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市場淘汰機制失靈

文 / 高希均    
2002-12-01
瀏覽數 16,000+
當市場淘汰機制失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供給過剩

研習總體經濟的一個大議題總是環繞著通貨膨脹(inflation)。物價有時因為成本上升而引發;有時是因為太多的貨幣,追逐太少的財貨。當前在幾個重要經濟體中所出現的卻是:成本下降所引發的物價停滯,甚至下跌;以及太多的財貨追逐太少的購買者,出現所謂通貨緊縮(deflation)。

主計處在11月上旬指出台灣也已出現物價走低、通貨緊縮跡象,例如今年1~10月的消費者物價年增率為-0.26%。

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使它本身擁有低廉的生產成本,再配合了先進國家提供的現代科技、資金與市場,製造了各種廉價的消費品。這使得高所得國家面臨了半世紀以來少有的經驗:消費者所需要的財貨,不僅「中國製造」供應無缺,而且價格也愈來愈便宜。經濟學家過去擔心「短缺」,此刻卻擔心「過剩」。高科技領袖之一的溫世仁,一直在注視這個趨勢,並且正在撰述《供給過剩的經濟世界》。

台灣社會正在經歷一個廣義的供給過剩(over-supply)的現象:試看當前的狀況:太多的銀行、太多的媒體、太多的大學、太多的民意代表……。

「太多」的另一端是「太少」:這是多大的諷刺,在「太多」之中,我們居然找不到接近世界一流水準的銀行、媒體、大學、智庫、議員,以及乾淨的政商關係。

(二)市場調節失靈

按照市場經濟的運作,如果貨品或勞務「太多」,就會透過競爭,使價格下降、利潤下降,造成供給減少,使「太多」消失,趨向供需平衡。但是,在台灣現況下,至少有兩股力量阻擋了這樣重要的調節機制:

第一,非營利組織,如國會、政府機構,可以在不計盈虧,也不在乎市場機制之下,我行我素,只計較自己的利益。

第二,即使受市場盈虧所左右(如電視台),大多數的經營者寧可在虧本邊緣掙扎,也不肯急流勇退。這就產生了「太多」的持續存在,造成了三個可怕的後果:

(1)專業水準難以提高:以媒體為例,有限的人才,分散在太多的大小媒體,使每一個媒體的平均專業水準都欠理想。

(2)正派經營難以堅持:因為同業太多,競爭太烈,市場占有率太小,就有人在道德邊緣與法律邊緣經營;一旦犯錯,也使同業受累。

(3)「合理利潤」難以獲得:太多的企業也就在「你死我活」、「不死不活」中艱苦生存。

(三)到處出現了「濫」

台灣這個開放、多元、民主的社會,表面上看來多姿多彩,充滿生命力。仔細觀察,多姿多彩的背後都有揮不掉的陰影:盈利少、研發少;人才差、品質差;待遇低、士氣低。

這些陰影所反射的是:經營者不願面對的兩項事實:

(1)供給超過社會需要,變得「多」。

(2)「多」帶來惡性競爭,造成「濫」。

再簡單地說:超過需要的「量」就是「多」,不適當的「多」就是「濫」。

凡是低品質的、不入流的、不守信譽的產品、服務、個人言行、政治承諾、社會現象,過度的發生及持續的出現,就是「濫」。因此,大家常聽到了這些名詞:濫貨、濫造、濫取、濫伐、濫調、氾濫成災……。

「多」與「濫」互為因果。太「多」的電視台,就容易製作「濫」節目;太「多」的出版社,就容易出版「濫」書;太「多」的民代人數,就容易冒出「濫」的民代;太「多」的政治考量,就容易使政治人物「濫」信。

(四)建立淘汰機制

當供給「太多」時,當然要讓市場的力量決定存活。以銀行為例,該倒的讓它倒,該判刑的就要坐牢。1997年金融風暴,韓國政府即以鐵腕重整誠信,當今南韓總統金大中的兩個兒子也因受賄先後遭判刑。日本金融界十年來不敢開刀,而仍陷於「彌留」狀態。

以平面媒體為例,按理因為強烈競爭,產品品質會更好,價格會更低,讀者得到更多實惠;可惜的是,有些媒體為了銷售,犧牲了品質與專業,從事惡性競爭,啟動了「劣幣逐良幣」的風潮。目前八卦之氾濫,就是明證。

當「濫」持續存在,就會產生失去紀律與犧牲品質的惡性循環,更會喪失淘汰「劣幣」的機制。這不應當是台灣的宿命。扭轉的起點,就是要從淘汰「濫」開始。這應當要從各方面同時著手。

不同的產業,當然要用不同的策略。

公立大學多而少特色,就是預算分配上平均主義所產生的「普通平庸」。解決之道,就是勇敢地推動「重點大學」。

銀行呆帳過高,不是靠耐心拖,而是靠決心來立刻整頓,包括對犯法的銀行家繩之以法。法務部長陳定南有強大的民意支持,要勇往直前,「即使動搖國本」也絕不鬆手。

對經營不良的貸款、獎助、津貼、優待等的決定,不要在人情關說及選票考量下,造成「扶不起的阿斗,變成了財政上的痛」。財政部長李庸三、主計長林全展現了難得的政治擔當。

簡單地歸納:

(1)處理「濫」不靠同情心,而要靠公權力的嚴格執行。

(2)不折不扣的執法——尤其針對那些居高位者、那些政商勾結者——才能減少銀行濫頭寸,嚇阻工程圍標等共犯結構。

(3)經營者(從媒體到企業)的自律,可以減少「濫」的產生。破壞公平的遊戲規則,就是「濫」的源頭。

(4)消費者(或選民)必須要以較高的道德標準做選擇(投票)。對低品質的、不講信譽的言行、商品與勞務,一律拒購。

這樣的台灣,才有可能變成一個高品質的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