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病毒權威何大一:疫苗上市至少還要一年,台灣不能鬆懈!

原雜誌標題:華裔病毒權威何大一:沒有「公共健康」,就沒有「經濟健康」!
文 / 鄧麗萍    
2020-07-27
瀏覽數 12,150+
病毒權威何大一:疫苗上市至少還要一年,台灣不能鬆懈!
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未來一到兩年,我們都得學會與新冠病毒共生。」一談到崩解全球秩序的新冠肺炎,美籍華裔科學家、愛滋病毒權威何大一斬釘截鐵地表示,新冠病毒不會像SARS一樣消失,而是會像流感般反覆出現,直到成功研發出克制它的方法。

通常,新藥和疫苗研發,至少耗時五到十年,但過去半年,何大一帶領的哥倫比亞大學研究團隊,以五倍速、甚至是十倍速,全力研發對抗新冠病毒的抗體和解方。

「我原本該退休的,卻因新冠病毒大流行,反而比往常更加倍在工作,」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使命,何大一一語道出現實。

1952年出生在台中,現年68歲的他,早年就在研究領域不遺餘力,不但是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發明人,1990年間,他率領的團隊,在愛滋病毒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成功遏止病毒進入人體後進一步散布,1996年更登上《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

聚焦預防或治療抗體,即將人體測試

有別於其他團隊,何大一的團隊,聚焦在可用於預防或治療的抗體,預計10月展開人體測試,明年第一季就有機會派上用場。

但即便如此,何大一仍憂心忡忡:「現在,全球疫情比六個月前還糟糕,而且會持續惡化,連台灣也不能完全鬆懈。」何大一以自己所在的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為例,該院曾同時來了700名病人,其中240名重症者還得搶加護病房,「對一個富強的大國來說,這很糟糕!病人一個個死去,醫院沒空間安置遺體,只能放在卡車上的冰櫃。」憶起疫情最嚴峻時,何大一見證了許多難以想像的場景。

但殘酷的是,何大一直言不諱:「距離疫苗或新藥的優化和上市,預計還要花上一年或更久。」多年來致力研究愛滋病毒的他分析,最大的癥結點在於感染速度。

「過去30年,愛滋病毒殺死了3500萬人,新冠疫情僅六個月就感染了超過1400萬人,有60萬人死亡,」何大一解釋,愛滋病毒不是任何人都會感染,但新冠病毒可能傳給每個人,包括英國首相。

美國號稱有世界最好的衛生保健系統,在這次疫情中,卻沒有發揮國家層級的抗疫領導力。「在這次疫情中,美國像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何大一指出,川普的抗疫政策失誤,不僅弱化了美國,更讓美國失去全世界的尊重。

「川普仍拒絕承認疫情的嚴重性,他不想聽壞消息,只把抗疫政策留給美國各州政府,」何大一批評,「川普樹立了很不好的範例,他不戴口罩、不保持安全距離……這場疫情會讓川普垮台,他對國家造成非常大的損害。」

「有1/3美國人追隨川普,而那些聽從川普的南方州,現都嘗到苦果,」相對而言,何大一就讚許紐約州長柯莫(Andrew Cuomo)果斷封城,讓疫情終於得到控制。

只是,新冠疫情延燒逾半年,各國政府都面對「封城和解封救經濟」的兩難。

美國太快解封,導致確診數爆增

何大一認為,我們不可能永遠封城,因為經濟一旦崩潰,就得面對另一生存難題,但他更指出,「如果沒有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就不會有經濟健康(economic health)。」依他的觀察,美國政府關心經濟重於公共衛生,殊不知,疫情若持續蔓延,就算政府想重啟經濟,經濟最後還會被摧毀。

何大一建議,政府應在新增病例維持低檔,像是城市或地區每天不到10例時,才逐步解封,「美國顯然太快重啟經濟,因而才會有如每天逾五萬新增確診數的慘狀。」

此外,何大一也認為,保持安全距離、戴口罩等習慣更重要:「其實,只要降低大型的群聚活動,這些合乎公衛的行為就容易執行,但在川普的領導下,這些都被忽略了。」他坦言,多數人難以遵守法規,尤其是崇尚自由的美國更是如此,因此,要真正控制疫情,還是得趕緊找到解方和藥物。

儘管全球都在和時間賽跑,加速研發出疫苗和療法,的確也進展神速,但何大一認為,在未來幾個月都不太可能出現新藥,「未來六個月,比較有機會的是抗體,它也可以是一種藥物。」

