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飛龍用寶萊納抓住上海人

文 / 季欣麟    
2002-03-01
瀏覽數 21,350+
陳飛龍用寶萊納抓住上海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夜幕低垂,上海的癡男怨女,都到哪兒去了?常常可在汾陽路樹蔭深深的寶萊納餐廳(Paulaner Brauhaus),覷見他們的衣香鬢影。

不管是寂寞或是愛熱鬧的上海外資白領,到了週末,不自覺地會往這裡聚集。有兩位台籍女經理常結伴去汾陽路的寶萊納酒館,這家本來是越劇學校練功房、隔鄰是作家白先勇父親白崇禧將軍故居的西式洋房,現在被經營成一家高級德國啤酒餐廳。入門處一個超過一人高的德國啤酒瓶,是她著名的招牌。那裡也是外商主管獵豔的著名去處。

這兩位姑娘,常常約在週末晚上,到酒館二樓,朝下觀看舞池中的男女追逐戲碼。她們觀察,通常當地美麗的女生,會結伴而來,以免被快速定位為來釣凱子。開舞時,幾個女生會一起大方地先入舞池開舞,周邊吧台與餐桌上,則坐著貪婪物色獵物的男性。眼神交流暗示後,男性確認目標就會趨前到中意的女郎附近跳舞,慢慢他們就攀談,變成舞伴了。

這是她們的週末娛樂。這兩位在二樓觀看的女性,會猜誰會跟誰走,一直到酒館關門,看到一對對曠男怨女,結伴步出酒館,她們才像劇情揭曉,恍然大悟地黯然離去,各自回到她們高級的酒店式服務公寓。

上海夜生活餐飲市場,因為這些歡樂或者孤單的靈魂,變得有趣蓬勃。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2 / 03 月號

第18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