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單身族群即將成為社會多數分子

文 / 林季蓉    
2003-01-01
瀏覽數 17,750+
單身族群即將成為社會多數分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久前,一則意外曝光的課徵「單身稅」以刺激生育率的傳聞,造成群情譁然,即使是已婚生子的族群也不敢茍同,國內幾位知名的單身政治和媒體人物更是紛紛發出高分貝的不平之鳴。

雖然事後證明一切只是假設性的學說,絕不可能發展為具體可行的政策,整個事件倒是傳遞了一項頗值得玩味的訊息,那就是即使在「多元化社會」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的今天,單身人口仍被視為具有討論價值以及開發空間的社會族群。

是貴族還是公害?

以單身女性而言,當代的大眾文化裡尤其不乏形象鮮明的例子,例如美國HBO發行的電視影集「慾望城市」裡那四名成天上館子、討論男人的都會單身女子,或是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BJ單身日記」裡悶在公寓裡吃零食、看電視,時而自得其樂、時而自怨自艾的女主角布麗姬.瓊斯。

然而,在現實生活之中,這些充滿生存能力,並且散發迷人風采的單身女子真的是典範或者是常態嗎?

根據去年11月間相繼在美加地區出版的兩本以單身女性為題的書籍——美國作家貝滋.以色列(Betsy Israel)所寫的《單身女子: 二十世紀未婚女性之祕史》(Bachelor Girl: The Secret History of Single Women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以及加拿大作家伯滋佛.費萊澤(Botsford Fraser)所寫的《獨居:單身女子的私密生活》(Solitaire: The Intimate Lives of Single Women),上述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

這兩位作者都不約而同地指出,即使現今社會中的單身女性已經成長為「潛力雄厚的社會經濟團體」,她們仍然被視為「特殊利益團體」,並且尚未徹底擺脫社會的邊緣或外圍份子的負面形象。

費萊澤在書中將單身女性的生存環境比喻為「在低漥的河床邊興建一座花園,分明是在冒險,而且看起來有一點怪異,也絕非一般人的選擇。維持這種生活方式需要大量的心力和專注,因為這座花園永遠暴露在外來力量的衝擊之下。」

費萊澤替單身女性的現況做出了相當悲哀的結論。她認為單身女子還是會引來旁人的異樣眼光,因為多數人認定她們一定是怪人,才會落得單身的下場。而且不論她身在何方——可能是靜坐在醫院的候診室裡,也可能是遨遊在網路世界的迷宮裡——她註定會找到她自己的故事:一則道盡單身女子不確定未來以及無法避免的缺憾的故事。

至於單身男子是否也承受如此險惡的生存壓力,或許另有專家學者為文探究。不過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單身族群和其他社會成員之間,似乎還是存有一種不輕鬆、不自在的互動關係,而且男女皆然。

所以我們的日常生活詞彙當中有著令人艷羨神往的「單身貴族」,也有充滿批判和惡意的「單身公害」,當然還有沿用已久、卻早已不再合乎時宜的「老處女」和「老光棍」。這些用詞在在意味著這些單身族群可能會影響、甚至妨礙到社會中的其他成員。

單身代價高

日本甚至於還出現了「單身寄生蟲」這種嶄新名詞,專門用來形容那些寧可和雙親擠在狹小的空間裡,也不願意搬出去自立門戶的成年未婚男女;一般認為這些單身寄生蟲賴在雙親家裡的目的,不外乎是為了省下房租和一切生活開銷,好滿足個人的物質需求。

被貼上寄生蟲標籤的單身男女辯稱,日本物價高昂,如今又陷入二次大戰後最嚴重的經濟恐慌,他們難免對未來感到恐懼,因此不敢輕易走上婚姻之路;他們同時也不忘呼籲日本政府提出獎勵結婚的具體方案,好讓他們早日洗清好逸惡勞和不負責任的單身形象。

顯然單身的刻板印象依舊根深蒂固,並沒有隨著時代變遷而得到修正。更悲哀的是,維持單身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並不止於精神層面而已。其實即時他們不用繳交儼如罰款般的「單身稅」,多數單身族群已經在職場、消費市場以及政府政策當中付出可觀的「財務代價」。

美國單身人民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ingle People)特別以員工、消費者和納稅義務人的角度,替單身人士列舉了一部分的「單身代價」明細:

一、較少的工作福利:照理說不論已婚或未婚,同樣職等的員工理應得到同樣的待遇,但是雇主經常給予已婚員工的家屬全額或部份的健康醫療補助,但是未婚員工卻得不到其它形式的同額補償。

