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錢的窮人愈來愈多

文 / 楊麗君    
2003-12-15
瀏覽數 11,250+
有錢的窮人愈來愈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七十多年歷史的天橋都不見了,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確定不變的呢?」11月深秋的午後,台北車站街頭已有些許寒意,四十六歲的陳經理,透著玻璃帷幕往外眺望,他一邊吸著菸,一邊喃喃地說道。

身為一家三千名員工的中大型企業部門主管,自從傳出他的部門有可能被裁撤,同仁就發現,平常個性內歛沈穩的陳經理,開始會一個人呆坐自言自語,甚至根本不是在找任何東西,竟然一直開開關關每個抽屜,直到辦公桌的每個抽屜都被他開開關關無數次後,才會嘎然而止。

一切都在貶值的時代

不確定的年代,對高階白領的陳經理而言,是高學歷和高年資隨時間「貶值」的年代,更是即將淪為優退一族的年代。陳經理最大的困惑是,「花了十數年才培養的技能,為什麼這麼快就失去價值?」

街頭平價咖啡館角落裡,坐在陳經理身旁的,是幾年前轉業做保險的政大學弟柯志誠。

有四、五年沒碰面,看著陳經理吸著菸,落寞的臉上多了幾條皺紋,深刻感受陳經理的焦慮,柯志誠原本以為陳經理會說:「我失業了,怎麼辦?」

沒想到,半天沒說話的陳經理幽幽說的第一句話,竟是「真後悔當時沒有買你推薦的儲蓄壽險(當時保單預定利率是8%)。」

人生如果重新來過,現在的行業,是自己的興趣,陳經理並不後悔自己當年的選擇,唯一讓陳經理懊悔的,竟是全心投入工作,「未曾培養任何其他專長,也沒有做任何理財規劃。」

把100萬元存在銀行裡,現在每個月只能領到1400元利息,退休老人幾乎都成為新貧族,老人就是十年後的自己,「我看我退休後,只能加入新貧一族了!」場景轉到台北市東區,四十八歲的外商公司王副總經理自嘲地說。

不確定的年代,對王副總而言,不再是能靠「利息」過日子的年代,「如果說靠『本金』過日子的時代來了,那要怎麼賺得這麼多本金呢?」王副總把雙手一攤焦慮地說。

王副總清楚記得,1981年赴美留學的前一天,和母親到銀行結匯,銀行掛牌的一年期定存利率是14%。那時,王副總以為,投資理財是富人或者想成為富人的遊戲。自己退休時只要能存個300多萬元,光是靠利息就能過得不錯了。

「到了今天,我才明白,靠利息過日子的人生大夢,早已一去不返,為了維持退休後的生活,我看我必須趕快學學理財規劃了,」王副總說。

隨著利率走低到只有當年的十分之一(約1.4%),現在,王副總發現,如果退休後每個月要有3萬元開支的生活水準,至少要存到3000多萬元的本金。因為換工作,年資不長,和他預計加上勞保只有300多萬元的退休金,足足相差十倍。

不確定的年代,對宇通光電網路安全部協理黃寶仁而言,是投資高風險的年代。三十六歲的黃寶仁,在電腦資訊當紅的現在,有一份收入不低的安穩工作。三十歲就當上組合國際(Computer Associate)的經理,高階白領的優越感,曾清楚地寫在他意氣風發的臉上。

「最近股市漲得這麼凶,你有沒有賺到一些啊?」過去相當重視投資的黃寶仁,歷經十年的股市洗禮,1993年以來賺的錢,都在2000年後的這幾年賠得差不多。不但賠怕了,現在帳戶裡只有幾個月薪資的存款,想投資也力有未逮,被同事一問,只能尷尬地苦笑。

「你賠在股票,我賠在房子,十年來汐止的房價跌了四成,這幾年繳的房貸,正好扺跌價損失,一樣白做工,」一位房貸沈重,沒有閒錢做股票的同事像是安慰黃寶仁似地說。兩人相互勉勵:「錢可以再賺,這年頭,保住工作最重要。」黃寶仁歎口氣接著說,「我看我這輩子,是很難退休了。」

陳經理、王副總和黃寶仁這些高階白領知識分子的喟歎聲,訴說的是台灣中產階級心中的痛。台灣最穩定、最沈默的中壯年中產階級,紛紛因為大環境低迷,利率走低,高齡化趨勢,成為不確定年代下最焦慮的一群。

國人財富憂慮指數高達65%

不確定感造成的不安,處處存在。《遠見》全民財富大調查揭示了令人心驚的警訊:儘管多數受訪人對2003年景氣、股市、房市的前景樂觀,但是國人財富憂慮指數竟然高達65%。(頁22)

國人財富憂慮指數為什麼這麼高?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解讀指出,由於新科技催化景氣循環加快、波動幅度加大,利率持續下跌,社會高齡化,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以及國際情勢詭譎,不論富人窮人,對未來的不確定感與財富焦慮感,都愈來愈深。(表一~表五)

針對景氣循環加快、波動幅度加大,甫過世的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生前即說,「企業占有優勢的周期愈來愈短,如果企業只看得到這個月的訂單,怎麼確定下一季的景氣?」

「經濟環境大幅變動,企業首當其衝,個人當然無法遁逃,」黃光國說。以失業現象為例,短短幾年間,台灣失業人口從二十餘萬暴增至五十萬人,有七成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有五分之一的家庭,收入減支出後呈現負值,人民的財富焦慮感怎能不深?

