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小藥廠練成上市公司,「點滴王國」南光如何征服美國市場?

雜誌原標為〈「點滴王國」南光 小藥廠練成上市公司〉
文 / 蔣濬浩    攝影 / 池孟諭
2021-10-26
瀏覽數 32,350+
小藥廠練成上市公司,「點滴王國」南光如何征服美國市場?
南光董事長陳立賢(左)、總經理王玉杯結縭半世紀,攜手帶領南光,成為國內最大針劑製藥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南光從早期產製大型點滴瓶,引進亞洲首部PP軟袋填充設備,之後成為台灣首家外銷針劑產品到日本的藥廠。第二代接班的陳立賢、王玉杯兩夫婦,如何過關斬將,打開國際市場?

疫情下,全球醫事人力緊繃,如何縮短醫護時間、減輕醫療人力負擔,成為各國藥廠競逐的目標。

在美國,一款來自台灣的「即用型注射劑」成為臨床新寵兒。該款注射劑出廠時,已經預充填藥物成分,因此即開即用,並可直接配合注射筒或輸液幫浦使用,醫護人員省去抽藥、調藥時間,還能減低病患感染風險。

製造這款先進注射劑的台灣廠家,正是來自台南新化的南光化學製藥,它也是長久以來業界流傳的「點滴王國」。

創立於1963年的南光,已經默默在台南駐守58年,第二代董事長陳立賢、總經理王玉杯兩夫婦,50年來帶領南光自20人的小藥廠,成長至600人的大藥廠。

半世紀過去了,當年20多歲的小夫妻,在第一代董事長(陳立賢父親)的半推半就中,倉促接下南光,如今年逾70,也順利傳承下一代,並在今年年底即將從櫃買市場轉至證交所上市,再創里程碑。

「我前半輩子沒穿過什麼漂亮衣服,就這樣被關在實驗室,每天穿著白袍秤藥、調藥,」王玉杯回憶接班早期的辛苦,工作量極大,一個月高達上百萬針劑,都是手工調配,語氣裡雖是慨嘆,也帶著一絲驕傲。

王玉杯表示,當年北醫藥學系剛畢業,手裡只有一本公公給的手抄藥方籤,至於究竟該如何營運藥廠,她與陳立賢完全沒有「配方」。

50年來,兩人胼手胝足,夫主外、婦掌內。王玉杯每天盤起頭髮、穿上實驗衣,進行超過15小時、日復一日的調劑工作;陳立賢提著藥劑箱與公事包,走訪客戶、探查市場,甚至一次又一次的考察國外新設備。

早期土法煉鋼,摸索中成長

探究南光的發展歷程,點滴瓶、軟袋、GMP標章,是早期三大成長關鍵。

南光早期專注在較少人產製的大型點滴瓶,快速打出市場知名度,贏得「點滴王國」的美譽。

隨後,王玉杯洞察到環保意識抬頭,率業界之先,將點滴容器,從易碎、難回收的玻璃瓶,改為不含塑化劑的PP軟袋,更斥資從德國引進亞洲第一部PP軟袋填充設備,以穩定品質生產,因此南光得到第二個榮譽:「軟袋第一品牌」。

緊接著,在1985年,南光一躍而起,迎來爆發性的成長。

王玉杯表示,當時政府開始推廣GMP認證(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優良製造作業規範),流程繁複嚴謹,需要申請上百張證照,幾乎每一張都是她手寫完成,常常所有員工都睡了,她還在熬夜思考,如何精進工廠的環境品質。

