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六年級少年有志成達人

文 / 江逸之    
2002-09-01
瀏覽數 15,550+
六年級少年有志成達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最近在工作職場上備受聚光燈照射的一個族群,非六年級生(民國六十至六十九年次出生)莫屬。有人批評他們是「高高(眼界高、要求高)、低低(抗壓性低、忠誠度低)」、好逸惡勞的一代;但卻也有人讚揚他們是前仆後繼創業、勇於挑戰權威與充滿創意、爆發力的一代。

清晨八點半,走進位於民生東路的遊戲軟體公司風雷時代,只見研發部門四、五位睡眼惺忪的年輕小伙子快速地將睡袋收拾好,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完成盥洗,立刻提起精神坐在電腦前面,繼續投入前夜未完成的遊戲人物設計工作。

風雷時代是典型六年級生創業的案例,公司一半員工是七年級生,六年級生則是創業伙伴與主管,不到一百坪的辦公室,卻是擠下四十多位員工。

二十六歲的總經理詹承翰從就讀成功高中開始,就投入遊戲程式設計領域;當其他同學在補習英文、數學時候,詹承翰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同學卻是在補習程式設計,七、八個人合組一個軟體工作室,並以自行設計的遊戲軟體奪下智冠第四屆「金磁片獎」冠軍。

在軟體設計的傑出成就,終於讓詹承翰推薦甄試上中央大學資訊管理系。

兩年前,適逢網路泡沫化,但熱愛程式設計的詹承翰,為了延續遊戲程式設計的夢想,仍向親友募資新台幣600萬元,毅然與工作室的伙伴租下台北車站前的小辦公室,展開他的創業之路。

兩年後的今天,風雷時代迅速擴充到八十七個員工的規模,並在北京、日本成立分公司,預估今年營收可以突破8000萬元,每股盈餘3元。由於在程式設計的傑出表現,風雷時代成為SONY PS2遊戲機台灣地區唯一的授權軟體商,為了搶搭SONY國際行銷的順風車,目前風雷時代正加速開發PS2的遊戲。「我們要讓made in Taiwan變成create in Taiwan,帶領台灣遊戲產業走進國際市場,」詹承翰自信地表示。

在詹承翰身上看見典型的六年級生縮影,自信、勇於創造夢想、追求夢想、渴望成功的人格特質,正帶領著這一群少年達人邁向發達之路。

這一群六年級生徹底顛覆傳統的創業模式,大大吹起網際網路的.com淘金夢的號角,並旋即創造台灣線上遊戲產業的榮景,造就多位年少的二十多歲總經理;但網際網路的繁華也在他們的過度膨脹與不諳企業管理的摧殘下,迅速化為泡沫。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無論你如何看待這一代,六年級生卻也接近「三十而立」之年,快速成為社會中堅分子、就業市場的生力軍。

根據勞委會統計,二十至二十九歲就業人口占全國就業人口超過24%(見頁192表一),換句話說,每四個就業者就有一個六年級生。 以2000年國內九百四十二萬的就業人口計算,約有兩百二十八萬的六年級生投入就業市場,這相當於85%的台北市人口。這一群新新人類逐漸在職場中嶄露頭角,成為不可忽視的影響力量。

聯廣副總經理陳玲玲形容六年級生是「貪心的世代」。簡單地說,就是給的多、要的也多,「貪心地想要快速成功。」

兩極化的一代

工作態度兩極化,是六年級生的特色。

經營台中市TIGER CITY購物城的緯華集團野美國際開發副董事長邱義城,觀察現在的六年級員工的表現很兩極化,優秀的非常優秀,爛的卻非常爛,一天混過一天,「對於成功有渴望,但缺乏建構成功條件的慾望。」

現在是一個少年達人的時代,六字頭的總經理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過去三、四十歲才能完成的目標,六年級在二十多歲就快速地達到這些目標。邱義城的兒子邱維濤,六十九年次、實踐大學應用外語系大四學生,當班上同學忙著兼差當家教時,二十二歲的他已經是擁有三家3C賣場、每月營業額超過700萬元的世達電總經理,每天忙碌地過著「上午學生、下午總經理」的日子。

六十五年次,個子嬌小可愛的嚮網科技總經理高儷玲,也是一個優秀的六年級生。台大工商管理學系畢業後,高儷玲進入中信銀擔任外匯交易員,兩年前她率領著一群六年級生組成的經營團隊,成立嚮網科技,經營專攻學生社群的「優仕網」。經歷過網路泡沫化的大風大浪嚮網科技成立隔年(2001)就達到損益平衡,預估今年營收還會成長一倍。