政治的紛亂,更加深人民的憂慮。富邦金控共同執行長蔡明忠說,台灣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變得「沒有是非,只有黨派,」走遍世界,大概除印度外,再也找不到政局比台灣更混亂,全然以黨派對立來看事情,翻開報紙都是泛政治、口水戰新聞的國家。

「二二八的仇恨被挑起後,台灣已經內耗了十幾年。台灣的政府、政治人物不是在解決國家眾人之事,而是專門製造仇恨,製造分裂,」中央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朱雲鵬悲憤地說。

朱雲鵬進一步說,台灣還有幾年的優勢可以這樣內耗?一個只重視引爆衝突,引發分裂的政府,和只會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談什麼經濟成長和經濟建設?人民又怎麼會不憂慮?地球村經濟快速變動,人們承受愈來愈多的風險。這些風險可能源自SARS、伊拉克戰爭、東南亞金融風暴,甚至工作也可能被「世界工廠」中國大陸取代。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說,當全球資本主義體系日益擴大整合,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態勢更加明顯,問題的判斷及解決也更趨困難。

有錢的窮人

不確定的年代,不但「新貧族」增加,連原本堪稱是富有的人,也覺得他們變成「有錢的窮人」。

「千萬家產」是大多數人對富人的定義,2003年剛滿七十歲的林惠敏,三年前把1000萬元放在銀行生利息,每個月有5萬、6萬元利息,每天打打小牌,買買名牌衣物,覺得自己算是有錢人。現在,1000萬元存款每個月只有1000多元的利息,再加上3000元的老人年金,因為不敢花掉本金,林惠敏覺得自己的痛苦指數愈來愈高。

一般認知中,每位國人平均有三‧三張保單(約有一‧四張的商業壽險),然而2003年9月初,台北縣蘆洲大火造成十三人死亡,受災戶中卻只有九人投保壽險與意外傷害險,壽險理賠總金額僅421萬元,平均每人的補償金額還不到33萬元。

國人愛買儲蓄險,因此平均每人商業壽險保額低得可憐,只有50餘萬元。壽險公會祕書長洪燦楠說,在保單眾多的表象下,一般人其實普遍處於保額不足的風險。

我們面臨的是一個愈來愈不確定的年代,更是一個風險愈來愈高的時代。

過去三年,利率跌到只剩五分之一,股票更跌了四成。《遠見》全民財富大調查中,近半數(48%)的受訪民眾表示,他們的財富在過去三年來處於縮水狀態。

傳統價值一再被顛覆、解構,新典範遲遲無法重建,「所有『穩定』的因子變短、變少了,所有『風險』的因子增多、變長了,」一生在瞬息萬變的外匯、利率和股市等金融市場打滾的富邦投信資深副總經理顧素華,面對台灣快速、劇烈的結構性變動,都不禁連聲感歎。

這些變短、變少的穩定因子,包括利率、經濟成長率、資產;增多、變長的風險因子,則包括失業率、政局、老年、負債、天災人禍等。根據民眾資產分配調查顯示,有將近五成的資金是現金與定存,約三成是股票、共同基金和債券等有價證券,另外一成則是保險。

相較之下,早已步入低利率時代多年的美國人,現金與定存只占資產的13.5%,退休金高達38%,共同基金占15%,債券也有7%。

「國人的理財方式,不是現金就是股票,不是太保守,就是風險太高,太過極端,」富邦銀行總經理吳均龐說。

儘管財富憂慮感加深,多數民眾只能坐困愁城。

面對利率走跌,財富縮水的現況,有63.3%的受訪民眾表示,他們無計可施,什麼也沒有做。(頁35表六)

雖然有超過五成四的受訪者對股票(基金)、保險及銀行存款等金融機構的報酬率感到滿意,但仍有三成六的民眾不是沒有滿意的金融資產投資,就是沒有做相關的投資。(頁35表七)

愈來愈多的人不知該把錢放在哪裡。受訪民眾在電話那一頭說:「我們這些拿死薪水的老百姓,在股市賠怕了,放在銀行領1.5%的利息,又不甘心。最近才買入銀行推出的美元存款結構性債券,結果美元貶值,光是匯率損失,就已經賠了10%。」

