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112萬粉絲幫他平反成功!羅智強喚醒台灣的「沉默螺旋」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蘇義傑
2021-01-01
瀏覽數 35,550+
112萬粉絲幫他平反成功!羅智強喚醒台灣的「沉默螺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20的跨年夜,你在哪裡度過?台北市議員羅智強選擇在台北市民權東路六段/行愛路的街口度過。他站在肥皂箱上,無畏低溫寒流來襲,大聲向路人宣導理念,這是他第356場的街頭演講。

不只跨年夜,幾乎每週一至週五的下班時間5:30至6:30,他都會在路口演講。12月30日,羅智強僅穿件小背心,就在塔城街/鄭州路交叉的紅綠燈下,以國台語雙聲帶,向騎士、路人揮手問好。他接著說,我要告訴大家,政府從明年元旦起開放含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進口,但有些民眾並不想吃含瘦肉精的豬肉,怎麼辦?有個方式告訴大家可以不用吃到,就是明年的8月28日有一場公民投票,請不想吃含瘦肉精豬肉的人站出來投票,這樣政府就不會進口了……。

羅智強憑藉這種方式,快速贏得選民認同,當他參選2018年台北市議員時,就以新人之姿,成為最高票當選人(4萬391票),他也隨即在臉書宣示,「新的選舉文化已經誕生,新的政治時代已經到來」。

他堪稱是非典型的國民黨員,既沒有含著金湯匙出生、也不是官二代,而是勇於衝撞體制又接地氣的中生代。在連續12集的Apple podcast「荔枝(勵志的諧音)人生」影片中,他娓娓道來一位基隆囡仔,南征北討的奮鬥歷程。

羅智強家世平凡,由於父親學識低,也沒有技能與經濟後盾,只能四處打零工為生,常用條被單收拾所有家當,就趕往下一個工作地點,戲稱自己從事的是「捲鋪蓋走人」的工作。舉凡舖橋造路、炸山洞、洗砂石、清土方、釘模板都能看到他父親的背影,甚至還參與過清泉崗機場、中橫公路等重大工程。

他感性地說,父親最引以為傲的就是考上「碼頭工人」職務,雖然薪資不高,終於可以給家人穩定的生活。所以當他考取公務員時,對父母來說,無異是一份「天堂的工作」,一輩子安心上班,不用到處奔波,正是老人家最大的想望。

沒錢、沒人、沒黨派,竟敢參選高雄市議員!

孰料,他卻在27歲哪一年,做了「驚天動地」的決定,辭去受長官賞識的工作,參選高雄市三民區議員。他事後表示,當年這個舉動傷透父母的心,老人家只能將苦楚往肚裡吞,加上家裡經濟拮据,母親承受不住龐大壓力,罹患重度憂鬱症,歷時達10年才逐漸康復。

外界都知道競選有三要件:寬裕的經費、充沛的人脈、以及政黨的奧援。說到錢,除兩年公務員生涯,辛苦積攢的20多萬元,他幾乎一無所有;說到人,一位基隆囡仔跑到中山大學讀四年書,認識的三民區選民不及10位,哪來人脈可言;更遑論政黨支持了,他是以無黨籍參選。 

沒錢、沒人、沒黨派,他像「苦行僧」般挨家挨戶拜票達一年多,區內所有建築物幾乎都被他敲過門了。但這種類似推銷員的介紹方式,變數難料,你永遠不知道當門被開啟的哪一刻,會得到什麼回應?

曾有民眾不客氣對他說:「如果你想要選市議員,我都可以選總統了」;更有人開他玩笑:「小朋友,不要來鬧了,外面世界很危險喔,早點回家讀書吧。」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一次去拜訪五金行,老闆娘正埋頭算帳,當他遞出名片時,她頭都沒抬起來,正眼不瞧一眼地說:「這個世界經濟有這麼差嗎?還是說大家都太無聊了,年紀輕輕不會去找工作喔,來這裡浪費大家的時間、力氣。」

初生之犢深受打擊,往後只要遇到歐巴桑,都會引來莫名的恐懼感。有一天近黃昏時,他穿著繡有羅智強的背心徘徊街頭,正茫然迷惘之際,後方傳來自行車與婦女的聲音,如驚弓之鳥的他頭也不敢回,卻意外聽到這席話:「家人跟我講過你啦!有個年輕人到處拜訪,你放心,我們全家都支持你,加油喔!」短短幾句話,撫慰他挫敗的心靈,重新燃起戰鬥的意志。

羅智強的街頭演講。蘇義傑攝圖/羅智強的街頭演講。蘇義傑攝

全國粉絲數第一的民意代表,人數高達112萬

這幾年來,羅智強幾乎是靠自己一個人,闖出一條不一樣的從政道路。

四年多前,他開始透過臉書發聲,因為再也無法坐視社會的是非不分,也不願意看到台灣的沉淪,更不相信公道喚不回!當時粉絲數才區區1萬人,2020年元月正式突破百萬,截至12月31日中午已累計至112萬2493人,是全國粉絲數最多的民意代表。

