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自己的課題終歸要自己做完,別在旁人的守護中確認自己值得

「一起變老」是怎麼回事?
文 / 一流人    
2021-01-30
瀏覽數 29,900+
自己的課題終歸要自己做完,別在旁人的守護中確認自己值得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一起變老的過程,實在不是一件浪漫的事。爽健美好時,歡迎同甘,老病糊塗時,是否共苦,隨喜自便。(本文摘自《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一書,作者為鄧惠文 ,以下為摘文。)

同甘不共苦:不能也,非不為也

有一次我在社群網站發文,描述憂鬱症患者孤獨的感受,文章得到很多回響,兩天內有150萬人點閱,以及數千次的分享。不久,憂鬱症患者的「家屬」出現了,有些激動的陳述身為家人的委屈,言詞間對於那些「不努力好起來」的人,已經失去同理的餘裕。

其實他們說的都沒錯。我們都知道,這種事當然有另外一邊。

另外一邊,有人永不放棄的照顧著生病的家人,先是失去休閒的餘裕,然後放棄基本的休息,接著工作也丟掉,最後在無法喘氣的挫折感中,連自尊自信都瓦解了。難怪長期照顧的案例中,屢見照顧者不堪負荷,身心崩潰,甚至殺了病者再自殺。

別問為什麼有這樣的差別。有人可以不離不棄的把屎把尿,有人連一點煩惱也不願傾聽。同甘誰都會,共苦這種事,並不是願意與不願意的差別而已,如果只用願意與不願意來思考,得不到照顧者,只會愈加哀嘆,甚至失去求生意志;而提供照顧的,往往明知能力已到極限,卻不敢放下,結果逼垮自己。

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需求,本來就存在著矛盾。如果能從心性和人格來理解,或許能讓這死結開朗一點。

心性人格應變力較大的人,可以承受的壓力較大,舉重若輕;但同樣的壓力,對於心性人格應變力較小的人,卻像是天地崩塌,感覺不逃走的話,就會賠上自己的性命。

人與人之間,這種差異本來就存在,有時候真的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一起變老,別做雙份的折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要扛,看來看去,聽來聽去,我也逐漸相信,人生終極的考驗,不管當時有伴無伴,心態上都是要獨自面對。不需強求他人呵護,不要期待救星,自己的課題終歸要自己做完,如果家人恰好有餘力幫忙,那是天大的福分,不過,不知下輩子是否要還這份恩情?如果家人逃避或指責,何不試著體諒他們心力有限。而換作自己是被期待的照顧者時,也要量力、量情而為,當心力到達極限時,允許自己喘息吧!

爽健美好時,歡迎同甘,老病糊塗時,是否共苦,隨喜自便。

若不是這樣的心態,一起變老豈不是雙份的折磨?

我們總在另一個人的守護中確認自己值得,彷彿自己無法克服的缺點、自卑、極限,都能在親密關係中得到救贖。女性更常在婚前感受著「被追求」,自以為選擇了一個可以一輩子依賴的男人,卻在幾十年婚姻中發現,不僅沒得依賴,諸事還等著自己照顧,需要付出無窮的心力,以及不斷進化的能耐,不少人因此憂悶氣惱,不厭其煩的對家人曉以大義,說著「你身為家人應該如何如何……」,

然而,沒有能力照顧人的,再怎麼逼他,就是不會生出照顧的能力,徒增厭惡而已。抱著這種執著不放下,恐怕人還沒老,就無人願意親近了。

願在花容萎衰、烏髮灰白之前,淬煉出足夠智慧,能在試煉中對人親愛而無所怨懟,一如初心。

《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明天的女人,比今天的女孩更精采》,鄧惠文著,天下文化出版圖/《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明天的女人,比今天的女孩更精采》,鄧惠文著,天下文化出版

數位專題
從容退休,你該知道的世代理財規劃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心態婚姻照護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