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拒絕去愛,是生命最大的遺憾

文 / 一流人    
2020-12-03
瀏覽數 22,550+
拒絕去愛,是生命最大的遺憾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闊別12年的情侶再聚首,他們將走向何方?藉由這對戀人跌跌撞撞、攜手尋愛的故事,向你訴說極致深刻的愛情與人生故事:愛就是導引,而真愛是一種完全的放下。(本文摘自《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一書,作者為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以下為摘文。)

楔子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傳說,所有掉進這條河的東西,不管是落葉、蟲屍或鳥羽,都化成了石頭,累積成河床。假若我能將我的心撕成碎片,投入湍急的流水之中,那麼,我的痛苦與渴望就能了結,而我,終能將一切遺忘。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冬天的空氣讓頰上的淚變得冷冽,冷冷的淚又滴進了眼前那奔流著的冷冷的河裡。在某些我看不見,也感知不到的地方,它將匯入另一條河,然後,再匯入另一條河,直至流到大海。

且讓我的淚流到那麼遠吧,這樣,我的愛人將永遠不會知道,曾有那麼一天,我為他而哭;且讓我的淚流到那麼遠吧,這樣,或許我就能遺忘了琵卓河、修道院、庇里牛斯山的教堂、那些迷霧,以及我倆曾一起走過的小徑。

我終將遺忘夢境中的那些路徑、山巒與田野,遺忘那些永遠不能實現的夢。

我還記得我的「神奇時刻」,在那樣的瞬間,一個「是」或一個「否」,就能永遠地改變人的一生。只是,現在它似乎離我那樣遙遠,多難相信就在上個星期,我曾尋回我的愛人,而後,又失去了他。

在琵卓河畔,我寫著自己的故事,我的手凍僵了,腿也麻了,沒有一分鐘不想停下筆來。

想辦法活下去。只有老人才不斷回憶往事。

他說。

或許是愛讓我們早早變老,或是變得年輕,如果,青春曾在我們身上停駐。然而,叫我如何不去回想那些時刻?而這也是我提筆之因——試著想將悲傷轉成期待,將孤獨化為回憶,這樣,當訴說完自己的故事之後,我就能將它沉入琵卓河底,這是那位給我庇護之所的女人教我的法子。正如某位聖者曾說的,只有那時,河水會將筆下的火花湮滅。

所有愛的故事都是一樣的。

1993年12月5日,星期日

我從來不曾夢想過,在這麼多年之後,他仍然記得往日的情感。小時候,我們總是手牽手走過田野、走過大地。當時我很愛他——即使只是個孩子,也能懂得愛是什麼。不過,那是那麼多年之前的事——那是另一段人生,那時的純真無邪讓我可以打開心門,迎接一切的美好。

取自unsplash圖/取自unsplash

而今,我們卻是得對一切負責的成人了。我們早已拋開那些稚幼的事。

我凝視著他的眼。我並不想,或者,不能夠,相信我所看到的。

「我只剩這一場演講了,之後,無玷始胎日的假期就開始了。我得到山裡去,我想讓妳看一些事。」

這個侃侃而談「神奇時刻」的男人,現在就在我身旁,舉止顯得再笨拙不過了。他的行動太快了,以致不太能掌握得住自己;他所提出的事也顯得混亂而無條理。看他這個樣子,我真感到一種痛。

我打開車門,走了出去,倚著擋泥板,望著荒涼如沙漠般的街道。我燃起了一枝菸。我可以試著藏起自己的想法,假裝不懂他的話;我可以強迫自己相信,這只是童年老友的一個提議罷了。或許只是因為旅途勞頓,使他的心緒變得混亂起來。

或許我想太多了。

他從車裡跳了出來,走到我身邊。

「我真的希望今晚妳能陪我去演講,」他又說了一次:「不過,如果妳不能,我也可以理解的。」

就是這樣!世界轉了整整一周,一切回到原點。情況並不是我剛才所想的那樣:他不堅持了,他打算讓我走——一個陷入情網的男人不會這麼做的。

我覺得自己真是愚蠢,但同時也鬆了口氣。是的,我可以至少再待一天,我們可以一起吃頓晚飯,然後小醉一下,做點小時候我們不曾一起做的事。這讓我有機會忘掉剛才那些痴呆的念頭,這也能夠化解從離開馬德里後,這一路上在我們之間凝起的冰。

只是多待一天,這不會怎麼樣的。之後,至少我多了一個可以告訴其他朋友的故事。

「分開的兩張床噢,」我說,開玩笑般的:「還有,晚餐你請客,因為我只是個學生啊,我破產了!」

我們將行李擱在旅館房間後,就出門找尋演講場地在哪裡。不過,由於時間還早,我們找了間咖啡館,打發時間。

「我想給妳一件東西。」他說,遞給我一個紅色的小囊。

我打開了它。裡頭是一個老舊,甚至生了鏽的紀念章,一面寫著「我們的恩寵之母」,另一面則是「耶穌聖心」。

「這是妳的。」他說,同時覺察出我的訝異。我的心又響起了警鈴。「有一天,那是在秋天,就像現在一樣,我們那時大概才10歲吧。我和妳一起坐在一個廣場上,那兒有棵好大的橡樹。

「我想告訴妳一句話。這句話我已在心底反覆練習了好幾星期。不過,當我正要開始說時,妳告訴我,妳的紀念章掉在聖薩杜瑞歐靜修院了,然後,問我能不能替妳把它找回來。」

我記起來了!噢,老天,我記起來了!

「我真的找到了。不過,當我再回到那個廣場時,我卻不再有勇氣對妳說出那個在心底練習了無數次的句子。於是,我向自己承諾,當我真的能夠將那個句子說出時,我就會把這個紀念章還給妳;至今,幾乎就要20年了。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想要忘了這件事,不過,它卻一直在那兒。我不能再扛著這個心頭的祕密過日子了。」

他放下了他的咖啡,燃起一根菸,盯著天花板好一陣子。而後,他轉向我。「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句子,」他說:「我愛妳。」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一書,保羅.科爾賀著,許耀雲譯,天下文化出版。圖/《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一書,保羅.科爾賀著,許耀雲譯,天下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性閱讀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