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迎接老年少子新時代

文 / 楊永妙    
2002-09-01
瀏覽數 14,400+
迎接老年少子新時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正快速攀升。未來人口結構更趨於高齡化,根據經建會人力規劃處的推計,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將由2002年的9%,至2051年達到29.8%。(見頁92表)

其中,七十五歲以上屬於老老人口將由2002年的七十六萬人,升到2011年的一百零八萬人及2051年的三百四十三萬人。

在同一個時間裡,台灣也面臨少(ㄕㄠˇ)子化的危機。少子化的成因是婦女的生育率下降,導致人口成長隨之下降。

根據經建會人力資源處推計,2001年平均每一位台灣婦女當年的總生育率只有一.四個,人口成長比率將由2002年的6%逐年下降到2027年左右的零成長。按照這樣的比例,到了2101年,也就是本世紀末,台灣總人口將由2001的兩千兩百四十八萬人,下降到一千三百六十萬人。

「人口負成長、人口老化,經濟就不可能大幅成長,」經建會人力資源處專門委員王玲說。

根據經建會的統計,目前平均九個青壯人口扶養一個老人,但到了2036年,台灣平均三個青壯年就要扶養一個老人。

工作人口下降,國民生產毛額勢必無法提高,「最好的時代不再,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王素彎說。

未來三十年,台灣的經濟呈穩定狀態。「未來三十年是台灣會進入低經濟成長,」總統府國策顧問、中研院社會學研究員蕭新煌也說。

高齡少子化的人口趨勢,伴隨著低經濟成長,應該要如何做準備?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現在五十歲以下的中壯年和e世代的年輕人,都應該要及早準備。

到中年就要開始儲蓄

人都怕老,但一定會變老。面對各種可能,針對老年化時代的來臨,必須事先規劃準備。「年輕時沒有做好規劃,儲蓄老本,就可能變成自己及子女的負擔,」中研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華民國人口學會理事長陳肇男說。

由於人的壽命加長,每個人老年期加長,人類在年老之際,受到一連串生命重大事件衝擊的可能機會大幅增高。「年老時會面臨退休後收入減少、健康惡化等問題,」陳肇男又說。

「人到中年就要開始儲蓄,」今年才四十二歲的設計師羅瑋,面對可以預見的未來,卻充滿著危機意識。

「未雨綢繆,總是好的,」東海大學社工系副教授高迪理說。

根據本期《遠見》雜誌調查「現代人退休觀」(見頁124)就發現,高達47.56%的受訪民眾已經開始為退休準備。

但是,提前準備不代表可以高枕無憂。

安泰人壽投資部資深副總經理蔣國樑就認為,理財規劃比投資更重要。

千萬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理財組合裡至少要包含存款、投資性金融商品以及終身壽險,「這樣至少有基本的生活保障,」蔣國樑說。

為養老儲備的不只是金錢而已,還有基本的生活能力。像是簡單的水電修復工作、開車等等,「學會簡單的生活技能,才不至於過度依賴他人,」高迪理說。

高齡、少子化,加上低經濟成長,會帶來老人奉養最重要的問題。「將來老人福利和奉養問題比較嚴重,」蕭新煌說。

照護和服務業將會成為高齡少子化社會中非常重要的產業。

台灣的高齡、少子化,跟社會脈動、經濟發展有關。工業化、都市化和國際化,改變了人類的生產組織,家不再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生產單位,日常所需須與人交易取得。「雙薪家庭,讓老人和小孩都乏人照顧,」陳肇男說。

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2002年2月底,台灣區老年人口數計有兩百萬人,而公私立安養及長期照顧機構可提供的床位只有五萬床。

固然,並非每一個老人都需要住安養機構,但是,隨著未來高齡者的增加,「潛在的需求很高,」宜蘭縣竹林養護院院長朱雪娥說。(見頁178安養和養護機構一覽表 )

老人時代的產業

從產業、行銷的角度來看,由於老人將是最新、最強的消費族群。「高齡化社會,也是一個服務業為主的社會,」蕭新煌說。

不景氣重擊全球市場,老人照護卻是失業潮下的希望產業。

全球失業潮,導致企業的用人政策更趨謹慎。美國《Business Week》指出,目前美國企業對於應徵者的背景查核更嚴格——對於現有員工的績效評估也更仔細。

美國一家專門從事顧問諮詢和教育訓練的傑斯瑞吉歐公司(JS Riggio International)總裁瑞吉歐(J. Riggio)指出,企業嚴謹地尋找合適的人才,以便用更少的人做更多的事。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對個人而言,全球就業市場都在低迷之中,還是有一些希望產業帶來了許多新的就業機會。其中之一就是健康照護行業,因為隨著全球人口逐漸老化,對於醫療照護的需求也日益升高。

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日前提出的一份報告指出,到2010年為止,美國工作增加最多的兩個行業就是科技產業和健康照護業(如職業傷害治療師、藥劑師、護士等)。