至於疫苗,目前全球約有150個團隊正積極研發,至少有17種疫苗已進入人體試驗,「哪些疫苗有保護效力,哪些沒有?年底應就有機會見真章。」只是,疫苗誕生後,得進一步確認疫苗的有效期及有效族群,「很多問題仍待釐清答案,六個月,只是檢視疫苗是否有效的開端,」何大一說。

團隊拚研發,以抗體針劑防疫

今年2月起,隨著疫情蔓延,何大一團隊旋即停止所有進行中的愛滋病研究,轉向新冠病毒,「我們從五名感染者取得很多單株抗體,可直接對抗病毒。」何大一團隊近期將在權威的《自然》(Nature)學術期刊刊登相關研究報告:「這是全世界採集到最能對抗病毒、最有效的抗體。」

何大一說明,「我們發現的抗體,能在非常低的濃度下,得以中和病毒。」更重要的是,這項抗體只需一劑,就能維持三到六個月的效用,而且預計一劑只需50美元。

雖然抗體治療普遍昂貴,但何大一團隊和比爾蓋茲慈善基金會合作,以大規模生產,算出這個「不盈利」的價格。

「很多科學家都在嘗試不同的疫苗和治療方法,我們不是第一個,但希望做出最好的抗體。」何大一預計,今年10月展開人體試驗,約莫三至四個月就能知道是否有效。除了美國,何大一也計畫到疫情嚴重的國家進行抗體試驗,包括中國。

「由於病毒持續變異,我們至少研發兩種抗體來因應。」根據樂觀預估,何大一團隊研發的抗體藥物,可望明年第一季末生產。「當然,如果抗體的成效不理想,我們就要重新來過,這就是科學!」

何大一表示,在過去三、四個月,和病毒面對面的團隊夜以繼日工作,很多成員甚至離開家人,直接住在宿舍,以避免將病毒傳染給家人。

而何大一剛開始著手研發解方時,曾想過和台灣科學界合作。「我們在3月底才開始分離抗體,但其實元月,台灣就開始有病例。」當時,他寫信給一些台灣的科學家,包括中研院,希望和台灣醫生及科學家合作進行抗體分離,「但似乎沒有人有興趣。」

後來,何大一除了獲得馬雲公益基金會、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等支持之外,也有一位台灣企業家提供200萬美元研究經費,「讓我們能快速地展開研究,沒有後顧之憂。」

儘管人們對疫情的看法都很負面,但何大一仍從中看到了積極正面的價值,「這場疫情展現了人類的堅韌。」何大一形容,雖然生命遭逢巨變,但人們都能找到適應方法,「紐約人被關在家好幾個月,他們都能自我管理,透過各種自娛方式,例如zoom開趴,自得其樂,而且很有創意。」

「科學家大動員找尋解方,也是史無前例的,」何大一指出,這次科學界的合作,和過去模式有很大的不同。「通常,科學家會保護自己的資訊、建立自己的專利,但這次,所有人都意識到這是非常時期,都無私地分享知識,這是前所未見的。」

「即使在中美關係緊張之下,美國和中國的科學家也是互相開放,」何大一指出,這場疫情從中國開始,因此,中國科學家比其他國家早二、三個月開始研究,提供很重要的貢獻。

何大一指出,美國在全球生技業界一直保持領先,但中國科學家已急起直追。和17年前相比,中國的生技醫療產業有長足的進步,但美國作為全球最重要的生技聚落,迄今仍未能被取代。

傳染病會一再重來,請做好準備

新冠病毒不會是最後一次瘟疫。「傳染病將會一再重來,我們必須做好準備,面對下一波大流行,」何大一指出,過去17年,爆發了三次冠狀病毒,包括SARS、MERS,現在是新冠病毒。

何大一形容,病毒就像火。「如果你家失火,你等上五秒鐘,還可以滅掉它;若等五分鐘,就困難了;如果五小時,一切就太晚了。」於是,當全球發生新流行病時,上上之策即是一開始就終結它,否則,將一發不可收拾。

一株新冠病毒,敲響全球意識公共衛生重要性的警鐘,誠如何大一所言,當疫情發生,真正有效的解方,就是透過科學的管理,「我希望世人對科學有更大的尊重,那是我們目前的美國總統身上所看不到的。」

全球新冠疫苗及抗體研發進度。圖/全球新冠疫苗及抗體研發進度。

本文出自 2020 / 08 月號

共生新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何大一抗體2019新型冠狀病毒美國川普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