很多粉絲都是透過他一場又一場的街頭演講,爭取而來。每場演講一小時,只要紅燈一閃起,羅智強就緊抓數十秒時間,講各種不同主題。雖然趕著下班的騎士總是拖著疲憊身子,對周遭事務漠然,但當他開口講話時,有人會開始望向他、有人會微微點頭。尤其當他走下台反問:政府這樣做對嗎?有騎士會搖搖頭說:不對。等到綠燈一亮時,甚至有人跟他比讚才離開。

短短幾十秒,沒有喧嘩、沒有口號,沒有歡呼聲,即便沒有一位聽眾,他依然挺立、傳達理念,「一個人不管風吹雨淋,對著來來往往的陌生人講話,一定有很大的抱負,否則他做不到,」一位聽過街頭演講的粉絲說。

12月30日晚間5點50分,有一位到台北出差的竹科工程師,剛好路過鄭州路,看到在街口演講的羅智強,主動拿出手機要求合影。這位年輕人對記者說,「我支持做『對』的事情的人,強哥加油」。

至今,仍有陌生人會對他說:我以前真的很討厭你,但自從你不管颳風下雨都在路口演講時,我對你改觀了。很多路人因而開始關注羅智強,並成為粉絲。四年多來,他幾乎每天貼文、配圖、下標,隨便一篇文章點閱率動輒20萬、30萬,按讚數少則2萬、多則6萬,留言也是數千則起跳。

中秋節四天連假 他用臉書反制監察院的打壓

112萬名粉絲所組成的作戰部對,讓他得以透過自媒體的力量反撲。就在2020年的中秋節前夕,監察院調查他2018年參選台北市議員時的政治獻金案,從8000多筆小額捐款中,發現四筆的姓名與身分證字號不符,最低的僅306元,監察院要求其舉證,並稱可開罰6萬至120萬元。

這簡直讓羅智強忍無可忍,根據法律規定,小額政治獻金不用留聯絡方式,如何查證填寫的資料是否正確?他只好透過臉書,表達嚴正立場。中秋節四天連假,他都在跟監察院作戰,剛開始對方不予以理會,直到網路聲量變大、踢館要監察院把話說清楚,媒體也在事件發生後的第六天跟進時,監察院才改口:「我沒有要罰你,只是要你釐清而已」。

「執政者不敢查立委陳明文高鐵300萬元遺失案,卻來查306元的政治獻金,就是要恐嚇我給別人看,讓你們看看羅智強的下場,殺『羅』儆猴,以後只要有人敢批評政府,就讓你被『306』,」羅智強不假思索說。

他自嘲自己在政治上一直都很蠢,也知道仼何「逆政府」的發言,都會被千軍萬馬的網軍洗板。但政治,需要堅持說自己相信的話的笨蛋。他歡迎各界理性辯論,但如果是故意來鬧事,112萬一人吐一口口水,就能將「1450」淹沒。

數年來,街頭演講鮮少間斷,他甚至還設立「野台」開講,前陣子還從棚內直播拉到戶外,嘗試更活潑的互動、訪談與民調型態,結合志同道合的人,為基層民眾發聲。

羅智強的街頭演講。蘇義傑攝圖/羅智強的街頭演講。蘇義傑攝

自媒體將成為民眾監督政府的重要工具

儘管台灣社會瀰漫「一言堂」的氛圍,沉默螺旋的效應也不斷擴大,讓真實的民意無法呈現,但羅智強卻樂觀看待,因為他透過112萬粉絲的能量,不僅成功平反「306元政治獻金」案,幫自己向監察院討回公道,更展現出在野黨「制衡」的力道。

並且在重大議題上發揮影響力,例如呼籲政府跟全球統一,將武漢肺炎改稱新冠肺炎,僅管遭親綠學者痛罵「蠢」,卻獲得網友認同,連民進黨大老洪奇昌、許信良、台北市長柯文哲都支持新冠肺炎的說法。

羅智強深信,臉書、YouTube等自媒體的力量已愈來愈強,這將是監督政府很重要的工具之一。

其實,他能夠凝聚沉默的力量,與五年的失業經歷有關。羅智強笑稱自己2013年就在當在野黨了,離開總統府的他僅能靠爬格子為生,「我已經知道如何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求生存?所以當國民黨於2016年失去政權,很多人不知所措時,我已武裝好應戰了,」他臉上散發出自信的光芒。

「國父孫中山先生、民進黨都是從街頭起家,國民黨應該重返街頭,傾聽民意,呼籲大家一起站出來,捍衛台灣的民主與言論自由,」羅智強深知新的時代都是從一個人開始的,他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吹響改革的號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萊克多巴胺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