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花磚博物館 發揚家屋百年光華

雜誌原標為〈搶救瀕危花磚 發揚家屋百年光華〉
文 / 沈瑜    攝影 / 池孟諭
2020-06-29
瀏覽數 21,950+
台灣花磚博物館 發揚家屋百年光華
台灣花磚博物館創辦人徐嘉彬坐在有百年歷史紅眠床上,其妝點許多嬌媚的花磚, 加上檜木、車枳、墨畫融合於其中,別具稀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8年,外交部選定七項具有台灣特色文化代表性的禮品,其中色澤絢麗、圖樣鮮明的「花磚竹茶盤」,特別吸睛,而其之所以能夠脫穎而出,至今仍做為外交禮品,正是因為它對於台灣當代文化的重要紀念價值。

霧峰林家、北港蔡家和深坑黃氏德興居,這些財力顯赫的老家族,祖厝都有個共通點,那就是屋脊、外牆,無不鑲嵌著繽紛的花磚。花磚,綻放於台灣各地,隨處路過一座三合院,或許也能見到花磚圖紋點綴其中。

只是,花磚正瀕臨絕跡命運。隨著老屋拆遷、都市更新,花磚老厝從過去上萬棟,到現在僅剩千棟。

花磚博物館保存鑲嵌花磚的馬背,馬背為古厝屋脊上常見變化裝飾,來自台南學甲。池孟諭攝。圖/花磚博物館保存鑲嵌花磚的馬背,馬背為古厝屋脊上常見變化裝飾,來自台南學甲。池孟諭攝。

搶救20年,修復逾5000片

任職科技業的徐嘉彬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因此展開搶救行動,持續20年,如今,他已搶救並修復5000多片花磚。

2015年,徐嘉彬用積蓄買下前身是德豐材木商行的檜木老宅,改裝成台灣花磚博物館,成了嘉義新興景點,吸引不少遊客朝聖。

花磚博物館館藏約1500片花磚,高聳的花磚牆,與古意老厝,已是嘉義市政府力推的新興景點之一,連國外旅客也慕名前來。

世界各地都有花磚,但名稱各異,歐洲叫維多利亞磁磚,日本叫馬利約卡磁磚,星馬地區叫娘惹磚,其實系出同門。

台灣獨有的花磚,則要追溯到1915年至1935年,日治時期日本仿造英國維多利亞磁磚,出口到台灣,本地匠師購買白磚後,融入台灣在地文化元素。

常見的花磚圖案除了幾何圖形,立體浮雕更是一大特色,像是象徵花開富貴的花朵、福氣的蝙蝠、長壽的壽桃、豐收的水果、多子多孫的石榴、祥瑞動物如孔雀,花磚圖案千變萬化,也象徵當時對家庭生活的想像與期盼。

「這就是台灣可愛之處,在用來點綴家宅的花磚上,賦予情感與期許。」徐嘉彬看著老宅照片,深情款款。

花磚製作精緻費工,尤其是手工上釉。釉彩高溫熔解後,隨著土坯高低起伏流動;調控色澤飽滿度時,還不能有任何筆觸;上色多寡、燒製火候處理繁瑣,考驗匠師技藝。

裝飾外牆、屋頂,彰顯富貴

也因此,當時唯有大戶才用得起花磚,因為一片花磚價格比有些土地售價還貴。歐洲人、日本人喜歡用花磚裝飾商家、澡堂,台灣則偏愛將花磚置於房屋外牆、屋頂;在國外,花磚常用於防水,台灣是彰顯富貴。

花磚的燦爛風華只維持短短20年,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因物資缺乏而全面停產。戰後,一片片手繪的奢侈品,被講求效率的工業時代淘汰,自此,花磚沉睡在老厝上,逐漸被世人遺忘。

直到近年花磚才又聲名大噪。2016年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Aix Marseille University)為「台灣花磚文化」與其他世界各地花磚向聯合國申請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隔年簽署備忘錄。

2018年日本掀起花磚熱,徐嘉彬率隊至日本唯一的百年瓷磚博物館INAX Museum參展,《日經》等媒體斗大版面都報導來自台灣的花磚。徐嘉彬與團隊20年的努力,正逐漸發光。

