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際品牌代工拉警報!Delta打趴越南製造業,台商祭四招自救

雜誌原標題:Delta打趴越南製造業 台商祭四招自救
文 / 王昱翔    攝影 / 達志影像提供
2021-08-27
瀏覽數 59,200+
國際品牌代工拉警報!Delta打趴越南製造業,台商祭四招自救
越南新冠疫情爆炸、大規模封城,國際知名品牌代工業面臨危機!(圖為昔日越南製造業榮景)達志影像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越南是不少台商製造重鎮,孰料,7月突來的疫情爆炸,令工廠停工,接下來,恐怕讓Nike、Adidas等國際品牌面臨斷貨危機!業者預估,斷貨潮恐在兩、三個月後襲來。越南疫情儼然燒成產業危機,台商該如何因應?

你平常買的Nike和Adidas運動鞋、Callaway高爾夫球具,不少都來自越南製造。然而,7月越南新冠疫情爆炸、大規模封城,恐令這些產品面臨斷貨危機!

「如果你沒在胡志明市看到狀況,你很難體會,因為真的非常可怕,比5月台北疫情爆發還恐慌。」一家在越南年營收百億的傳產高層陳銘東(化名)憂心說。

越南確診人數累積逾34萬

過去一年,被視為新冠肺炎防疫模範生的越南,這回為何栽跟頭?截至今年4月,越南累積確診數僅約3000人次。

豈料,5月邊境鬆動,陸續出現境外移入病例未妥善隔離、將有「大魔王」之稱的Delta變種病毒帶入越南境內,逐漸在南越延燒。

情況急轉直下,截至8月中,越南累積確診數已突破34萬人,較4月暴增逾百倍。

「當我們鄰居工廠,都開始一天爆出幾百例確診時,就知道問題非常棘手,太多隱形黑數在社區擴散。」陳銘東坦言,就算自家工廠零確診,但鄰居一一淪陷、停工,工業區氛圍相當風聲鶴唳。

眼看疫情失控,越南政府選擇犧牲經濟、祭出最下下策的「封城令」防堵疫情:從7月19日起,南越19省實施全面封鎖兩週(相當於台灣四級警戒)。

這一紙封城令,不只將南越19省按下暫停鍵,更徹底打亂廠商們的陣腳,本來滿手訂單要加班趕工,被迫停工。且兩週後不但未如期解封,反倒封城令一延再延、不見盡頭。嚴峻疫情下,從台商、當地勞工到下游品牌商,恐怕都難以倖免。究竟越南疫情將如何衝擊產業?《遠見》以下三點解析:

截至8月中,越南累積確診數突破34萬人,較4月暴增逾百倍。達志影像圖/截至8月中,越南累積確診數突破34萬人,較4月暴增逾百倍。達志影像

台廠困境〉 

「三就地」政策如豪賭,寧可停工

「其實大家過去一年防疫都準備很多,但這次真的超乎廠商的防疫能力。」陳銘東很無奈,疫情嚴重到全面封城是始料未及的。

尤其,這次重災區胡志明市,還是「運動機能品生產重鎮」,包括全球最大鞋廠寶成、台灣紡織股王儒鴻都在此設廠。今年,業者本都接滿了歐美復甦潮訂單,如今卻得在一紙封城令前戛然而止。

雖然,越南政府緊急開出折衷方案「三就地」,只要廠商落實員工「就地生產、就地吃飯、就地休息」便能復工。許多工廠也在第一時間張羅物資、準備三就地,然而,大多卻在申請過後自願放棄。

業者直言,三就地其實是場「高成本、不成功便成仁的豪賭」,大多台商根本不敢貿然嘗試。

三就地原理,是將員工隔離在工廠,避免外界感染。但,一家年營收數十億的傳產總經理吳曜宇(化名)分析,三就地的高昂花費,本身就是一大困難。

員工住工廠,業者得負擔居住的帳篷、三餐等費用,且為鼓勵員工上班,勢必得祭出高額薪資,更令中小企業吃不消的,還有政府要求每幾天要進行一次全廠快篩。

儒鴻董事長洪鎮海在法說會透露,「我們越南五個廠加起來,光是快篩,一個月就要多花20到30萬美元。」而且,高成本還無法換得產能全開,只能適度維持生產。

此外,吳曜宇進一步指出,三就地更是場「不成功便成仁的豪賭」。一旦快篩偽陰性、漏網之魚確診者入廠,很可能就變成染疫群聚。因此,多數台商寧可停工,也不願擔負高成本和風險復工。

洪鎮海指出,長達一個多月的疫情封城,已令許多小廠捱不住、收攤不做,甚至連儒鴻都開始和客戶協商,可能需要轉出部分訂單。

據越南成衣紡織協會(VITAS)統計,目前有30~35%的紡織業廠商,恐怕因這波疫情面臨倒閉。

員工煎熬〉

封城斷炊,經濟、家庭陷入拉鋸戰

「我才離家沒幾天,就非常想念丈夫和女兒。每天晚上和他們視訊,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44歲的程氏海鄢(Trinh Thi Hai Yen)對《越南快訊》(VnExpress)說,礙於沉重經濟壓力,自己只能選擇進入工廠三就地上班,在封城解除前,她基本上沒機會再返家見親人一面。