台灣的銀髮族產業也已經起步。面對台灣高齡化社會來臨,潤泰集團早在1994年就引進日本銀髮社區經營模式來台,營運初期雖不算太理想,但近四、五年來卻愈見平順。

保證金由初期的新台幣398萬元一路調升到現在的500萬元,顯示老人住宅供不應求。

位於台北市萬華區的西園醫院,更結合了抗老化、醫療設施,並引進了五星級飯店服務模式的養老機構。

設立在宜蘭礁溪的竹林養護院一館於1999年落成啟用,現在已經籌設二館。「老年人對專業照養的依賴需求會愈來愈強,」朱雪娥說。

社會的轉型,使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價值觀,中壯年慢慢體會到,養老要靠自己。

傳統的台灣社會,普遍存有「老了要子女照顧的觀念,」陳肇男說。

根據他在1986~1991年的調查發現,台灣地區高達70%的老人與子女同住。但現在四、五十歲的族群,漸漸體會出不能依賴子女養老。「子女不在身邊,是既定的,」高迪理說。

朱雪娥是很有代表性的三十至四十歲中壯年。她早在十七、八歲就離鄉到都市打天下。「我們是工商時代,今天跑台北、明天跑高雄,在全省跑。我們無法照顧老人,是因為我們這一代的人一直在跑,」朱雪娥說。

新一代新的小孩,更已經是國際人,當現在的中壯年老到要坐在輪椅上時,他們的孩子卻是跑遍全球的人。

高年齡少子化,可能會造成人心不安,「但高齡者會自己找第二春,」蕭新煌說。

重新踏入職場、當義工或是退休後再學習,都可視為人生的「第二春」。

IBM(國際商業機器)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柯火烈就打算退休後再去唸博士。

全心發展興趣也是退休之後的新生活方式。蕭新煌年輕時就開始培養興趣,蕭新煌是學界知名的「綠手指」,植物經過他的照顧,都會活很好。他同時也研究古董、蒐集古董。「退休後我會種蘭花、研究古董,」蕭新煌說。

今年四十二歲的設計師羅瑋,賺錢之餘也努力經營友誼,以為十三年後的老年生活做準備。

今年三十九歲的建築師黃聲遠,九年前跑到宜蘭發展,為許多人打造年老的居所,也刻意把宜蘭的整體環境變得更美。「因為我會永遠住在這裡,」黃聲遠說。

過去,退休意味著不事生產,但現在新的意義卻是「人生的另一個過程」。

根據美國全國老化人口委員會調查顯示,23%的退休老人仍在工作。

人類的工作年限也勢必重新定義,年齡歧視逐漸會消除。「美國很多機構都不再限制退休年齡了,」蕭新煌說。

如果讓高齡者的人力再投入職場,會是一股龐大的人力資源。

建立台灣的銀髮族人力資源庫很重要,有些是義工,可以幫助第二代照顧別人的孫子。「要想辦法把老年人力重新投入社會,」蕭新煌說。

「社會可以善用年長者的能力,」長期研究老人問題的陳肇男也說。

讓這些已經退休的人力,重新得到尊嚴和地位,就能讓高年齡者形成新的人力資源結構及銀髮產業。「例如日本的銀髮人力資源中心,就可以為老年人介紹翻譯、校對或是家教之類的工作,」陳肇男說。

社會的價值觀會轉變,愈來愈多的事情不是以傳統貨幣概念來計價,「提高生活品質和人的尊嚴,老人會活得更健康,」蕭新煌說。

根據本期《遠見》雜誌調查「現代人退休觀」(見頁124)也發現,高達57%的人,退休後會回到家鄉定居。

農村休閒化也是容納老年人口的方法。宜蘭香格里拉農場主人張清來就有意發展以農村老人為主的「休閒養生村」。

在這裡,老人可以擔任解說員,講述農村的故事,也可以下廚烹調熟悉的家鄉菜。「讓台灣農村老人感覺生活有目標,也有寄託,」張清來說。

英國當代管理思想家韓第,今年高齡七十,他以親身經歷,配合新舊經濟及資本主義演變討論,寫下《大象與跳蚤》一書,細述做一個離開大企業(指大象),成為獨立人(跳蚤)的喜悅與焦慮。

他一直歌頌獨立生活,因為他相信這是許多人可能要面對的未來。

高齡少子化的時代,也是一個獨立人的時代。

當老化的定義是沒有工作能力,未來的世界,高齡者和年輕人之間,勢必既競爭又合作。

但是,目前可依循的指導原則很少,「彼此適應、調適自我是唯一的方法,」萬博宣偉公關公司總監盧威丞說。

人會自己去挑戰

人是被社會磨塑出來的,社會的趨勢會讓人接受現實,如果不行,「這群人會自己去挑戰,」蕭新煌也說。

本文出自 2002 / 09 月號

第19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