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舊衣堆滿廠、上半年零收入!北台灣最大回收廠老闆:會死命撐到最後一步

文 / 王昱翔    攝影 / 池孟諭
2021-01-01
瀏覽數 87,050+
舊衣堆滿廠、上半年零收入!北台灣最大回收廠老闆:會死命撐到最後一步
圖/正川回收廠老闆吳基正。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4年前,吳基正開舊衣回收廠,聘僱幾位年邁、身心障礙員工,替台灣處理過剩、沒人要的舊衣,如今生意難做又遇疫情,每月要燒百萬元養員工,他如何度過難關?

循著山路來到位處新北市五股山區的正川回收廠,這裡不僅是北台灣最大的舊衣回收廠,也是少數從舊衣蒐集、分類整理、裝櫃出口,到廢衣清運一條龍的廠商。

走進廠房,幾位看來年過六旬的員工,正手腳幹練地分類舊衣,身旁收音機則播送著歡快的台語電台,但正川老闆吳基正卻沉著臉,心情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以往換季前,我們倉庫應該要清空了……。」吳基正感嘆,過去正川總能趁12月前銷光庫存,因應民眾換季大量丟衣。但此時,他身後的舊衣已直逼天花板、三棟上千坪的廠房全被塞滿。

正川回收廠的舊衣已直逼天花板。池孟諭攝圖/正川回收廠的舊衣已直逼天花板。池孟諭攝

疫情下,舊衣回收商是不被看見的受災戶。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台灣舊衣主要出口地的東南亞、非洲,都因疫情鎖國、經濟受創,客戶紛紛表示不買舊衣了。

「疫情出不了貨就算了,大家宅在家、衣服還愈丟愈多!」吳基正說來有些激動,因為2020上半年,正川幾乎零出貨、零收入,但每月仍得燒掉百萬成本養員工、支付提供舊衣的社福團體、付回收箱費用等。

好在正川是自有廠房,還能省下每月數十萬元租金。然而吳基正感嘆,「其實回收商都淹到喉嚨了,但會死命撐到最後一步。」

最悲哀的是,回收商付錢收舊衣、處理垃圾、在疫情下苦撐,卻常被貼上「黑心」「賣民眾愛心」的標籤。吳基正不禁心想,「乾脆別做了,廠房租人收錢還落得輕鬆。」

但,一想到廠內還有數十名二度就業、身心障礙的弱勢員工,以及自己打拚14年、回收業一條龍的心血。吳基正選擇嚥下一肚子苦水,繼續準備下一貨櫃的舊衣出口。

正川回收廠廠內有數十名二度就業、身心障礙的弱勢員工。池孟諭攝圖/正川回收廠廠內有數十名二度就業、身心障礙的弱勢員工。池孟諭攝

創業14年,靠專業細分、高品質變身舊衣界精品

今年50歲的吳基正,過去在中國投資塑膠廠,但不幸遭人倒帳,才回到台灣的工地上班。

本做著朝九晚五的工地活,某天,吳基正聽朋友有些不要的舊褲,便趁下班時,把褲子收來整理、賣給工地的外籍移工,沒想到一下就賣光。吳基正見商機不小,2006年便開起回收廠,幾年後做大、轉往外銷。

但他隨即苦笑,「一開始外銷很可憐,因為同行知道我要做,就在國外說我家貨很爛。」頭幾年舊衣沒人買、每年虧損千萬元,幾乎讓他賠上老本。

當時,台灣舊衣主要外銷中國、東南亞,鮮少人看上運費、關稅高昂的非洲。但吳基正心想,既然要突圍,就得從最難、最少人做的開始。

正川回收場花上較高的人力篩選舊衣品質。池孟諭攝圖/正川回收場花上較高的人力篩選舊衣品質。池孟諭攝

由於非洲成本高、賣價高,當地客戶也非常挑貨,於是,吳基正決心深耕品質,聘請比同業多好幾倍的員工,精挑細分舊衣成上百種品項。

隨正川產線走一遭,首先,舊衣送廠後會先粗分等級,品質最差的只能賠錢當廢料;中等的可做抹布;最頂級的才能外銷、進入下一關。

接著,只見舊衣放上輸送帶,數十名員工從中挑出自己專責的類別:有人挑襯衫、有人揀家居服、有人拉冬裝。員工們拉完貨,再到各自區域進一步細分,光襯衫就依長短、厚薄、男女,分成近十種。

最後,上百種舊衣,會重新摺好、打包,並印上正川的品牌Logo,「Butterfly」和「Taiwan King」銷到海外。

正川的品牌Logo:「Butterfly」和「Taiwan King」。池孟諭攝圖/正川的品牌Logo:「Butterfly」和「Taiwan King」。池孟諭攝

起初,正川偶遇中國貨削價競爭,不免被嫌貴。吳基正為說服客戶,還免費送自家貨,並現場買中國貨、兩者拆封對比。結果,中國貨不僅體積灌水,品質還參差不齊,正川才逐漸以「舊衣界精品」打響名號。

疫情激化舊衣產業沒落危機,正川如何求存?

然而,就算正川做到舊衣界精品,仍難敵近年一波波的衝擊與危機。

先是快時尚來襲,令舊衣品質每況愈下,正川回收的舊衣,半數都成了無法外銷、得賠錢處理的垃圾。其次,非洲、東南亞國家為發展紡織業,也逐漸抵制舊衣進口。

今年更不幸碰上疫情,吳基正不禁自嘲,「舊衣回收現在真的是夕陽產業,好幾度都覺得不想做了!」

雖說如此,吳基正仍放不下14年心血和員工,近年也積極結合外部資源,尋覓舊衣回收新出路。

去年,正川便和黛安芬合作,於全台門市設回收箱蒐集舊內衣,黛安芬藉活動行公益、資助弱勢;正川協助後續舊衣處理、獲取品質較好的內衣。

正川與黛安芬合作蒐集舊衣。池孟諭攝圖/正川與黛安芬合作蒐集舊衣。池孟諭攝

此外,吳基正也自學考取廢棄物清運證照,不光是為了做舊衣回收、廢衣清運一條龍,同時也藉此瞭解環保動態、結識相關廠商。

談到近年舊衣製成燃料棒、回收再製新衣、廢棄物處理技術,吳基正都信手拈來。也因為和環保圈有「共同語言」,近年不少新創、紡織廠紛紛上門合作。

如今為了求存,吳基正似乎比過去更繁忙,還一度忙到身子微恙。望著身旁的年邁員工,他只說,「也許這就是人生的意義,看想做到什麼程度吧。如果身體還OK、再拚個十年,也許能替這個產業找到出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回收快時尚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