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追求雙贏的企業和社會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2-04-01
瀏覽數 19,400+
追求雙贏的企業和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子產業可以說是發展最快速、最日新月異、範圍也很大的一個產業。一般談到電子產業的資訊報導非常多,不如分享我創業三十年以來經營電子產業的心得與經驗,以及個人的經營理念。

台灣經濟奇蹟的三大主力

談到台灣經濟的發展,《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於1991年出版的《台灣經驗四十年》中提到台灣經濟奇蹟的三大主力。台灣之所以能夠達到現在的經濟狀態,是因為政府把握住正確的基本經濟發展策略;工商界人士掌握住有利的投資機會;勤奮的勞工投入生產行列。

回想過去,在國際形勢以及內部經濟極為不利的情況下,幸好當時的政府當局做了一件非常對的事:就是重用如尹仲容、陶聲洋、李國鼎、孫運璿、包括今天在座的昭公(王昭明)等幾位有遠見、有魄力、清廉無私、視國家社會發展為己任的官員,他們在整個過程,把握時機做了許多對的決策,營造一個促進經濟工業發展的環境。

飲水要思源,我們絕對不能忘記為我們付出的這些人。因此在台達電子三十週年慶之外,我們也舉辦許多活動來表達對於他們無私貢獻的敬意,如感恩音樂會、拍攝李資政、孫資政的紀錄片等。

台達電子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創立、發展的。

電子產業發展與台達

台達電子隨著台灣從1960年這股發展潮流成長的。

台達電子創業機會是從「供應國內廠商的電子零組件」,爾後「供應在台灣的外商電視廠」,然後「逐漸賣到美國本土」。

本地廠商當時做電視的裝配取得零組件較不容易,而我當時任職於TRW,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創業機會,於是就在1971年成立了台達電子。

一開始,我們先做國內的廠商,如大同、聲寶、新力,慢慢地由於業務的擴張,就開始供應給在台灣的外商電視廠,之後逐漸賣到美國本土。由於台達非常注重品質,所以後來供應外商的比率愈來愈高。

七○年代到八○年代,由於市場的轉變,台達供應的產品由消費性產品的電子零組件,轉而為電腦的零組件。

我記得在1980年代,美國電腦銷售到歐洲受到一些阻力,因為歐洲EMI(電磁干擾)的干擾,運到海關就進不去,這是EMI需求的出現。當時我幫迪吉多做事,發現了這樣的情形。

台達是最早進入EMI Filter(電磁干擾濾波器)的廠商。除了賣給迪吉多EMI Filter外,即使我們是小公司,還是做了很多投資,發展了一百多個標準品,同時在很短的時間內做了很多投資,去通過UL(美國安規認證標準)等產品檢驗標準。所以在八○年代,台達是僅次於美國最大廠的廠商。

由於PC(個人電腦)時代來臨,對於電源供應系統就更換了另一種模式,也就是交換式電源供應器,這和傳統的供應器在重量、效力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對我們而言,這是新的商機。我們是最早投入的工廠,我們請了非常有經驗的工程師,之後我們在1983年進入交換式電源器的領域。

在海外設廠,不是為了全球化而全球化,是因為市場的需求。

我們的發展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因為蘋果、惠普這兩家公司都表示他們希望電源供應器的工廠能夠更接近北美,因此我們毅然決然在墨西哥設廠,他們表示即使比在遠東的價錢更高,也願意向我們購買。但後來他們的電源供應器都是由台灣出口,沒有任何一件從墨西哥出口。這也是一件非常滑稽的事情。

我們真正到大陸投資,還是較為後期的事。因為人力短缺等因素,我們是先到泰國設廠,之後才到大陸發展。現在已有兩萬人的規模。

1996年我們在市場的占有率,被列為全球的第一名。

大陸近年來發展十分迅速,在純粹製造以外,我們也可以利用他們的資源進行設計。所以在下個據點,也就是吳江,所做的產品跟東莞是不一樣的。這是由於東莞的規模逐漸變大,我們不想將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

