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五代人傳承「用不壞」榫接木器,你必懂的大溪百年工藝!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
2021-04-20
瀏覽數 43,100+
五代人傳承「用不壞」榫接木器,你必懂的大溪百年工藝!
圖/桃園大溪老街。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到例假日,桃園大溪總是擠滿熙來攘往的觀光客。就在陣陣飄香的豆干一條街上,散落著幾家木器店。推開大門,淡淡檜木香撲鼻而來,抬頭一望,被歲月燻黃的斑駁招牌,彷彿低吟著木器業的興衰起落。

提到大溪,閃出腦際的就是「豆干」兩個字,殊不知木器才是最珍貴的百年資產。1843年,板橋林本源家族從新莊遷居大溪,建造四公頃的「通議第」豪宅(現為大溪國小、運動公園),特地從唐山聘請木匠師到台灣施作,灑下木器產業的種子。

而位於大漢溪下游,方便取得角板山周遭木材、緊鄰雙北的大溪鎮,得天獨厚的讓木器店從中央路延伸至和平路、康莊街、信義路一帶。1980年代的全盛時期,有4、500家店,從業人口近3萬,養活大半的鎮民。200多公尺的和平路上就有40多家店,已繁衍至第五代。

遊客總以「豆干」標記著桃園大溪,但其實木器才是大溪最珍貴的百年資產。陳之俊攝圖/遊客總以「豆干」標記著桃園大溪,但其實木器才是大溪最珍貴的百年資產。陳之俊攝

大溪200年木器產業傳承五代

177年來,木器業歷經時代洗禮、高速公路通車,重心轉移至員林路,店面驟減至200家,但隱身於幽長巷弄的木器工廠,仍持續譜寫著傳統技藝的精神。

一早來到大溪月眉路巷弄內的堂和木器廠,踏入一片覆蓋風霜的鐵皮屋,宛如闖進時空隧道,耳邊傳來女主人訴說著光陰的故事。

一位身材高挑、挽髻的40歲女子,在木屑飛揚的狹小場所,專注打磨神桌。她正是全台唯一做神桌的女木匠師黃裕凰,16歲跟父親學藝,從門外漢到一眼看出木頭好壞、作出令人激賞的神桌,全靠傷痕累累的雙手換取而來。

堂和木器廠女木匠師黃裕凰堅持「憨厚實在」的工匠精神。陳之俊攝圖/堂和木器廠女木匠師黃裕凰堅持「憨厚實在」的工匠精神。陳之俊攝

23歲的她懷第一胎才40天,左手掌就被機器削去一片肉,緊急送醫後,必須全身麻醉,取鼠膝部皮膚植皮,但胎兒可能不保,她抵死不從,僅同意半身麻醉,縫合傷口時,硬咬牙挺過去了。沒多久,右手又被大台電鋸機往前拖,縫合5、60針,造成永久性無法伸直。

黃裕凰儘管植了皮,但深咖啡的印記永不褪色,她的經歷正是所有木匠師的日常,而大溪木器的輝煌歲月就奠基在這一道道的傷痕上。

黃裕凰掌上深咖啡的印記,象徵著大溪木器的輝煌歲月。陳之俊攝圖/黃裕凰掌上深咖啡的印記,象徵著大溪木器的輝煌歲月。陳之俊攝

堂和木器廠》全台唯一神桌女木匠師

她的名片背面印著斗大的「女俠愛木藝」五個字,沒有比這個更傳神的描述了。黃裕凰無視傷疤、滿身的木屑,亮麗外表下藏著不服輸的男子漢氣魄,「在這一行混久了,講話變得很簡潔像男人,」她二話不說,扛起神桌裝車送貨,用行動證明「男人能做的,我也可以做。」

24年的打磨,讓她2.5天就能獨立完成一組神桌,打敗全台無敵手,高超技藝塑造出專業形象,很快贏得口碑,成為「堂和」的最佳代言人。

10幾年來,堂和的知名度日益響亮,她的薪水卻一直維持在2萬元不變,但黃裕凰從不抱怨反而感恩,「我沒有一丁點天賦,全靠父親的手指頭不斷敲打我的額頭,才有今天,生活夠吃夠用就好了」。

憨厚實在的工匠精神在她身上表露無遺。黃裕凰指著一組明式神桌說,我一定會讓客人看「白身」(未上漆木頭)後再用色;不會欺騙客人,將樹皮刨掉換邊製作,這樣的木器不到幾年就會腐蝕。

全台唯一做神桌的女木匠師黃裕凰。陳之俊攝圖/全台唯一做神桌的女木匠師黃裕凰。陳之俊攝

「信用」正是大溪木器業源遠流長的關鍵。每家店幾乎都是終身保固,只要非人為破壞,一定負責到底。隆達傢俱行第三代接班人林繼達說,這是讓神明、祖先用的,必須對得起良心,用上百年都不是問題。

