹟」!

大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明通:

大家錯把小三通「配角當主角」!

小三通在離島建設十八項條例中排最後一項,大家都錯把「配角當主角」了。小三通只是促進離島經濟發展的方法之一,但離島建設條例中,大家都只想到小三通,因為錯誤的政策期待,讓小三通背負很沈重的壓力。

我常說,三通早就兩通半了,除了直接通航這半通,其他都通了。在不衝擊三通政策的前提下,我們已逐步放寬人員中轉、船運、貨品的往來。

政府只能教民眾如何釣魚,金門民眾要自己思考發展什麼經濟。雖然監委和民眾認為,小三通未能符合預期經濟目標,但政府只能把基礎建設做好、改善投資環境,金門人還是要自己學習做什麼生意。

若說陸委會限制人員往來,那是不負責任的!小三通下,金門每天開放七百名、馬祖一百名大陸人士。可是兩年了,大陸人來金馬觀光的一個都沒有。問題就在老共不放人,根本下令不准到金馬觀光!

至於台商往來,我們在2002年即發布「部長給大陸台商公開信」,明確保證秉持既往不咎的精神免予處分,同時也不會藉此無故進行查稅。

政府施行小三通,就是要達到「除罪化」和「操之在我」。為了消除非法岸邊交易,經濟部已擴大准許金馬地區輸入大陸物品兩百九十六項,農產品中尚未開放乾香菇及乾金針菇。農產品的引進要考量是否衝擊本地農業經濟。

金門加工出口區的設立,和中國大陸比起來,它有競爭力嗎?要發展什麼產業?陸勞的引進則必須與勞委會評估對陸勞政策的衝擊。

外界常以小三通的最終目標來評斷,未充分考量小三通必須有過渡時期的作法。小三通的規劃是因為離島地區的經濟發展與大陸的地緣關係,而非做為大三通的過渡階段。也就是說,即使大三通後,小三通亦不會消失,反而可以發揮互補的效益。(林政忠整理)

本文出自 2003 / 03 月號

第20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