生產新產品的主要因素,第一是市場未來的主要需求,這種投資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第二,不是任何產品都能做,評估產品時要知道這個產品對於我們有沒有競爭優勢。

進軍大陸,必然之勢

隨著資訊快速流通,市場變化快速,產品生命週期也逐漸縮短。過去如果要發展一個計畫所需時間可能要三個月,甚至更久,但現在愈來愈短。

市場全球化發展,企業無國籍。所有的顧客都會把單子集中在少數的供應商身上,如果具備全球供應的能力,就會占有很大的優勢。我們這幾年受到的壓力是,各地方都要能交貨跟提供服務,這樣才容易拿到生意,假使做得不夠好,就會被競爭對手拚過去。

從供需面來看,全球市場目前處於衰退狀態,中國大陸的內需市場卻有相當好的機會。加以目前經濟形態趨於全球化,台灣與大陸於今年初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市場的開放之下,進軍中國市場成為必然之勢。

由於中國大陸的落後,如果經營得當,對於發展的誘因就很大。全世界都因豐富廉價的勞工、工程人員資源豐富而到中國設廠。這個趨勢是不可抵擋的,不管是市場、生產成本及人才供應等,大陸都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電子產業升級

提升國內研發及經營能力,尋找企業存在的不可取代性。台灣在過去幾十年來,在研發方面,擁有非常敬業及受良好訓練的工程師,以及經營公司及工廠的能力。但我們也不能失去危機意識,因為大陸進步很快,如果要台灣經濟發展升級,我們對研發及經營能力的增進絕對不可忽視。

大家都在擔心台灣的狀況,由於大陸的發展,台灣會變成什麼樣,而我認為台灣不要因為大陸的發展而失去自信心。

實際上我們在台灣應該要繼續不斷往上提升,畢竟我們已經失掉滿多的機會,但是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失掉信心,因為大陸會讓我們很有前途。我們可以將一些過去在台灣可以生產,而現在不具條件生產的東西拿到大陸,甚至再投資更高級的東西,這不是很好嗎?我們就是沒有這樣做。

以前台灣很努力的時候,大陸卻在搞鬥爭,好像現在是反過來。你說我愛不愛台灣,我不要講這個話,可是我為了這件事情,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台灣人到大陸時要經過香港,政府說因為要保護台灣,才讓台灣人到大陸時要過境香港。我覺得香港要給他們一個獎牌,謝謝他們為香港帶來那麼多的商機,所謂的根留台灣,實際上是趕我們走,讓我們更活不下去,我們在工業界努力這麼多年的人,看到這樣的情況,都非常地傷心。

發展品質優異的差異化商品。多注意市場,不要跟隨別人已經做過的產品,這樣才能在價格之外具有競爭力。

除此之外,如果我們投資一個行業,只是拿別人已經成熟的技術,常常拿到的只是三流的技術,這個基礎都不是很雄厚,我們公司還是從基礎來扎根,從基礎做起。雖然這樣的路走起來比較艱苦,但這也是我們公司跟別人不一樣的一點。

加強軟體及系統整合之服務。買方市場趨勢興起,品質與價格不再是唯一決定市場占有率的因素,為顧客著想,並提出貼近顧客需求的服務,與品質、價格一樣重要。

我們要利用全球的資訊科技建立網絡,為顧客提供服務。不管是在全球運籌物流系統還是在各方面,做全球化的經營,把全球的機構連結起來,對顧客做全面的服務。

一旦硬體供過於求,價錢就會降得很低,沒有競爭力可言。所以今後軟體占的分量會愈來愈重,如果我們能在服務、軟體系統整合上面加強的話,會有較高的附加價值。

我還認為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大陸發展得很快速,同時每個地區都在積極招商,他們沒有一個人(實際上也很困難)去做一個全中國的整體規劃。於是中國大陸處處都可見到很大的工廠,這會成為隱憂。

