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生命轉彎處選擇創業

文 / 張玉文    
2002-02-01
瀏覽數 16,400+
在生命轉彎處選擇創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年多以前,余能銓還是雀巢公司湖口廠的營運部副理,他在自家土地上新蓋了一棟透天厝,從他辦公室的窗口就能望見新家。他那時曾半開玩笑說自己是「錢多事少離家近,官又大,睡覺睡到自然醒」。那真是人生圓滿的時刻。

可是這話才說了半年,湖口廠就關了。雀巢把工廠移到大陸去,在雀巢工作了十八年的余能銓官再大,也無法避免成了中年白領失業人。

在生命轉彎處,余能銓選擇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他決定創業。「工作了十幾年,該為自己做點事,不想再待在工廠了,這麼認真工作何必給別人?」四十一歲的余能銓說。

余能銓在雀巢從炒咖啡豆的基層操作員開始做起,十八年間從領班、主任一路升到了營運部副理。「一不小心就加薪,一不小心就創業,」余能銓笑著說。

自己創業一定要成功,余能銓考慮再三,決定發揮他在雀巢十八年培養的咖啡專長,開了一家咖啡店,去年5月開始營業。店面就選在他那棟位於湖口工業區新家的一樓,外面還有一個妝點了花花草草的小院子。還沒打算創業之前,余太太陳美玉就把新家妝點得很有藝術氣息,當時朋友還笑說只是自己住,新家布置得那麼講究做什麼,沒想到開店派上用場,連裝潢費都省了。店名「布雷克」取自余能銓的綽號「小黑」的英文諧音,英文店名就叫“Black”。

黝黑憨厚的余能銓,外形看起來就像是工廠出身的老實人,而他也的確是個老實又熱心的人。余能銓開「布雷克」不只是為了自己,也希望能幫助以前雀巢的老同事。雀巢關廠一年多了,還有些人找不到工作,包括主管級的人。他不但教以前的同事煮咖啡,連店面都替他們選好了幾處,只是最近不景氣,還不敢開業。「四十幾歲的『老人家』找工作很難,我開店也是想開一條路給他們走,」余能銓說。「布雷克」聘的廚師,也是他以前在雀巢的同事。

夫妻兩人一起打拚

創業之路,辛苦異常。原先余能銓只打算自己一個人做,後來實在忙不過來,於是在湖口工業區一家科技公司擔任品保課長的陳美玉辭了工作,夫妻兩人並肩打拚。

準備開業期間,余能銓半年瘦了十公斤,一方面是因為壓力大,一方面是因為要試咖啡,常常讓他睡不著。有時余能銓一天要試喝十幾杯咖啡,有時咖啡因讓他甚至到隔天中午都還睡不著。

陳美玉一樣不得閒。細緻又注重生活品質的陳美玉負責打點店面,開業前光是擺店裡的那些畫,就擺了三天,還找了很多朋友來出主意。每天早上,陳美玉第一件事就是到院子裡看看她的花,夏天時她最大的樂趣就是一早起來到院子裡數數太陽花開了幾朵。陳美玉很重視花園,不僅因為她愛花,也因為她希望在忙碌的工業區裡營造忙裡偷閒的氣氛,花園和雅緻的裝潢都可以讓人心情放鬆。

「工作是興趣也很累,因為什麼都要做到最好,」陳美玉笑著說。

創業辛苦,幾乎都是如此,但余能銓夫婦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放得下身段。有些白領人在辦公室當慣了主管,指揮人習慣了,一旦自己創業一切都反轉過來,凡事必須親力親為,尤其像咖啡店是要服務別人的,跟過去當主管是別人聽你的完全不同。余能銓卻很快適應了,他在雀巢時跟他買咖啡豆的客戶在台北開了一家咖啡館,讓他免費去學如何開店,余能銓於是到他的店裡跟工讀生學煮咖啡。

為了創業,夫妻兩人全心投入,喜愛釣魚的余能銓已經一年沒有釣魚了,而最不適應的,還是他們兩個就讀小學的孩子。他們覺得父母為了開店都不理他們了,因此余能銓夫婦每週日都不開店,專心陪小孩。

本來余能銓以為投資新台幣3、40萬元就可以了,因為店面租金、裝潢費用都省了,但後來陸陸續續總共投資了100多萬元。

所幸「布雷克」的生意不錯,在客人的要求下,也陸續開始提供午餐和早餐;常客不少,有的人每天店一開門就來報到,余能銓夫婦不用問就知道要為他們準備什麼早餐。余能銓希望開業一年後就能回收。

有些客人看「布雷克」做得不錯,提議跟余能銓合作到大陸去開連鎖咖啡店,余能銓還沒答應。大陸投資的風險不少,是余能銓裹足不前的主要原因。余能銓有朋友在大陸投資複合式咖啡店,花了700、800萬元,起初生意很好,但沒多久旁邊開了七、八家類似的店,生意大受影響。

「台灣先做得有模有樣了,再去大陸,但又怕時機太晚,」余能銓說。

現在「布雷克」也成了以前雀巢同事敘舊的聚會場所。大家四散各處,有時想念老同事,有時在別處不適應或不如意,也會想起老同事,於是相約「布雷克」,讓咖啡、花茶的香氣烘托老朋友溫暖的情誼。

余能銓夫婦在生命轉彎處,為自己開創了一方新天地,也為他們的朋友開創了一個溫暖的心靈交流場。(張玉文)

本文出自 2002 / 02 月號

第1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