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曾送陳時中鬱金香爆紅,荷蘭大使紀維德卸任:「台灣是我的家!」

文 / 鄧麗萍    攝影 / 陳之俊
2020-07-31
瀏覽數 12,550+
曾送陳時中鬱金香爆紅,荷蘭大使紀維德卸任:「台灣是我的家!」
圖/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紀維德(Guy Wittich)。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與台灣結緣36年,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紀維德(Guy Wittich)於7月底卸任。這位中文流利、堪稱最愛台灣的外交官,將返回荷蘭經濟部工作,透過不同方式延續與台灣的緣分。

見過紀維德兩回,換了兩張不同的名片。第一張是「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第二張是「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兩張名片的差異是辦事處更名,背後是外交壓力與承擔,也是台荷關係的里程碑。

紀維德的兩張名片。陳心慈攝圖/紀維德的兩張名片。陳心慈攝

7月底,紀維德卸下駐台代表職務,將離開台灣。對於這片居住了20多年的土地,他說:「台灣是我的家。」正如詩人向陽的詩句:「如果忘掉/不同路向,我會答覆你/人類雙腳所踏,都是故鄉」;離開生長的荷蘭多年,台灣這塊日常踏足的土地,已成他的故鄉。

自1984年來台學中文開始,紀維德和台灣結下不解之緣,不僅成為台灣女婿,更擔負起台荷關係的推手。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他,連閩南話也學上幾句,還會唱安平追想曲,被喻為「最愛台灣的外交官」。

從1987年結婚以來,紀維德在台灣成家立業,連續住了22年;2009年到上海擔任荷蘭駐滬工業事務領事、荷蘭經濟部外商投資局中國事務首席代表;2015年,紀維德返台擔任荷蘭駐台代表。

紀維德1984年初到台灣,直到1987年與太太結婚後,開始了長居台灣的生活。紀維德提供圖/紀維德1984年初到台灣,直到1987年與太太結婚後,開始了長居台灣的生活。紀維德提供

離開台灣倒數計時,紀維德除了忙於整理台北公寓,打包行李、和朋友敘別之外,也打算環島旅行,「想到處去一下,沒有去過的地方,或是再去回味那些去過的地方。」

「我蠻喜歡爬山,到山上散步,」紀維德說,荷蘭沒有山,頂多是200公尺的高度,而且離家遠。「台灣的山很美,還有各種樹,每個季節又有不同的花開,無論是往太平洋,或是往中央山脈,景色多彩多姿。」

成績單》台荷貿易量增兩倍,駐台是爬山之旅

紀維德形容,擔任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五年,也是一趟爬山之旅,讓荷蘭能見度和台荷關係從低基期爬升到高峰。

「五年前到任時,我的ambition(志向)蠻高的,我認為當時台荷關係可以更密切。」從商界跨足到政府體系,紀維德以快步調爬山之姿,加強台荷貿易、投資、科技、文化等領域的合作。

紀維德擔任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五年期間,讓台荷貿易量增兩倍。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圖/紀維德擔任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五年期間,讓台荷貿易量增兩倍。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

「我做一件事,總是希望達成一個成績、一個效益或目標。」當時荷蘭辦事處面對人力瓶頸,紀維德先從內部開始調整,雇用更多人,從15人擴大到20人的團隊,「如果沒有好的人才,或是人力不足,就沒辦法做很多事情。」

忙了五年,紀維德打開成績單:台荷貿易額增加了兩倍、達80億歐元,也是新高紀錄;赴荷台灣留學生翻倍、旅客也翻倍,更開啟了雙方打工度假計畫;就連臉書粉絲人數也翻了10倍,從原本的3000人增至3萬人。

能見度》不只是鬱金香風車大麻,還有循環經濟、離岸風電

當初走馬上任,紀維德的期許是,提高荷蘭的能見度,進而拉升兩國的貿易和文化關係。

「以前大家想到荷蘭,只想到鬱金香、風車、大麻。」紀維德笑說,現在大家知道了艾司摩爾(ASML,全球最大晶片微影設備商)、循環經濟,以及離岸風電的技術。

例如,2018年台中花博會亮相的荷蘭館,是台灣第一座「循環建築」,讓台灣原本前所未聞的「循環經濟」開始廣為人知。近年來,荷蘭能源轉型、用風力發電開火車,「我們也協助了25家荷蘭企業,參與台灣離岸風電的建設案。」

