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知識工作者績效的藝術和科學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2-12-01
瀏覽數 11,800+
知識工作者績效的藝術和科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早在1959年,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就堅信必須更注重知識工作和知識工作者。大約四十年之後,他可能是出於挫折感而向學術界和實務界宣告,「我們在2000年時對知識工作者(knowledge worker)生產力的瞭解程度,大約相當於我們在1900年時對於如何提高勞力工作者(manual worker)生產力的瞭解程度。」

當今大多數的企業人士大概都會同意杜拉克的想法——知識工作很重要。他們瞭解,知識工作是創新的核心,而創新本身正是組織永續發展和長期成長的關鍵。知識工作也是組織運作上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果在本世紀,企業強化知識工作者生產力的幅度,接近上個世紀企業提高勞力工作者生產力的程度(大約提高了五十倍),那麼效益將會極為驚人。從較短期來看,延攬和留住最優秀的知識工作者攸關組織的成敗。最後,注重知識工作者的績效,可以將一些通常是分開進行的工作結合在一起,例如策略規劃、組織設計、資訊科技投資。

在上述這些情況之下,我們發現,知識工作者績效這個問題太有趣了,讓人無法忘懷。我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研究這個主題,結果發現,這些有趣的問題有時候相當棘手。要解決真正有趣的問題,可能需要創造一些嶄新的概念和工具。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2 / 12 月號

第19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