但大多數的企業人力資源主管都認為六年級生普遍缺乏挫折容忍度、解決問題、承擔責任、合群性的能力,並且不懼怕權威,流動率也偏高。

經緯智庫(MGR)總經理許書揚指出,四年級生要在同一家公司工作長達五年,才算穩定度高,但六年級生則只要工作長達三年,穩定度就很高。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曾在接受電視專訪時,憂心地表示,e世代年輕人(六年級生)不會自我學習鞭策、危機意識低。

最近日本重新為這群六年級生,取一個稱號「六語族」,六年級上班族最常講「不知道、你沒說、我說了、我不會、還沒好、不幹了」,這六句話就充分詮釋現今年輕人的工作態度。

台灣保優美管理顧問公司經理歐元韻在處理年輕人的人力仲介時,發現台灣的六年級生也是六語族。她表示,六語族反應了年輕人的做事速度不夠快、喜歡明確的指示、缺乏責任感的特色。

部分六年級生的眼高手低、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常為公司主管所詬病。邱義城形容六年級生的工作態度是「巨人與侏儒」,員工總是高估自己的價值,把自己當成巨人,但是請他做事情的時候卻是常常說「我不會」,活像個渺小的侏儒。

逐水草而居的六年級生

強調自我、崇尚自由的六年級生,對於工作的忠誠度遠低於四、五年級,每年換工作早已稀鬆平常。

六十三年次的李山,目前是精策管理公司的顧問,曾經在三十三個月之內換了三個工作。他在攻讀伊利諾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碩士學位後,返國任職於福特汽車,待了十四個月之後,「感到工作與興趣不合,就想到外面就業市場看看,」立刻跳到美商P&G(寶鹼)工作。從福特到P&G,李山的薪資減少20%,還是抵擋不了他想要換工作的念頭。

「下一個工作不見得要待遇比較高,而是要揮灑的空間比較寬廣,」李山點出六年級生渴望有一片天空可供揮灑的需求。

歐元韻也有相同的看法,「目前六年級生像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而水草就是學習環境,」過去的知識只能從工作上獲得,但是現在知識獲得速度快,也加速學習的速度。所以要提高員工忠誠度,必須要提升公司的學習環境。

「現在台灣企業無法提供員工終身保障,自然就無法要求員工永遠忠誠,」歐元韻說。

雖然說六年級生的忠誠度低,但統一星巴克總經理徐光宇認為,「一旦六年級生認同這個環境,就會認同這個公司。」

為營造溫馨與舒適的工作環境,徐光宇舉例,對於每一個新進的員工,幹部都會舉辦「相見歡」的迎新活動,透過認識環境與工作伙伴,降低新人對於陌生環境的疏離無助感;而在日常處理工務方面,徐光宇也是做到立刻處理員工的e-mail(電子郵件),讓員工感覺受到重視。目前星巴克正職員工的每月離職率可以控制在2%。

朝向創新發展的一代

雖然說六年級生的工作表現,存在一些的負面評價,但優異的電腦與外語能力,是六年級生的最大競爭本錢,也形成五年級生的潛在壓力。

六年級是不知道貧窮為何物的一個世代,物質環境的富裕,也讓他們接受到最好的教育環境。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副授邱皓政形容六年級生是搭上台灣經濟起飛列車的一代,台灣股市上萬點(見頁201表二),讓這一群新新人類享受前所未有的繁榮生活。過去的父母要教育小孩,心有餘而力不足,六年級生的父母則是全力培養下一代。

處於一個台灣自由化、最快速變遷的年代,讓這一代的思想開始呈現多元化。邱皓政分析,四年級生處在台灣動盪不安的環境,而五年級生處在台灣內部政治力量劇烈變動的時代,保釣、中美斷交、學運、野百合運動等都牽動著五年級生的成長,但是「六年級生深受科技的影響,網際網路的興起,平行處理能力增強,強調速度與廣度。」

六年級對於科技與新知的掌握度,也對於五年級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脅。遊戲橘子媒體核心處媒體總監張尚分析,1988至1990年的台股狂飆上萬點,景氣榮景產生許多工作機會,五年級沒有搭上這班車,好的工作機會都被四年級卡位。「六年級世代正是第一批有機會接受這個挑戰的人,他們的發展已經不限於土地的疆界。」

隨著台灣邁向國際社會,未來六年級生的戰場,已經從台灣延伸到全球各地,而這個不確定的年代,卻也是真正屬於他們年代。

本文出自 2002 / 09 月號

第19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