二、較高的稅金:舉例來說,未婚員工和已婚員工繳交同樣金額的社會福利稅,但是已婚員工卻可獲得較多的補助,原因有三:(一)有些研究顯示已婚人士的平均壽命較長,因此領取的給付總額較多;(二)從未在家庭以外地方工作、也從未繳交社會福利稅的員工遺族,可以在受雇配偶過世之後,繼續領取多年的遺族補助;(三)未婚員工的同居伴侶可能無法領取社會福利遺族補助。

另外一例為,已婚者身故將財產留給配偶,無須繳納遺產稅,然而資產總額超過67萬5000美元的未婚者一旦身故,政府可以課徵20%至65%的遺產稅。

三、保險:以汽車保險為例,許多州政府允許保險業者將婚姻狀態作為訂定費率的標準,因此保險業者習於將已婚人士列為低風險族群,例如在加州,即使保險給付內容相同,不滿25歲的未婚者的保費還是比已婚者要高出25%。

四、信用歧視:雖然「信用機會平等公約」明文禁止種族、膚色、宗教、國籍、和性別或婚姻狀態等歧視行為,但是未婚伴侶在申請購車或購屋的聯名貸款時,所獲得的條件經常比已婚夫妻不利。

五、消費者折扣:有些店家提供「家庭優惠」,例如休閒中心或健身俱樂部的會員配偶和子女只需繳付一半費用即可共享設施,不過單身族群卻無法享用此一優惠。

半數以上美國人沒結過婚

為了替單身人士爭取合法的利益,美國單身人民協會一再的提醒社會大眾,在一個民主制憲的社會裡,政府和企業以多數人的需求來作為制定法令和政策的考量依據,自是無可厚非。然而在現今多元化的社會裡,個人和少數人的希望也應該要得到基本的尊重。

因此,政府和企業在訂定條例和福利制度時,不應該再像半個世紀以前,以夫妻共同撫養子女的傳統家庭作為準則。

今天的社會裡充滿各式各樣的家庭組合,有些人選擇以不同的方式,闡釋家庭的社會價值。不見得每個人都一定會結婚,或是希望結婚;有些婚姻之所以終止,也不見得是因為其中一人撒手而去,卻是許多婚姻最終以離婚收場。

有趣的是,根據2000年美國人口普查報告,8,200萬名成年美國男女還處於未婚狀態,約占美國全人口的30%,其中大約58%從未結過婚,其餘則為離婚及喪偶者。

此外,超過48%的美國家庭由未婚的個人所組成,大約40%的就業人口為單身。

人口普查局並且預估,介於五歲和八十五歲之間的男女一生當中處於未婚狀態的時間將超過已婚時間。

綜合這些數據,單身族群在人數上顯然並非勢單力薄的少數,可是一旦論及社會定位和法定利益,卻還是屬於被輕視、忽略和矮化的一群。

其實,傳統認知中的單身定義已經無法涵蓋現今社會中各種狀態的單身身分。單身族群並不侷限於已屆(或已逾)適婚年齡的未婚男女,許多單身者屬於所謂的「熟齡單身」,他們可能已經擁有異性或同性的同居伴侶(雖非法定配偶),或是已經離婚或喪偶。

有些從未結婚的人主動選擇單身,有些則非一己所願,只是主觀或客觀條件不容許婚姻的選擇,例如生活環境的封閉、家庭負擔、健康狀況、個人性向、工作屬性和法律規定等等;而有些人就只是單純還沒碰到合適的對象罷了。

單身只是一種生活方式

也許人性本質中對於單身的附加價值——自由、自主、獨立以及在相當程度的保障和安全感——帶有愛恨交加的複雜情緒,讓我們特別關注、也特別挑剔單身族群。

紐約大學性別研究中心主任卡洛琳.丁蕭(Carolyn Dinshaw)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對「單身」這個用辭提出了她的質疑。丁蕭認為一再強調個人的婚姻狀態已經不合乎時代潮流和精神。

女性即為女性,男性即為男性,若一再強調單身,好像「成雙成對」才是標準和常規,單身就變成一種有待解決的問題、甚至麻煩。

在一個追求理性互動和和諧共處的社會裡,不同族群之間看待彼此的方式,將影響社會的每一個成員。依目前單身族群人數以及經濟社會力量的成長幅度來看,不久之後單身就可以被視為一種生活方式,而非與個人福祉相關事物的衡量標準——道德面和利益面皆然。

所以,當你在咖啡廳裡看到鄰桌的銀髮族聊得非常起勁時,不僅手舞足蹈,而且還口沫橫飛,別以為他們一定是在批評養老院的伙食,或者是在比較兒孫們的成就。

如果你決定豎起耳朵聽個究竟,可千萬別露出驚訝的表情:沒錯,他們正屬於人數日眾的單身族群,而他們的話題很可能是前晚約會的對象。

本文出自 2003 / 01 月號

第19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