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一杯珍奶,讓政大生闖進「商學界諾貝爾」決賽!

文 / 蔣濬浩    
2021-11-02
瀏覽數 44,900+
一杯珍奶,讓政大生闖進「商學界諾貝爾」決賽!
圖/台灣政大新創團隊UpRoot入圍「商學界諾貝爾」霍特獎決賽。UpRoot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一杯珍珠奶茶,竟蘊含著可能改變世界的永續創業理念?這是一支來自台灣政大新創團隊UpRoot的傑作,他們更因此在全球3萬支隊伍中突圍而出,成為有「商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商業競賽「霍特獎」決賽七強之一。這杯台灣隨處可見的珍奶,到底有什麼特別?背後玄機,可以從團隊成員是「巴台混血」上找到線索。

10月初,正值諾貝爾頒獎季,素有「商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商業競賽「霍特獎」,也在近日公布總決賽7強名單。

七組入圍名單中,一支來自台灣的新創團隊「UpRoot」,竟也名列其中。

要入圍霍特獎總決賽有多難?

由聯合國主辦的霍特獎,是全球最大的學生創業競賽,成立宗旨是希望透過創新商業模式,達到聯合國所訂定的永續目標,平均每年會有約莫3萬支隊伍報名參加。

要入選總決賽,必須先通過校內初選、全國複選、外卡賽、分區賽、決賽總計五道關卡,才有望進入總決賽名單,換算下來,要拿到總決賽門票,機率連0.1%都不到。

這支名UpRoot的隊伍究竟什麼來頭?又是憑藉什麼產品,擊敗各國冠軍,從全球3萬多支隊伍中脫穎而出?

木薯粉做餐具,UpRoot要根除一次性塑膠製品

UpRoot團隊成員,是四位來自政治大學的大四學生,分別是經濟系伍朵麗、外交系宮梅琳、中文系呂杰奕和國貿系李佳晉。

「一杯珍珠奶茶,就蘊含了我們的創業理念!」呂杰奕在受訪當天,特地帶了一杯珍奶,藉此說明產品理念,仔細看看這杯珍奶,看似尋常,實則在容器上暗藏玄機。「這杯珍奶,從吸杯子、杯蓋到吸管,都不是常見的塑膠材質,」呂杰奕說:「而是由一種名為『木薯粉』的食用澱粉所做。」

所謂的木薯粉,是一種透過加工、精粹木薯根部,得來的精緻澱粉,由於和水攪拌後,口感細緻、色澤透明,又常被用以作為珍珠、布丁等主要原料。

這些由木薯粉所製造的餐具,不僅具備一般塑膠輕巧、易塑型的特性,更重要的是,它們能在環境中被自然分解,符合時下對環保減塑的市場趨勢。

UpRoot團隊以木薯粉製作餐具。UpRoot提供圖/UpRoot團隊以木薯粉製作餐具。UpRoot提供

UpRoot,英文直譯「根除」。UpRoot粉專上的介紹詞「we seek to uproot the prevalence of single use plastic」,就是希望透過木薯製餐具,根除使用一次性塑膠。但呂杰奕表示,其實比起譯成「根除」,團隊更喜歡將隊名翻譯成「上根」,表示佛學上的開明智慧之人,也代表團隊在環境保護上的自我期許。

妙的是,UpRoot的產品雖然是在台灣加工製造;但關鍵的木薯原料,卻並非是台灣生產,而是希望選用「巴拉圭木薯」來製作。

「巴台混血」,創造獨特木薯產業鏈

如何牽起台灣與巴拉圭之間的木薯供應鏈,還須從UpRoot的成員組成開始說起。

UpRoot的創立,其實源自兩名巴拉圭的國際交換生:伍朵麗、宮梅琳。兩人早在多年前,便對創業充滿興趣,更親身投入「台灣區霍特獎」的籌組團隊,以掌握商業競賽的脈動。

去年10月,當霍特獎公布主題:「Food for Good(永續食物)」時,伍朵麗、宮梅琳便立刻想到,故鄉巴拉圭的糧食浪費問題。

伍朵麗表示,在巴拉圭,木薯既是當地民眾最主要的糧食作物,也是巴拉圭重要的出口作物。但同時,由於每年國際木薯市場需求的浮動,也造成巴拉圭木薯長期存在過剩、浪費的問題,

可惜的是,巴拉圭當局,對於木薯過剩的問題,並沒有一套完善的處理方式;如何為家鄉過剩的木薯找出路,也就成了UpRoot創立的初衷。

用木薯粉製作的吸管。UpRoot提供圖/用木薯粉製作的吸管。UpRoot提供

好在,鎖定研究木薯不久後,伍朵麗和宮梅琳便發現,台灣不少材料廠商,早洞察到環保餐具的趨勢,紛紛投入研發以植物纖維為基礎的綠色餐具,而木薯正是其中之一。

宮梅琳指出,技術上,台灣其實已有不少廠商,具備將木薯分解、再製的技術;只不過,由於台灣並非木薯生產國,導致相關的產品,遲遲未能在台灣有所成果。

UpRoot的可貴之處,正是透過團隊「巴台混血」的優勢,一方面能深入上游的巴拉圭木薯農場;另一方面,又有熟捻台灣的成員,能協助尋找國內農業技術,再製成木薯餐具。最終,同時解決巴拉圭木薯過剩問題,並減少一次性塑膠的使用。

五個月後決戰紐約,打通零售是最大挑戰

明年3月,UpRoot團隊將前往紐約聯合國總部,與另外六支晉級隊伍,一同角逐霍特獎的百萬創業基金。

《遠見》採訪當天,正好是UpRoot在英國決賽回台後,解除自主健康隔離的第一週。被問起是否先稍加休息,再整裝出發?宮梅琳表示,總決賽前的每一天都無比珍貴,沒有歇息的空間。

她表示,紐約總決賽上,評審團的分析依據,正是未來五個月,UpRoot在台灣實際執行創業計畫的成果。呂杰奕直言,目前UpRoot的產品,在售價端上,仍比市面上的塑膠製品貴上不少,如何說服下游廠商買單,將是未來最大的挑戰。

但不論未來UpRoot總決賽上的成績如何,面對未來,團隊四人似乎早有共識。

UpRoot團隊晉級時留下的合影。UpRoot提供圖/UpRoot團隊晉級時留下的合影。UpRoot提供

宮梅琳直言,來台前,原先規劃是外交系畢業後、考取外交官,到全世界冒險;但如今,考取外交官已不在是畢業規劃,因為新創的充實與刺激感,更讓她心動。「短時間我不會回巴拉圭,就想在台灣創業,」宮梅琳表示。

同樣打算畢業後,先留在台灣的伍朵麗也補充:「因為我們最信任的夥伴全部都在台灣,要繼續創業,一定還是我們四個。」

「創業,真的會讓人上癮,」呂杰奕形容,過去一年,自己就像是在荒野求生,前行的每一步都是未知;也正是這股未知,讓他們四人建立起無可取代的信任關係。

五個月後,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上,將會公布霍特獎冠軍杯花落誰家;但此時此刻,這群平均年齡只有24歲的團隊已經可以確定,生命中最珍貴的寶藏,就是彼此。

延伸閱讀
數位專題
新北水利 翻轉進行式
永續發展政大珍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