真材實料,讓大溪的木器幾乎「用不壞」,有客人想換新,請店家回收舊神桌,狀態還很好,老闆也不會重新上漆轉賣。每個木匠師都異口同聲說,「這種缺德事做不得」。

百年來,大溪木器店幾乎不請業務員,都是靠「信用」口碑相傳。有客人剛開始只做神桌,陸續又訂製書櫃、衣櫥、壁櫃,下一代也跟著買,回客率平均有五成以上。

隆達傢俱行》大溪木業的縮影

來到康莊路上的隆達傢俱行,各式各樣的神桌、神轎、櫥櫃擠滿整家店,僅剩一人寬的走道,黃裕凰笑說,「這裡就像雜貨店,是大溪木器業的小縮影」。

林繼達的祖父就開始製作手作家具及神桌。當年大戶人家會給女兒一牛車的實木嫁妝:床鋪、衣櫥、五斗櫃、桌椅、梳妝台、碗廚等,這可是村裡一等一光彩的事。

傳承到林繼達,只要客戶說得出口,他就做得出來,「樣樣精通」已成大溪木匠師的特色。難怪,當詢問他最擅長什麼時?他想了半天、摸摸頭說,「只要能賺錢的,我都擅長、都會做。」

這都要感謝挑剔的雙北地區消費者,工匠師得與時俱進,才能拿到訂單。所以當南部還停留在傳統細腳神桌時,大溪已改良成粗壯、紮實的桌腳,甚至改變了南部的消費習慣;木匠師更是抓緊社會脈動,客製化、縮小神桌尺寸以符合小家庭需求。

隆達傢俱行負責人林繼達。陳之俊攝圖/隆達傢俱行負責人林繼達。陳之俊攝

協大木器行》「神桌」技藝驚艷國際

不要小看大溪的神桌,曾經養活整條和平路上的木器店。大溪規模最大的協大木器行所製作的神桌一直深獲寺院喜愛,1998年協大木器行負責人李炳榮因緣際會製作高雄阿蓮鄉光德寺的佛桌、佛龕設計製作案,讓外界驚艷到大溪的工匠技藝,陸續湧入佛寺、道場的訂單,甚至還越洋幫美國、馬來西亞的寺院設計、製造佛堂用具。

多年來,協大已為上百家寺院打造佛堂用具,羨煞諸多同業。令人驚訝的是,這裡從不削價競爭,受訪的木器行老闆都不假思索說,每家店都有自己的客源,不會有同業去搶別人的客戶。

大溪的木器行幾乎都是街坊鄰居,很多同業從小玩到大,這裡沒有惡性競爭的商場文化。甚至有客人上門問「你們是協X店嗎」?李炳榮也會立即回答,不是喔,你說的哪一間店是在XX街上……。

協大木器行負責人李炳榮。陳之俊攝圖/協大木器行負責人李炳榮。陳之俊攝

北大溪、南鹿港!復興「手做傢俱」榮景

原來,日據時代木器業成立聯誼社團「協義社」,加上木器需要木工、鑿花工、漆工三種師傅協力完成,很多木匠店開業時,都屬意用「協」字命名,至今仍保有許多協字輩的店,外地人不易辨認。

多年來,大溪客製化的神桌早與鹿港齊名,享有「北大溪、南鹿港」的美譽,但隨著時代轉變,加上大量進口家具競爭,木器行也面臨轉型危機。

協大木器堪稱是成功的轉型代表。當年,李炳榮繼承家業,負責行銷與管理工作,此舉也讓協大得以躲過1990年代中國大陸、東南亞廉價木家具進口的衝擊。

他深信創意可以讓傳統重生,在「實木榫接」的底子上,融入設計元素,例如製作寺廟系列的中國式花格窗門,佛龕佛桌,以及生活系列的太師椅、餐桌、椅子、櫥櫃、床組、仿古傢俱等,兼具現代與典雅的木器獲得市場肯定。

協大木器行的「實木榫接」。陳之俊攝圖/協大木器行的「實木榫接」。陳之俊攝

2000年,故宮委託協大仿製宋代家具參展,贏得外界讚譽;2002年,協大還幫陽明山永明寺設計裝設,樑棟、牆面、佛桌均採用高級木料,天花板蓮花燈心則運用現代的光纖材料,展現大溪傳統木藝的新風貌。

打通兩間店面的協大木器門市,就位於熱鬧的和平老街(豆乾一條街)上,從進口木材到銷售的一條龍服務,跳脫傳統經營模式,甚至開發出高端客戶的市場,從床組、桌椅等大家具到洗臉台、衛生紙盒均以實木接榫製作。

「這種客戶不多,但好的木製家具值得一輩子珍藏,」李炳榮深信透過教育、行銷宣導,手作家具會受到消費者喜愛。

合成木器》二代開展木器產業未來

不僅協大迎來第二春,「合成木器」老闆鄭金和的手藝也重新被看見,還意外幫兒子鄭仁傑開啟第二個職場人生。

八年前,鄭金和抵擋不住外國家具的傾銷,轉行開「山豬湖」養鹿場,逐漸打出口碑。孰料,2019年大型實木會議桌與餐桌蔚為主流,設計師委託製材所製作,擁有技術的他隨即被製材所看上,重操舊業。