另一頭,35歲的文(Van)和丈夫則因工廠停工、薪資大減,快要養不活孩子和中風的父親。她透露,「這幾天我們只能待在家,吃便宜的飯菜勉強過日子。」

像他們這樣,夾處經濟和家庭的拉鋸戰,已是目前許多越南勞工的縮影。吳曜宇表示,他廠內大多是20至40歲的女性勞工,同時肩負養家和照料兒女的重擔,要進工廠三就地,很掙扎也很困難。

目前,幾家業者初步調查下來,大多只有不到半數的員工願意實施三就地。然而,員工選擇停工後,則可能面臨到薪資打折扣,甚至領不到薪水的困境。

以陳銘東的公司來說,由於工廠大、資金足,還能給員工全薪、支撐停工生活。但也有不少中小型工廠選擇砍薪、不支薪,若封城持續未解,員工遲早面臨經濟困境。

品牌商焦慮〉

 Nike、Adidas面臨斷貨危機

至於下游終端品牌,恐怕也沒能倖免於這次越南疫情爆發。

近年在美中貿易戰、成本、關稅考量下,製造業大舉前進越南設廠,台灣製鞋三雄寶成、豐泰、鈺齊,甚至重押近一半產能在越南。反過來,品牌也很仰賴越南製造,如Nike就有半數鞋子來自越南。

好巧不巧,今年品牌庫存低,又逢歐美報復性消費,已嚴重供不應求,如今再殺出越南疫情這隻黑天鵝,更令品牌面臨斷貨危機。

IHS Markit指出,越南疫情爆發,已造成7月製造業斷鏈,產品交期的延長幅度,恐怕是十年最長。貿易數據公司Panjiva以Nike越南進口比重估算,直言今年Nike很可能面臨斷貨危機。

吳曜宇分析,其實不只下游成品,許多中上游產業也都在越南生產,以紡織業來說,若越南布料停產,勢必影響到各地下游成衣廠。越南一斷鏈,全球都會受衝擊。

更慘的是,目前亞洲、非洲的製造重鎮,都紛紛遭Delta變種病毒狙擊,品牌想臨時轉單、調度都難。短期來看,品牌供貨不足、斷貨,幾乎無可避免。

陳銘東提醒,按照供應鏈遞延效應,斷貨潮很可能在兩三個月後來襲,屆時,品牌端應會呈現「極好和極壞」的兩極現象。

準備足、反應快的品牌,便能如期趕上聖誕節銷售季上架,甚至趁機搶食市占率;來不及應急的品牌,則恐面臨無貨可賣的危機。

雖然目前台商停工,看似暫解染疫危機,然而,並不代表就可高枕無憂。吳曜宇透露,其實廠商處境很尷尬,夾在政府、品牌、員工,和自身獲利間多方拉鋸。

拉鋸戰中,政府希望工廠停工防疫、品牌期待供應商盡快交貨、員工想顧生命也要顧飯碗,廠商自己,則頂著營運賺錢的龐大壓力。

不過幾經掙扎,台商最後都表明,員工還是第一。「能顧好錢跟人命是最好,但現在只能取其一,當然還是生命優先。」陳銘東說。

停工期間,陳銘東的工廠幾乎不計成本來保障員工,不只福利照舊、薪資照給,甚至還給予補貼。

更重要是,其實廠商保障員工、救人同時也在自救。一來,唯有在廠商和員工互信之下,防疫、疫調才會有效;二來,越南缺工嚴重,若員工不滿離職,廠商很可能在疫情趨緩後,隨即碰上人力荒。

保住員工,其實也是保住疫情趨緩後,工廠能立即上線的產能。

解封遙遙無期,顧好生命要緊

陳銘東苦笑,「其實我們已經做最壞打算、不期待8月復工了。」截至8月20日,越南單日確診人數還突破萬人,意謂著距離解封,恐怕還有得等。

不坐以待斃,業者祭四招措施:

一、國際佈局調產能:紡織股后、聚陽董事長周理平在股東會透露,由於公司國際布局、廠區分散,受影響產能僅13%,「聚陽全球有五個生產基地,可透過移轉訂單解決。」預估能將疫情影響業績,控制在2、3個百分點內。

二、加班趕工、找外包:洪鎮海表示,儒鴻已和品牌協調,將在疫情趨緩後全力加班趕工,同時也在東南亞積極尋找外部代工廠,力拚在第四季補回停工訂單。

三、疫苗施打:台商們都認為,疫苗仍是工廠復工的關鍵和長期解方。周理平表示,聚陽目前已積極和當地政府協調、陸續安排員工打疫苗。

四、分散風險:「這次疫情告訴我們,集中設廠可以省管理成本,但相對風險也高。」洪鎮海說,長遠來看,未來設廠布局,勢必會分散風險,避免過度集中單一區域。

儘管,現在所有人都在追問復工和解封,洪鎮海還是語重心長強調,「人命終究比其他事更重要,所以我認為短暫犧牲不要看在眼前。生命最重要,賺錢其次。」

陳銘東感慨,現在不能過度悲觀,「反正先蹲,等員工健康地回來上班,我們出貨給客人賺錢、大家開心拿獎金,這樣是最好的。」

業者殷殷企盼,只望這一日能快點到來。王昱翔整理圖/王昱翔整理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型冠狀病毒製造業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