「我們缺乏的不只是財富,更是一種保障財富免於風險或縮水的安定感,」朱雲鵬說。除了政府有責任建立保障人民安定的制度,朱雲鵬認為,人民的「理財智商」,也需加強。

就大環境而言,政局影響每一個人,我們需要有能力保障人民安定感的政府,黃光國認為,人民要出來投票,用選票決定自己未來的命運。

就個人而言,朱雲鵬建議人們應該要學習理財,增進自己的理財知識。

鴻鈞理財顧問執行長林鴻鈞進一步表示,人生雖然不能重來,但風險控管和理財規劃卻可以隨時開始。

以前談到理財,一般人關心的是「現在股市可不可以投資?」「要買哪一支股票才能賺錢?」現在是不確定年代,也是理財意識全面覺醒的年代,「更是妥善安排財務規劃,保護自己和家人免於風險的時代,」專職理財規劃和諮商的林鴻鈞說。

財富藍圖就是人生清單

「保險是理財的基礎,」林鴻鈞認為,報酬與風險是一體兩面,投資不一定保證賺錢,風險卻可以事先規避,先把人生與家庭風險控制住,才能做進一步的理財規劃。壽險、醫療險,以及保障六個月內生活所需的緊急預備金,是人生理財的第一步。

有人在五花八門的投資工具裡倉惶失措,有人迷失在專家設定的公式陣中,找不到適合自己的道路,《中時晚報》副總主筆彭蕙仙認為,理財規劃之前,要先理清自己。

先瞭解自己是怎樣的人、想過怎樣的人生、對未來有什麼期待,然後才能進行理財的「數字化管理」。林鴻鈞認為,理財的第二步,是按照優先順序描繪人生的願景,以及在不同階段所希望達成的目標。第三個步驟則是,檢驗夢想實現的可行性,以及如何透過資產組合的配置,實現夢想。

關於理財和生命的回答,最終仍回到發問人的「自覺」與「抉擇」上。

攻、守、防 理財三策略

有時,目標彼此是衝突的。例如,希望能在五十五歲退休時存足1000萬元,卻又希望在五十歲時送兒女出國留學。或者,不願承受太大的損失,卻又希望投資組合能有很高的獲利。

當理財組合不能達成人生各階段的期望時,林鴻鈞建議,這時就該思考要放掉什麼目標,或為了達成優先目標,必須妥協並修正第二目標。例如,為了讓兒女出國念書,是否可將1000萬元退休金的高期望值,降為700萬元?或者考慮延後五年退休?

最後才是思考,應該冒什麼樣的風險,調整加強積極型的投資組合,但是原則仍是簡單、均衡、分散風險。

每個人其實都是自己的「基金經理人」,這是權利,也是義務。群益證券投資信託執行董事陳忠慶認為,如果不從生涯理財規劃的角度出發,人們往往會受致富欲望的驅動,去追逐高報酬率的投資標的,而忽略背後隱含的風險。陳忠慶建議,將資金分成守、防、攻三種型式的理財組合,讓資金在不同層面上發揮不同的作用。

守本型資金,主要用於銀行儲蓄與保險;防禦型資金,則可用於購買公債、債券基金以及信託產品;進攻型資金,則可用於股票,外匯等買賣。

不確定年代下,如何防範風險,是金融市場永恆的主題,關鍵其實是如何建立正確的理財規劃觀念。

不貪心,100萬保本獲利

投資是一條崎嶇的路,即使你躲過無數個風險都安然無事,卻在一次風浪栽下去,最後的結果,掛了就是掛了。

「規避風險比獲利還重要,」是國中退休總務主任劉國民,歷經台灣兩次萬點崩盤,仍能維持近倍獲利的最大心得。

不確定年代的風險意識,劉國民認為,就是先做最壞的打算,「萬一這筆錢統統損失了,我的人生還能不能繼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你絕對不能把所有的錢置於高風險的投資中。

「在股市漲升的多頭時代,賺錢不難,能保本、守住財富才難,」劉國民累積十數年的經驗說。

劉國民股市成功的祕訣,只有「不貪心,用100萬保本獲利,」簡單的幾個字。

在1987年至1989年的金融股,乃至1994年啟動的科技股漲升風潮中,很多人獲利可觀。但是,1990年和2000年兩次重大下挫後,根據統計,至今台灣仍有約90%的股市投資人仍處於虧損狀態。

僅僅以股市加權指數十年平均線在六千四百點附近,目前股市處於六千點的情況來看,即可得知,過去十年來買進股票的人,目前平均都是虧損。

劉國民永遠秉持只投資100萬元的原則,讓他在每次股市崩盤後,總獲利在三倍至五倍間。劉主任的投資原則是,只投資100萬元,一旦100萬元都賠光了,就退場。

一旦100萬元有獲利,所有超過100萬元的利得,全部抽出股市,存起來或者是另外投資房地產。

但是他的第一個100萬元,不但沒有賠光,反而很快變成200萬元。這時,他立刻把其中的100萬元存進銀行,依然維持100萬元的持股,不貪心的劉國民,歷經十七年的股市投資,光是從股市實現的利潤,即有近千萬元,是股市典型的贏家。

劉國民最大的心得是,「理財不難,如何保本才難。」

2003年12月

2004理財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