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安逸老屁股不如新人、沒退休福利…透視華為的「狼文化」

文 / 一流人    
2020-06-27
瀏覽數 13,150+
安逸老屁股不如新人、沒退休福利…透視華為的「狼文化」
華為總裁任正非。達志影像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一方面,華為總裁任正非給員工高薪資和豐厚的分紅,另一方面,對「耽於享樂」又保持著強烈的警惕和反感。任正非很清楚,一個被「享受」腐蝕了的老員工,價值還不如一個剛剛走出校門,一無所有的熱血大學生:成功是一個討厭的教員,它誘使聰明人認為他們不會失敗,它不是引導我們走向未來的可靠的嚮導。繁榮的背後,處處充滿危機。(本文摘自《除了贏,我無路可退》一書,以下為摘文。)

熱力學第二定律闡述了自然界不可能將低溫自動地傳導到高溫,必須藉由動力才能完成這種逆轉。人的天性會在富裕以後怠惰,這種自發的演變趨勢現象並不是客觀規律,人的主觀能動是可以改變的。

我們組織的責任就是逆自發演變規律而行動的,以利益的分配為驅動力,反對怠惰的生成。民意、網路表達多數帶有自發性的,我們組織卻不能隨波逐流。組織的無作為,就會形成「熵死」。

這不是任正非第一次提起熵減。任正非為什麼特別推崇「熵減」的管理哲學?因為熵減的核心價值就是啟動組織和組織中的人。

「熵」是熱力學第二定律的概念,用來度量體系的混亂程度。熱力學第二定律又稱熵增定律:一切自發過程總是向著熵增加的方向發展。任正非把這個概念擴展到了社會學領域和管理學領域:

我把「熱力學第二定理」從自然科學引入到社會科學中,意思就是要拉開差距,由數千中堅力量帶動15萬人的隊伍滾滾向前。我們要不斷啟動我們的隊伍,防止「熵死」。我們絕不允許出現組織「黑洞」,這個黑洞就是怠惰,不能讓它吞噬了我們的光和熱,吞噬了活力。

小到個人,再至集體、社會、國家,大至地球,乃至宇宙,都逃不過最終一個「死」字,再掙扎也沒用。人的衰老,組織的懈怠,這種「功能的喪失」便是熵增。

但是,在這個必然的方向上,我們又可以做一些事情,延緩死亡時間的到來。人透過攝取食物來強身健體,組織透過建立秩序煥發活力,這就是熵減。

那些讓我們從熵增變為熵減的事物就是負熵,如物質、能量、資訊、新的成員、新的知識、簡化管理,它們是一些活性因數。

對狼來說,吃胖了就跑不動,跑不動就捉不到獵物,捉不到獵物就是死,所以我們從來看不到肥胖的野狼。對個人來說,就是要透過鍛鍊來啟動人體,不令它沉澱、堆積,不然補充身體的能量就變成了要人命的刀。

對一家公司來說,就是要時刻保持活力,管理和制度不僵化。變僵化了,技能老化,隊伍板結,其實就是變傻了,競爭對手就會竊喜。

曾經有人向任正非建議,華為應建一座企業博物館,把從第一代小交換機開始的產品等都放在裡頭。任正非沒同意。一個高科技企業絕不能對歷史懷舊,絕不能躺在過去的功勞簿裡,那樣就很危險了。

有人統計過死掉的世界500強企業,發現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它們都有一個企業博物館,專門展示企業的光輝歷史。

有了活力,公司就如同活水一樣,會自動繞過大山的阻礙,主動填滿坑窪的低地,千迴百轉,終歸大海。

公司就有了自動校正功能,可以隨時修訂戰略、戰術,隨時提出建議,雖然很多只是碎片化的靈感,但是沒有關係,決策層自然會提煉。

替華為賺了大錢的數據卡業務,就是緣於公司的接待陪同人員聽到沃達豐的客戶偶爾問起,福至心靈,於是有了華為數據卡。

重要的是,員工提出合理方案後,公司就會採納,並將其推廣。華為這30年,就是一邊不停地跑,一邊不停地改進,從不停下腳步,也從不停止改進。

加入華為的新人,會時刻感受到華為的狼群氛圍,「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一匹狼。

這就是華為的活力。

有了活力,士兵碰到敵人就敢嗷嗷叫著衝上去,僅僅兩三個華為海外人員就敢去非洲開闢一個新的銷售區域,任正非就敢訂定讓其他公司目瞪口呆的高目標。

華為是有創造力的狼群,而不是沒腦子的僵屍群。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2018年4月,有記者採訪任正非,提到近兩年華為的「狼文化」提得少了,華為還會堅持「狼文化」嗎?