果然經過大半年的努力,南光風光取得第三個稱號:「全國第一批GMP認證藥廠」。

「7月我們通過GMP認證,業績立刻從一個月1600萬元,暴增到3200萬,」王玉杯對數字的掌握鉅細靡遺,成長細節刻刻清晰,宛如昨日之事。

中期邁向國際,投資不手軟

此外,南光大膽投資技術、邁向國際,為中期發展帶來動能。

為了能與國際大廠競爭,南光不惜重金禮聘美國學者駐廠指導,著手開發技術門檻較高的針劑產品。

這樁2000年左右的「台美交流」,在生技界堪稱創舉,也讓南光一舉獲得多項藥廠榮譽,成為第一個將注射劑外銷日本的廠商。

「在日本提到針劑,就一定會想到南光,」王玉杯如此形容。

為了與國際大廠競爭,南光著手開發技術門檻較高的針劑產品。圖/為了與國際大廠競爭,南光著手開發技術門檻較高的針劑產品。

然而,日本市場的成功開拓,卻也沒有讓王玉杯的步調放緩。

2006年,為了全面提升生產效率,南光耗資當時股本的七倍,興建全新廠房;並在2009年宣布南光掛牌上櫃,以獲得更多資金挹注,加速事業拓展。

陳立賢回憶,開始拓建新廠房後,南光至少投入了30億元,話還沒說完,語速加快兩倍半的王玉杯,立刻幫腔:「不止!光整修、建廠房,就超過40億了。」

王玉杯解釋,自己是實驗室出身,是個技術本位者,所以公司不跟人比行銷,要永遠拚「技術投資是否到位」。

南光多年來維持「技術投資戰」的戰略思惟,近十年,著手研發即用型產品,因應國際對用藥安全,日漸提高的標準。

果然在這波疫情之下,如南光所預期,即用型產品有效降低醫事人員的工作負擔,迅速成為全球各大醫事機構的備品新秀,南光也順勢打入美國市場,創造出繼台灣、日本之後的第三個國際市場。

蔣濬浩整理圖/蔣濬浩整理

看似一帆風順的創業故事,南光難道不曾遇過難關?

一路走來肯定是披荊斬棘,回憶過程令王玉杯欲言又止,身旁的陳立賢看著夫人,神情多了幾分疼惜,因為一路走來,難關不斷。

例如南光早期曾遭遇惡意舉報,歷經嚴格查帳,當時才剛生完孩子的王玉杯,不顧月子還沒做完,就被日日盤問了一個月。

打擊還來自於藥證來不及更新,讓上億元藥品暫時下架,品牌信任度受到考驗。王玉杯加大音量,懇切地說,「南光從來不做犯法的事情,」所幸在團隊據理力爭之下,最終得到澄清與平反,也讓南光得到業界更大的尊敬。

第三代接班,再拚下個50年

2021年下半年,南光即將上櫃轉上市,這一步看似突然,但其實是夫妻倆交棒計畫的最後拼圖。

陳立賢與王玉杯知曉,沒有永遠的企業強人,只有妥善的接班傳承,企業才能永續。

近年來,兩人逐步退居幕後,放手給下一代闖闖,四個兒子已分別進入企業,主理行政、研發、國際拓展、預防醫學等範疇。

王玉杯坦言,南光上市後,國際能見度會更高,也將增加拓展海外市場的機會,有助於幾位接班人盡早摸索出未來的經營策略。

至於如何傳承經驗?王玉杯笑說,四個孩子不愛問問題,就是自己一直在他們耳邊「碎碎念」。

退休是否感到不捨?王玉杯仍不改快人快語,馬上回答:「不會,南光就靠下一代努力了。」

兩位創業前輩,一動一靜,一快一慢,在相互補充之中,顯得格外地情誼深厚。在王玉杯眼中,陳立賢是好好先生;在陳立賢眼中,王玉杯是才華洋溢的專業人士。

陳立賢說,近幾年,終於有空可以帶著妻子出國,盡情遊山玩水。雖然,有時王玉杯還是會熬夜工作,但自己所能做的,也只能數十年如一日地希望她早點休息,「事情就做不完,怎麼睡!」聽見老伴關心,王玉杯立刻回嘴。

南光化學從台南小鎮起家,經歷三代傳承,年底即將上市,全力瞄準國際市場,帶著一脈相承的苦幹精神,就看青年少壯的四兄弟,帶領南光邁向下一個50年。

南光化學製藥
成立:1963年
員工數:超過600人
主要業務:大型輸注液、小型注射劑、抗癌用藥
資本額:10億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藥廠醫學生技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