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村上春樹的小說中,有「他」登場的身影——與村上30多年同事兼摯友的插畫家

村上春樹的心許之人
文 / 一流人    
2021-07-16
瀏覽數 24,200+
在村上春樹的小說中,有「他」登場的身影——與村上30多年同事兼摯友的插畫家
村上春樹。取自wakarimasit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安西水丸是以繪製村上春樹書籍插圖而聞名的插畫家。兩人過去在村上春樹寫小說又同時經營爵士咖啡館時,在店裡認識的,以工作上的同事和摯友身分共度了30餘年。(本文摘自《雖然血淚,我還是喜歡翻譯》,作者為權南姬,以下為摘文。)

幾年前,安西水丸突然過世的時候,村上春樹在追悼文中如此描述他:

我為數不多的心許之人。

村上春樹十分怕生,能與他以摯友的身分度過那麼漫長的歲月,可見是多麼合得來的人,然而這兩個人除了喜歡書、音樂和電影這些共通點以外,其他方面都是完全相反的。

舉例來說,春樹很喜歡燙衣服,簡直可以說是他的興趣,所有衣服他都會拿起來燙過再穿。相反地,水丸則喜歡皺巴巴的舊衣服,買了風衣就穿著去洗澡,把全新的衣服變成舊衣服來穿,在他的字典裡沒有燙衣服這回事。

嚴重偏食的兩人,村上春樹非常喜歡蔬菜,安西水丸則是一提到蔬菜就十分厭惡,還會一邊說「那種雜草怎麼可能吃得下去啊」。

眾所周知,春樹過著規律的生活,是個到了晚上九點就鑽進被窩的乖乖牌。但是,水丸卻總是在太陽下山後,沉浸於夜晚的世界,大口暢飲至爛醉如泥,這就是他的風格。據說他也經常趴著睡在銀座的路上(這位和酒有關的英勇故事可謂無窮無盡)。

村上春樹如果有一個月份的連載,他會在一個星期內全部完成,接著剩下的三星期就像無業遊民一樣玩樂。安西水丸則像個工作狂,據說一整年玩樂的日子恰恰只有春節的三天連假而已。

兩人的年齡差了七歲(安西水丸較為年長),即便如此,色彩鮮明的兩人依然親密地相處了很長一段歲月。

村上春樹作品。取自nappa, CC BY 2.0,via Wikimedia Commons圖/村上春樹作品。取自nappa, CC BY 2.0,via Wikimedia Commons

要說有多親密的話,在村上春樹的小說中,處處都有安西水丸的本名渡邊昇登場的身影。短篇〈象的消失〉裡的大象飼育員、〈家務事〉中妹妹的男朋友是渡邊昇。《挪威的森林》的主人翁「渡邊徹」也是這個名字稍微變形過的產物。有著渡邊昇出場的小說,則由渡邊昇繪製插畫。

這樣的摯友在工作過程中倒下,兩天後就因腦溢血過世了。我在聽聞他突如其來的離世消息時雖然感到震驚,卻先擔心起「村上春樹先生該怎麼辦呢?」

在他去世之後,看到在村上春樹出版的新書中(話說回來,這本書就是前面提到的《村上先生的所在》)陌生的插畫,才真正感受到安西水丸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村上春樹清爽的文字和安西水丸恬淡的插畫可說是天作之合。 《雖然血淚,我還是喜歡翻譯:我的書桌、女兒、老狗,還有那些療癒我的日本大作家》,權南姬著,李煥然譯,馬可孛羅文化出版圖/《雖然血淚,我還是喜歡翻譯:我的書桌、女兒、老狗,還有那些療癒我的日本大作家》,權南姬著,李煥然譯,馬可孛羅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朋友閱讀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