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京接連收掉多家分店,「珍奶旋風」在日本退燒?

文 / 聯合新聞網    攝影 / 賴永祥
2020-08-07
瀏覽數 18,850+
東京接連收掉多家分店,「珍奶旋風」在日本退燒?
圖/賴永祥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把日文的「珍珠」轉化為動詞「喝珍奶」的タピる(tapiru),入選日本十大流行語大賞,然而近幾月一級戰區東京有好幾家珍奶專賣收掉分店,包括台灣50嵐海外品牌KOI Thé、COMEBUY,也賣珍奶冰的ICE MONSTER,9月將完全撤出日本市場。

COMEBUY與蔦屋書店(TSUTAYA)合作去年9月在表參道盛大開幕的COMEBUYTEA,今年5月底配合東京都要求民眾減少外出而臨時歇業,後來公告永久關店。海外版的50嵐同樣在5月結束東京一號店,但在廣島、沖繩等仍有11間分店。

ICE MONSTER在日本一盤招牌芒果冰賣台幣435元、最便宜的珍奶冰也要台幣312元,東京的表參道店去年8月開幕日要排六、七個小時,一個月後就宣布暫時歇業要轉型。今年6月前又關掉新宿、名古屋等的分店,大阪快閃店到9月為止。日本媒體引述ICE MONSTER日本公關的話說,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擴大的影響。

在珍奶最風行的時候,東京有300家以上的專賣店。原宿表參道的商店協會接受「Daily 新潮」訪問時說,不知是受疫情影響或珍奶退燒,但表參道一帶的珍奶店確實減少,也有人說是之前開太多而淘汰。

去年日本珍奶排隊潮已不復見。圖/去年日本珍奶排隊潮已不復見。取自photozou by kyu3

原宿竹下通的商店協會說家數沒少,但減少外出的政令讓客人變少。

去年可說是日本台灣珍奶的爆發年。日本財務省貿易統計,2019年珍珠(粉圓)原料進口量是前一年的五倍,從台灣進口的粉圓總進口量1598公噸,是第二大來源泰國的100倍,今年前四個月進口量較去年同期成長,但5、6月大幅衰退,以致前半年進口量比去年同期減少兩成七。

東京商工調查資訊部部長原田三寬對「Daily 新潮」說,許多珍奶店經營者只是轉投資,趁勢收攤,對本業影響不大。日本美食作家認為珍奶開店門檻不高,一旦熱度衰退,決定收掉副業的速度也很快。

尤其一杯原味的珍奶要價500日圓(約台幣138元),等於是平價商業午餐的價格。年輕人喜歡拿來曬美照的花式珍奶可能要800日圓(約台幣221元),約是日本「天龍國中天龍國」的一頓午餐價格;以前他們會同分享一杯,現在疫情影響只能單獨點一杯,負擔不小。

本文轉載自2020.08.04「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珍奶日本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