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冠翻轉低階鑄造 圈粉國際風機大廠

文 / 王昱翔    攝影 / 池孟諭
2020-10-27
瀏覽數 26,800+
永冠翻轉低階鑄造 圈粉國際風機大廠
今年,永冠台中港廠正式動土,也替永冠亞太大型風機供應鏈布局跨出第一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董事長張賢銘過去成功救回負債累累的永冠,並力行改革、內控升級,吃下歐美龍頭廠訂單。這次看準離岸風機商機風起雲湧,他如何帶領49歲的老廠再創高峰?

「取名永冠,就是想當世界第一。」永冠董事長張賢銘這句話,一言道出他的雄心。

走過半世紀,永冠從一個初階的鑄鐵品製造商,如今已能生產近百噸、高度逾六公尺的離岸風機鑄件,躋身成為全球前五大風機鑄造廠,同時更讓全球最大陸域風機廠Vestas、最大工業空壓機廠Atlas Copco等各界龍頭都前來下單,一路走來,得來不易。

永冠原名「新祥」,1971年於台北內湖發跡,在張賢銘父親、創辦人張添全時代,曾遇經營危機,負債達6000多萬。本來在外工作的張賢銘,返家與父親攜手打拚,父子齊力下,企業轉虧為盈。

1985年張賢銘接下董事長後,永冠逐漸站穩腳步、企圖心也更大。當時,永冠為了躋身龍頭廠,還力行「門當戶對」的接單策略,專挑龍頭客戶做生意、自我鞭策,也成了永冠升級的祕密動能。

嚴控品管,接單「門當戶對」

果然,為了跟歐美龍頭廠做生意,永冠力行改革,推翻一般認為鑄造「低階、比較Low」的刻板印象,導入FMEA品質管理、以PPM(百萬分之一)的精密度控制材料等。永冠副董事長蔡樹根就認為,這些標準,正是進入歐美供應鏈的入場券。

內控升級後的永冠,果然績效卓著。幾年間,全球前十名的塑膠機械廠,全被永冠收服。隨後還吸引自動化產線、空壓機、風力發電等產業龍頭紛紛上門。其中,離岸風電更成為目前的關鍵成長動能。

全球風能協會(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預測,未來十年全球離岸風電總裝置容量將高達234GW。永冠評估,將可創造近15.8萬噸的離岸鑄件需求,成長空間相當可觀。但一架風機造價動輒上億,零組件精密度、抗蝕等要求,遠勝其他鑄件。單一鑄件無瑕疵僅是基本,還得連續生產十件流水號鑄件均合格,才能被認可。且鑄件不能有浮渣、晶相需良好,門檻極高。對初步跨行的永冠來說,著實不易。

恰好,當時有國際客戶派冶金博士來查核供應商。這位奧地利顧問看過永冠實力後,主動表示願意加入,協助導入風機零組件鑄造技術,提供在鑄造時添加適量稀土、縝密控制澆鑄速度等專業眉角,讓永冠一下跳過好幾年的開發撞牆期,成功量產風機鑄件。

如今,2019年裝機量前15名的風機商,超過半數成了永冠客戶。

西門子歌美颯離岸風太區總經理倪邇思(Niels Steenberg)肯定表示,永冠穩定的品質,也讓他們從2006年一路合作至今。

近年,風機商為降低單位成本,並提升發電效能,帶動離岸風機大型化,亦迫使永冠不得不跟著客戶再次升級。

「2006年寧波2MW風機鑄件廠蓋完不久,2MW風機就退流行;2008年江蘇5MW廠完工不久,6MW風機又隨即上路……。」蔡樹根回憶。永冠從2006至2015年,就新建四座廠房、總投資額逾50億。幸好張賢銘不斷投資,讓客戶相信永冠「玩真的」。

2015年,台灣離岸風電國產化剛起步。許多廠商還在觀望,永冠就一馬當先,於台中港離岸風電專區租下第一塊地。「當年只有我們敢做,因為我們習慣追隨世界客戶!」蔡樹根自信地說。

永冠策略長李奕蒼透露,此次投資52.5億元蓋台中港新廠,一方面導入全新廠房設計和設備、拉高生產效率至過去三倍以上,還能產出近百噸、目前最大的14MW風機零組件。2022年落成後,將鎖定日本、韓國、美國等外銷市場。

永冠台中港廠礙於環評、都審,2015年租地,直至今年8月才動土,卻也沒扼殺張賢銘企圖心。誠如他在動土典禮上堅定地說:「永冠台中港廠要做亞太大型風機供應鏈樞紐,立足台灣、放眼世界!」他率眾鏟下第一坯土的那刻,似乎又往夢想跨出一步。

永冠能源科技集團 
成立時間:1971年
董事長:張賢銘,1954年生
副董事長:蔡樹根,1950年生
主要業務:再生能源、產業機械、注塑機
2019年營收:79億元
年產能:20萬噸鑄件

數位專題
新共生台灣——疫變後,人類必修的「共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創新科技製造離岸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