原本在外工作的鄭仁傑有感於父親過於辛勞,機械科畢業的他辭去職務,一頭栽進木藝的世界。今年38歲的他無師自通,設計製作家裡所有木器用具,還在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展出。

合成木器第二代鄭仁傑。陳之俊攝圖/合成木器第二代鄭仁傑。陳之俊攝

儘管,已進入一年中最冷的時節「大寒」,大溪的冬陽依舊讓人睜不開雙眼,拿著沈重器具的鄭仁傑一腳站在木凳上、一腳踩在原木上,打磨一塊長280公分、直徑130公分的檜木。「打磨好送至油漆廠上色後,客戶會放在屋裡當成裝飾品,這房子得有多大啊!」他莞爾地說。

鄭仁傑日常生活很規律,每天清晨4點餵食鹿群後,就到工廠製作,儘管眼鏡、衣褲都沾滿木屑,他也不以為意、撥撥額頭的汗珠說,「大溪敢拿這種機器的師傅不超出10個,我花半天時間完成,代工費8000至1萬元,要去哪裡找這種工作?」

訪談不到15分鐘,手機就響個不停,又有設計師來催貨了。鄭仁傑接著客戶一通又一通的電話,眼裡散發出光芒,彷彿看到大溪木器業的未來。

不僅鄭金和傳承有人,他小學同學李炳榮的協大木器廠裡,也看到一線曙光。

從協大木器行,轉進狹長工廠,耳邊響起吵雜機械聲,兩位70歲、60歲的工匠師聚精會神製作神桌。

協大木器行旁的工廠中,兩位工匠正在製作神桌。陳之俊攝圖/協大木器行旁的工廠中,兩位工匠正在製作神桌。陳之俊攝

隨著視線移動,意外看到張充滿朝氣的臉,來自木匠師家庭的22歲黃國豪正在裁切木板。耳濡目染的他高中畢業後,在鄰居引介下,到協大當學徒,「我非常喜歡木藝,不覺得這種工作很辛苦,」黃國豪微笑地說。

協大木器行22歲學徒黃國豪。陳之俊攝圖/協大木器行22歲學徒黃國豪。陳之俊攝

大溪木器業「希望的種子」逐漸萌芽。接近黃昏時分,當車子開進龍潭幽暗偏僻的巷子底時,赫然出現一間現代化的木器廠,寬敞空間裡,擺設著新型機器以及木屑集塵袋,穿著制服的四位同仁正準備下班離開。

洲宇木業》自創品牌轉型升級

今年34歲、同樣穿著制服的洲宇木業老闆汪宇一臉靦腆,他獻出首次的媒體處女秀。2015年,在外銷家具廠當廠長的他,經不住家族極力勸說,擔負起「自創品牌」的轉型大任。

汪宇將北美木種融入自家的設計風格,為老技藝注入新靈魂。他認為台灣的木匠技藝不會輸給北歐、日本,卻因市場、價格問題,無法名揚世界,所以汪宇一開始就聚焦中高端市場,打造客製化的高質感木器。

這兩年透過積極拜訪,洲宇已有長期合作的設計師以及網路的年輕客群。從萬年曆等文創小品到家具應有盡有。

洲宇木業老闆汪宇。陳之俊攝圖/洲宇木業老闆汪宇。陳之俊攝

連同他在內的五名成員,都身兼設計與工匠師二職。「我們都對木頭充滿感情,建教合作的實習生畢業後就到洲宇上班,」汪宇說,為降低營運成本,沒有業務員也無門市,捨棄傳統紙筆的溝通方式,透過3D動畫,將客人的抽象概念變成實體成品,減少時間成本。

創業初期的三年間,汪宇的苦難以用筆墨形容,就像祖父早年從無到有一樣,他也是從零開始,打造家族的自有品牌。汪宇承載著二代人的殷殷期盼,「我知道自創品牌很辛苦,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不試試怎知道不會成功?」他拉高語調,「我會盡力讓自己站穩腳步,才能帶領後輩們繼續走下去」。

百年來,木藝業已成為大溪不可或缺的一環,保有五代人共同的回憶,從李炳榮、黃裕凰、林繼達到鄭仁傑、汪宇,他們都在木屑堆裡長大,連下一代也是看著木頭出生。

分數不同年齡層的他們懷抱著共同的夢想:「擦亮爺爺、父親的金字招牌」,讓木器業成為大溪人永遠的榮耀。

大溪木器200年,產業繼續發光!

▍重要性:全台碩果僅存的榫接木器業聚落
木器店家數(含工廠):200餘家
從業人口:約500人
年產值:約10億元

數位專題
請問總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工藝歷史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