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的三棵橄欖樹

文 / 江振誠    
2021-02-25
瀏覽數 25,800+
我的三棵橄欖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些人可能有注意到,我的自傳電影《初心》,英文片名是《André & his olive tree》(江振誠和他的橄欖樹),在影片中,出現過三棵橄欖樹,分別代表不同時期的我。

在我小時候,橄欖樹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台灣平常看不到橄欖樹,橄欖樹,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存在。

我的第一棵橄欖樹,是我剛到南法當學徒時,宿舍窗外的那一大棵橄欖樹,似乎觸手可及,但又隔在窗外。

在我印象中,那棵橄欖樹又高又大,我覺得我就像是一個在大樹下仰望、以及偶爾乘涼的小孩。對我來說,南法窗外的橄欖樹,代表了夢想和目標,在我立志進入法國料理的文化殿堂前、在我決心要成為法國料理廚師時,時時提醒我人生的方向。

我的第二棵橄欖樹,是新加坡Restaurant André前庭的那棵橄欖樹,那是我特地從南法移植過去的,在陌生的土地上,宛如巨大盆栽般細心照料。

尋找每階段的定位,但也不忘自己出身與初衷

對我來說,新加坡的那棵橄欖樹,最大意義就是每天提醒我不要忘記我是從什麼地方來,我沒有忘記帶了我20多年的恩師,也沒有忘記自己料理的根源是什麼。更重要的,那棵橄欖樹,對我來說也是一種陪伴,激勵我去適應一個陌生而不一樣的地方。

新加坡又溼又熱的氣候,並不適合原本生長在乾燥又溫和南法的橄欖樹,必須要非常非常細心地照顧它。就像那時的我,從台灣到法國、從法國到新加坡,我一直在適應不同的工作狀態,那棵橄欖樹彷彿一路陪著我走來的同伴,一樣一直不斷在適應不同的氣候、土壤和水。我們一起努力求生,攜手在異鄉存活下來。

我的第三棵橄欖樹,則是我回到台灣後,在宜蘭家裡種下的橄欖樹,是「落葉歸根」的意義。

我把我從南法帶到新加坡的那棵橄欖樹,捐贈給新加坡植物園,讓它可以得到完好的照顧;並在宜蘭家裡的天井中,種下另一棵不同品種的橄欖樹,代表我回家了。

既是橄欖樹,又和法國的品種已經不同,是一棵可以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自然生長、朝向天空的橄欖樹,對我來說,這就像是一種實現,我在台灣這裡,承襲以前在國外的養分,找到了另一個發揮的舞台、下一個階段的自己。

數位專題
良食商機 與食俱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成長餐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