徐嘉彬追尋花磚的起點,是在拜訪當時還是女友的太太老家時,意外開啟的緣分。三合院正廳上的花磚吸引了他的目光。

熱愛攝影的他,後來發現許多老宅上都有花磚,便慢慢藉著老屋拆遷機會,收藏花磚,「有時候起床時,還會順手摸摸床邊擺放的花磚,沾沾好運。」

這些年,為了保留花磚老宅原貌,他與伙伴合資,租借大型吊車、怪手拆下鑲有花磚的牆面或屋頂,耗資不少,每每燒掉10幾萬元。

有一次,建於1927年屏東馮安德家族「麒洛德源堂」面臨拆除,馮家後代主動聯繫博物館,期望能把超過500片花磚的四合院保留下來,數量龐大,工程艱鉅,所費也不貲,最後支出暴增到50萬元,他照單全收。

花磚搶救,是粗工也是細工。牆面、屋頂花磚拆除,完成切割後,每塊水泥重達數百公斤以上,從老舊屋頂搬運下來困難且危險,還需來回運輸好幾趟。

團隊搶救屏東馮安德家族「麒洛德源堂」花磚時,發現屋脊是空心,無法機器吊掛,徐嘉彬親自爬上屋頂,小心卸除花磚。徐嘉彬提供。圖/團隊搶救屏東馮安德家族「麒洛德源堂」花磚時,發現屋脊是空心,無法機器吊掛,徐嘉彬親自爬上屋頂,小心卸除花磚。徐嘉彬提供。

需耗時兩個月,逐一修復

修復更是費力,經過磨除水泥、除霉等修復工序,每一片都需要兩個月以上,才能修復展示。「我們修復技術可厲害了,可以除黴菌,卻不改變釉色內部,」徐嘉彬笑說,技術是同為理工人的友人,發揮宅男精神,才鑽研出來。

久了以後,徐嘉彬也和工班們有了革命情感。當要拆屋時,怪手駕駛成了「線人」先給情報,有時候甚至親自載送花磚給他。

徐嘉彬常看到令他心酸的畫面。當花磚被拆下來那一剎時,屋主家人們常痛哭出來,「沒拆沒感覺,拆了之後,等於象徵家族的標誌跟著沒了。」

令他莫可奈何的是,常常老宅被拆,不是出自主人意願,很多時候,是因為有人打算把這間屋子舉報成古蹟。常常有人對他訴苦,「房子變成古蹟,我急需用錢,怎麼辦?」現行法規規定,只要變成古蹟,地可賣,但古蹟不可隨意拆除,還要自掏腰包維護古蹟,又有哪家建商願意交易一塊上有古蹟,不能蓋樓增值的土地?

徐嘉彬感慨,當他手上收藏愈多,代表老屋愈來愈少,即便他已搶救超過100多幢老屋,仍緩不濟急。

他說,最有價值的不是花磚本身,而是承載花磚的屋脊、立牆、紅眠床,所以他更竭力於保存這些珍貴的花磚構件。

不甘做小眾,更要推上國際

2016年開始,徐嘉彬與團隊投入復刻工藝,和鶯歌陶藝師傅合作,鑽研雕法、手繪和釉彩的拿捏,並運用現代技術,重塑當年花磚。

如今,每年約有二、三萬片「重生」的花磚,銷售至禮品、建築、古蹟市場。

2017年,為了立體花磚開模重製,他在募資平台上募款15萬,沒想到最終募資金額高達500萬,遠超過原先目標30多倍。這也代表市場高度接受花磚。臉書台北辦公室中,就有一整面牆貼滿他們復刻的花磚。

 徐嘉彬不只要做文創小眾市場,而是要將花磚打入現代民生市場,更要放眼全世界,「需求越大,花磚越能存活。迥異於一般做文化產業的人認為的「文化不可沾染商業氣息」,他強調,「文化要比商業更商業。」

「我本身做半導體,主導研發,常跟世界頂尖公司合作,要跟國際競爭,就要成為最好的供應商。」同理,花磚既然要復刻,就要做到世界第一,讓世界看見台灣,「花磚遍布全球,台灣很少有與世界相互連結的文化。」用花磚打出口碑,是堅不可摧的軟實力。

花磚博物館除館藏外,可體驗花磚DIY製作,及購買復刻花磚與周邊文創商品。池孟諭攝。圖/花磚博物館除館藏外,可體驗花磚DIY製作,及購買復刻花磚與周邊文創商品。池孟諭攝。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博物館旅行歷史觀光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