敏銳掌握環境變化

現在工業發展中,能源的短缺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台灣更不用講,我們為了核能電廠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

對於能源的需求我們要去增加它以外,另外有一個很好的辦法就是,在使用端去節省能源。

我有一次碰到一個同學在機場等飛機,他是GE(奇異)派來搞核能的,我跟他談節能燈泡,我們就在算,假如台灣所有的人都用節能燈泡,可以省掉1.5座核能發電廠。其實可以用更少的電、達到更高的效益,而這對於能源短缺的問題,以及發電廠的投資、環境成本的付出,是更為有利的。

所以我們很早就為公司下了一個願景,我們要持續地創新研發,致力於提供節能產品,提升生活品質。而且不但要提供節能產品,還要是健康的產品。

我在歐洲時,德國人告訴我,他們很反對電視,因為會讓小朋友養成一個壞習慣,都是看近的東西,不到戶外去。我看有些朋友晚上不許小孩上網,他就躲著去睡覺,半夜又偷偷爬起來,這對眼睛的傷害才大。

我們就想抱怨沒用,要有解決方式,於是發現有一種方式做出來的產品都沒有輻射,所以我們就在四年前開始做這種產品。

我們認為能夠為公司獲取利潤,另一方面又對人的健康有貢獻,心裡會很舒暢。

談到台達的企業文化,不是我講的,是我們的幹部們一起來開會,得到的共識。

我們的企業文化第一個是品質一流,我們認為,要把對的事情第一次就做好。選對了產品之後,把品質做得很好,並且在一開始就顧及設計,不要等到量產之後才發現問題,然後修正。做經理人很大的一個壓力是,千萬不能選錯產品,選錯了產品,大家做得很努力,做到最後還是不賺錢,你就是一個罪人,讓大家白費工夫。

另外一個是敏捷,我們一定要對瞬息萬變的環境非常敏銳,一有機會就馬上行動。

創新是掌握趨勢,創造更有競爭力的新產品,不一定要去追逐同樣的東西,也不可能有產品是永遠不變化的,即使是舊產品,科技的進步也會造成變動,去年的電源跟今年的電源可能就不一樣了,所以要一直保持創新。

顧客滿意絕對非常重要,要瞭解客戶的需求,你才能想辦法滿足他。顧客滿意有一種是提出來,另一種是不說,你要去體會的,還有更高一層的,因為你是專家,要為顧客想出讓他驚喜的東西,特別好的主意頭一次是驚喜,下一次就變成你要滿足的必要條件。顧客就是這樣,我們自己就是顧客,我們也是滿苛求的。

我們要把這些東西做出來,很重要的是一種企業的環境。團隊很重要,一個聰明的人絕對比不過一堆聰明的人,所以我們在團隊合作上有充分授權,我們要運用企業管理,用組織的力量完成目標。

我們沒有明文寫出來的就是企業道德,這個本身是該做的,不必說,我們在執行很多員工的操守,是絕對不賄賂,不許員工到不正常的聲色場所。自從我們股票上市之後,我們絕對不介入股市的起伏,只管把公司的事情做好。

落實企業責任

還有是公共道德的落實。我記得我們搬了新工廠時,我就發現到,員工上班前吃早餐,有人將垃圾放到口袋,到門口前就丟到街上,我們就發動掃街,請大家把外面的街道掃乾淨。

此外,台達對於競爭者所抱持的態度是,絕不製造謠言破壞對方名聲,互相合作、互相欣賞與學習。

能夠跟同業維持良好的關係是很好的。由於跟同業之間的合作關係,一旦我們有需求,就可以互相幫忙。有一回,我們的另一家競爭廠商曾經在惠普演講中宣稱台達是世界上最好的電源供應器供應商,我們覺得很有成就感,而惠普也覺得很有趣,我們竟然讓競爭對手稱讚我們是最好的公司。實際上他們也是非常好的公司,所以我們一直維持很好的關係,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邀請我們去參觀他們公司,我們也邀請他們,這對於彼此都有很大的幫助。