文化交流方面,單單去年,就來了400多位荷蘭藝術工作者,從大型管弦樂團到畫家、舞蹈家等。紀維德透露,「幾乎每個星期都有一些藝術活動和我們聯絡,我們現在已經在談明年的案子。」

除了努力提高荷蘭能見度,紀維德也促成很多市長和首長到荷蘭參訪,包括台北市長柯文哲、台中市長盧秀燕、前台中市長林佳龍、前科技部長陳良基等,可說是台荷友誼的推手。

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訪荷蘭。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圖/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訪荷蘭。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還發生一段有趣的插曲:紀維德讓焦糖餅乾賣到斷貨!

「台灣捐贈60萬個口罩給荷蘭的醫院,我們想表達感謝之意。」於是,今年4月27日荷蘭國王節,在紀維德安排下,從荷蘭空運了3999朵鬱金香,以及送上荷蘭特色的焦糖餅乾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是「Taiwan Can Help」的第一份回饋。

紀維德說,買鬱金香送給台灣,也是一種國花的推廣,「因為疫情影響,荷蘭的花卉出口也很辛苦。」對於焦糖餅乾在台銷售一空,紀維德有點驚訝,「台灣人勇於嘗試新事物,也很容易接納外來產品,這也是荷蘭的共同點。」

4月27日荷蘭國王節,紀維德安排從荷蘭空運了3999朵鬱金香、焦糖餅乾致贈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圖/4月27日荷蘭國王節,紀維德安排從荷蘭空運了3999朵鬱金香、焦糖餅乾致贈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在這五年任期內,紀維德努力的成績有目共睹,蔡英文總統就曾對紀維德說,「荷蘭辦事處是最好的貿易辦事處,很active(積極)。」

經濟部長王美花也大讚,「紀維德是台荷關係最棒的代言人」,並頒贈「經濟專業獎章」給紀維德,表彰他對台灣經濟的卓越貢獻。荷蘭辦事處和台北市政府毗鄰,曾一起擔任大猩猩證婚人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近日也頒贈「台北市榮譽市民狀」給他。

副總統賴清德會面紀維德。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圖/副總統賴清德會面紀維德。荷蘭在台辦事處提供

初次來台》軍車接機、不准跳舞,見證台灣民主轉型

「這36年來,最清晰的變化是,台灣轉型成為一個民主社會和國家。」紀維德回首1984年初次來台,當時是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系大一的學生,參加救國團和政大的活動,學中文一個月。

「我印象很深刻、很有趣,他們用救國團的吉普車去機場接我們。」他更難忘的是,當時不准跳舞,所有舞廳都是地下營業,例如中泰賓館的舞廳、林森北路的Diana(黛安娜,全台第一家地下舞廳),要敲敲大鐵門,才會芝麻開門,「沒有什麼毒品,光跳舞就是illegal(不合法),」回想過去,他忍不住笑意。

紀維德熱愛登山。紀維德提供圖/紀維德熱愛登山。紀維德提供

從戒嚴走向民主,甚至成為亞洲第一個允許同婚的國家,紀維德在這36年,感受到台灣社會的變化:「過去台灣人重視做生意、賺錢,如今台灣年輕人投入公民和環保運動,老年人也參與志工和社會服務,對社會關注更廣。」

秋天9月,紀維德將告別台灣,搬回1萬多公里外的荷蘭,但他在台灣仍有個家,就像兩個基地,明年還打算全家一起回來過年,「我會想念台灣的人。」

紀維德(Guy Wittich)小檔案 

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紀維德。陳之俊攝圖/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紀維德。陳之俊攝

出生:1963年(57歲)
現職:荷蘭在台辦事處代表
學歷: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碩士
經歷:荷蘭經濟部外商投資局中國事務首席代表、歐洲在台商會執行長、荷蘭航空亞太區行銷總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荷蘭外交陳時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