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對螢幕乾杯,竟讓「數字王國」撐過疫情危機!

文 / 林士蕙    
2021-04-16
瀏覽數 30,500+
對螢幕乾杯,竟讓「數字王國」撐過疫情危機!
圖/數字王國飲酒會。數字王國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20年疫情封城期間,歐美與日本等國家興起用Zoom等視訊工具辦飲酒會。沒想到,這活動竟讓好萊塢特效公司「數字王國」,從業績停擺中活了過來,還轉型成功!如何辦到?

只要在網上打上標籤 #ZoomDrinks,就可看到網友在疫情中,對著螢幕「乎乾啦」的苦中作樂留影。這樣的輕鬆活動,竟然是一間在疫情期業績一度停擺的公司:數字王國,讓全體員工奮起轉型的小秘訣。

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最早是由名導詹姆斯卡麥隆於1993年創辦,以開發好萊塢電影第一流特效為業務核心。2013年公司營運不順宣告破產後,台灣出身的謝安接手重整為香港上市公司。這幾年數字王國靠著製作好萊塢最夯的漫威系列大片特效,逐漸站穩腳跟。

然而,去年疫情對好萊塢電影產業帶來重大打擊,因為封城,電影院沒人上門,許多大片商業務停擺。身為產業一員的數字王國當然也沒能倖免。

數字王國執行長謝安。數字王國提供圖/數字王國執行長謝安。數字王國提供

謝安回憶表示,大約去年2月,美國開始有確診病例,好萊塢片商就開始恐慌。每過幾天,他都會收到又一個片商決定停拍,或同業付不出薪資的消息。那時候的心情,只能用「五雷轟頂」來形容。因為幾乎大多數的新案都停擺,僅剩已做完要等著交付的舊案,還有人勸他,把公司申請破產算了。

然而,謝安自己有點不甘心,「不想以後別人看我,心裡想的是『那個公司最後的執行長』!太丟臉了。」

他決定自己與香港總部一級主管不支薪,各分公司主管則薪減三成;最需要保障戰力的基層核心員工、薪資維持原樣的方式來削減成本。

只是包括印度、美國、加拿大與香港等據點,一個個都陷入封城後,員工長期在家辦公,心情依舊很難提振。人在台灣的謝安,一開始只是常做視訊談話,給員工打氣。

偶然看到網上興起 #ZoomDrinks視訊飲酒會的風潮後,他嘗試跟進。這個妙招,意外地激勵了數字王國的員工們。由於有以下兩點作法,讓效果格外好。

第一,高層放下身段、規則平等

飲酒會說穿不特別,許多華人與日本企業,常有主管與員工實體飲酒的活動,只是名義上同歡,職場階級仍不容逾越。但數字王國主張的飲酒會氛圍,是平起平坐。

謝安苦笑說,飲酒會才舉辦幾次,他就發現一個大問題:美國、印度與中國時區不同,若他都要視訊陪飲,得連台灣早上都喝。

在擔心影響工作下,他曾偷偷改放茶,結果被員工揭穿抗議表示「高層違規」,還表明要由他們檢查。

最後,謝安只有認輸,立下在白天時區的人可以自由選擇飲品的新規矩,自然是員工與他都一致享有。不過,若是假日時段,他都大方答應酒約,以貼近員工需求為主。

例如,曾有一位印度籍主管不幸確診,得知後,他就率領同事,每天都要上視訊關懷他。

「做特效的人,大都是藝術家性格,你感性上滿足他,會回報更多,」謝安說,在定期舉辦後,雖然大家還是見不到面,員工願意和他敞開心胸談天的狀況,變多了。

第二,自由融入家人介紹,消彌種族差異

由於在家辦公,很容易在視訊會議時,看到員工的家人入畫面。謝安從不會覺得這樣不專業,還帶頭鼓勵。

像是今年農曆年間,他就拉著自己父親與姐姐,透過視訊讓其他國家員工體驗,中國人過年的發紅包等傳統。現在,很多員工都習慣在飲酒會介紹自己家人給謝安。

由於數字王國全球團隊裡有黑人、華人、印度與白人等多元種族員工。去年疫情後不久,美國就有「黑命貴 Black Lives Matter」風潮,謝安曾馬上內部宣示對於黑人族群的尊重,以避免美國企業會有的員工種族排擠問題。

不過,這些口頭宣示,現在回頭看來,可能不如輕鬆的視訊家人介紹活動,更能消彌主管、員工間的種族與文化差異。

遊戲、串流與電影,是跨界轉型方向

光是激勵員工,真能促進競爭力嗎?疫情期間,數字王國又如何推動轉型?

謝安表示,早在疫情前,轉型的答案就擺在那裡。像在Netflix串流平台崛起後,他就看出電影這行遲早會出現收入的天花板,未來肯定是戲院與串流平台分食收入的。

同時,遊戲產業近年飛速成長,好的遊戲也需要愈來愈精緻的特效。數字王國就是要跨電影、串流平台與遊戲三個平台都做,才有辦法持續成長。

NETFLIX在疫情中趁勢高飛。Unsplash by freestocks圖/NETFLIX在疫情中趁勢高飛。Unsplash by freestocks

但在疫情前主業收入仍旺時,員工意願都不積極。因為在特效產業這一行,許多人慣有迷思是:第一流人才要做好萊塢電影;第二流人才去做電視;第三流人才只配做遊戲。所以,這些接慣漫威大片的員工,以前針對他建議,總是不屑地說,不想做那麼「Low」的工作。

直到這次疫情,員工因視訊活動養出革命情誼,以前叫不動的,現在都心甘情願跨出舒適圈去做,終於動起來。上海與北京分公司,現已全部改攻遊戲特效;北美分公司則是從好萊塢電影特效跨到串流平台。

根據《哈佛商業管理評論雜誌》報導,許多企業努力把辦公室裝潢得更華麗、或改採彈性上班,希望減低員工離職率,效果卻不佳。真正有用的,是創造能讓員工留下美好回憶的正向體驗。而這個正向體驗,需要深度詢問該公司員工的想法調整,沒有一定答案。

從數字王國來看,團隊充滿感性的藝術類人才,把酒言歡看來就是最能凝聚員工向心力的正向體驗了。

謝安認為,疫情還沒完全過去,好在轉型的方向已明確。自認在2020年,最大的收穫是:從專業經理人角色跨越出來,和全體員工成為一起拚搏的革命伙伴。

數位專題
奧斯卡93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技洞察好萊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