我們身處在這個社會,企業要把自己視為社會的一個公民,取之社會用之社會。

我們在落實企業責任上,做了一些事情,我們會繼續不斷研發、生產環保節能的產品。我覺得這是一件值得欣慰、有成就感的事。

有很多人問我,台達為什麼叫做「Delta」。我們都知道在數學裡面Delta就代表variable,就是說在快速變遷的環境中,唯一的確定是不確定,唯一的不變就是變,如果公司要永續經營,就要能跟世界變遷的潮流一致。

不間斷的學習、研發與創新,才能確保領導地位。企業一定要不斷地充實自己,持續向前,不能有了一項技術之後就自滿。

謹守企業公民責任,取之社會,用之社會,是我一直很強調的。社會環境如果不好,企業也不容易生存,所以企業既然生存在社會之中、又從社會中取得資源、得到利益,就應該想辦法回饋社會。未來台達電子會在這個部分著力更多。

現場提問

提問人一:利百加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戴秋芸

Q:根據我們觀察,貴公司正在企業生命週期中的壯年期,請問你對未來接班人有什麼培訓計畫或布局?

A:過去我覺得我管得太多,因為我是個愛管事的人。這一、兩年來,我覺得我這樣做,好像學騎腳踏車一樣,不放手,他們永遠沒辦法騎。

提問人二:漢威聯合股份有限公司亞太區總經理蕭立帆

Q:五、六年前,電源供應器每一瓦約1美元左右,掉到現在,每一瓦只有0.05美元左右。未來十年內,假設掉到0.01美元,台達電子是不是持續有競爭力,同時創造利潤出來?

A:我想這要靠大家的努力。因為我記得我剛開始賣時,將近1美元一瓦,那時候Apple要我賣他七瓦送一瓦,我很生氣。

在這麼多年以後,同樣一個殼子裡瓦數愈來愈高,功能愈來愈多,但是價錢愈來愈低,基本上,這是設計的進步。所以依照過去的經驗,未來即使是一分錢一瓦,只要大家努力,別人能做,我們也能做。

提問人三:《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

Q:看到台灣過去五十年的發展,產生很多企業,所以我們說我們有經驗。最近幾年,台灣面臨一些變化和挫折,你會給什麼建議?

A:我覺得即使是今天,台灣機會還是很多,大可不必擔憂大陸。大陸提供的條件很好,我們就到那邊賺錢,賺來的錢,可以學荷蘭,台灣的稅金低一點,把台灣的環境做得非常好,因為這些企業到大陸投資,賺了滿口袋的錢,拿回台灣,繳了一部分的稅,可是比其他地方更優惠,這邊的環境很穩定,那麼台灣會變成蓬萊仙島。

我是一個夢想很多的人,例如台灣的污染問題等,整個台灣應該有能力不要做有那些無謂的口舌之戰,而是實實在在做些事情。跟大陸和好又有什麼關係?我們又不用他來補貼我們,到哪一天,像西藏一樣,要他們補貼我們,那就慘了。

我們可以把環境做得很好,所有在台灣的人都過得很好的日子,同時拿過去的經驗到大陸去投資,本身也在高科技上繼續努力,應該是很好的事情。這條路能夠繼續走下去,他進步,你也進步,可是你走在前面。現在最重要的是,大家不能失去信心。

很多年前,大陸優秀人才找工作困難,他們很希望到台灣找工作,我們不讓他們進來。今天他用很好的薪水,把台灣的工程師、專業經理人引進大陸。台灣應該要保持現有的優勢,不能再鬧下去了。(王一芝、林婉蓉整理)

本文出自 2002 / 04 月號

第1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