這時華為剛剛公布了2017年營收業績,形勢一片大好,成績非常耀眼。即便如此,任正非依然認為自己做得不好。

2017年華為有個活動,叫「燒不死的鳥才是鳳凰」,當時處置了不少高階管理人員,很多人都是降兩級,任正非也是受處分的成員之一,連輪值CEO都被處分了。為什麼?就是要以此來警戒。

對於「狼文化」,任正非很肯定地答道:「我們永遠都是狼文化。可能有人把『狼』歪曲理解了,並不是我們擬人化的原意。第一,狼嗅覺很靈敏,聞到機會拚命往前衝;第二,狼從來是一群狼去奮鬥,不是個人英雄主義;第三,可能要吃到肉有困難,但狼是不屈不撓的。這三點對奮鬥而言都是正面的。」

為了讓華為這支狼群保持體態,不變成只會哼哼的一群豬,任正非堅持華為不上市。一上市,就會有一批人變成百萬富翁、千萬富翁,激情就會衰退,由奮鬥者變成享受者,這對華為不是好事,對員工本人也不是好事,華為會因此緩慢增長,乃至隊伍渙散。

華為每年要招5、6千名新人,其中大部分是剛畢業的大學生,用這些新鮮的血液來幫助華為保持血管通暢,又用末位淘汰制每年刷掉一批人。哪怕這些人裡有一些其實做得很努力,業績也不錯,但身居末位,便要被淘汰掉。公司雖然是由有感情的人聚合起來的,但公司作為集體是沒有生命的,血液停止流動,公司即告死亡。

此外,又有大批的戰略預備隊充當在後面追趕的惡狼。華為整體是狼,內部也是狼追狼,防止狼群退化。老狼精力不足時,新狼即刻頂替上去。整支狼群自然地新老交替,狼群生生不息。

華為尊重歷史上做出貢獻的人,但絕不會因其過去的貢獻,就放任其尸位素餐,德位不配,損害公司的整體利益。在華為,至高無上的目標是不顧一切地生存下來,是獲得勝利,而不是平衡和面子。一切有害於公司生存的人和行為,都必須被制止和驅除。在「生存」這個大問題面前,平衡和面子不值一錢。

甚至為了保持狼的戰鬥性,華為沒有退休福利,它給奮鬥員工在持續績效條件下保留獲取投資收益的機會,絕不承擔員工退休福利帶來的壓力。華為永遠不會變成養老型的公司。

2011年,徐直軍發表了一篇〈告研發員工書〉,直指研發人員的嬌氣怠惰傾向。此篇被列為華為「四大名著」之一,非常有名。有趣的是徐直軍的口吻與任正非極其相似,如果說這篇文章是任正非寫的,肯定沒人懷疑。之前孫亞芳也寫過風格類似的文章,可見華為高層思想和價值觀之統一。

〈告研發員工書〉全文如下:

公司研發是成功中的要素,不是唯一的要素。公司的成功是各種綜合因素構成的,研發人員也不是天之驕子,不能要求別的部門對你過度服務。
公司研發人員的收入,支撐在餐廳享受較好的餐食是沒問題的,但總有部分員工透過各種管道在抱怨公司各基地餐廳的菜價太高(我們的月平均標準為350人民幣)。且有部分幹部也在為民請願。我們希望改變這種現狀,員工已經是大人了,應該可以自己生活,可以不選擇購買公司的行政服務;為民請命的幹部不成熟,可以抽調去幫廚3個月,以實踐他的建議,直到實現再回到研發崗位。我們研發人員不要做葛朗臺式的人物,一個連自己每天的基本生活都不願花錢保障的人,對別人的服務百般挑剔的人,怎麼會有人喜歡?由於華為虛幻的光環,社會上有些女孩子盲目地喜歡我們的研發人員,她們真的瞭解嗎?試問,與連自己的伙食費都捨不得花的人在一起生活,你會幸福嗎?那種對別人的服務百般挑剔的人,你受得了嗎?不會挑剔你嗎?不把你折磨死才怪呢。
一個對生活斤斤計較的人,怎麼能確保高效率工作呢?葛朗臺式的人在公司是沒有發展前途的。我們正確的做法是努力工作,增加收入,改善生活。同時也要理解為你服務的人,他們也要生活下去,不是你一人生活好,而不顧及別人。我們的研發人員要學會感恩,感謝為你服務的人。幹部也不要隨便把矛盾轉移出去,學會管理員工的心理預期。你去幫廚的這3個月,暫不降低你的薪資,做不好再考慮。

任正非的批示如下:

此文寫得何等好啊!希望研發及海外代表處的員工學習一下。你們都是成人了,要學會自立、自理。我們是以客戶為中心,怎麼行政系統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員工滿意度,誰發明的?員工他要不滿意,你怎麼辦呢?現在滿意,過兩年標準又提高了,又不滿意了,你又怎麼辦?滿意的錢從什麼地方來,他的信用卡交給你了嗎?正確的做法是,我們多辛苦一些,讓客戶滿意,有了以後的合約,就有了錢,我們就能活下去。員工應多貢獻,以提高收入,改善生活。我們的一些幹部處於幼稚狀態,沒有工作能力,習慣將矛盾轉給公司,這些幹部不成熟,應調整他們的崗位。海外伙食委員會不是民意機構,而是責任機構,要自己負起責任來的,而不是負起指責來。國內後勤部門要依照市場規律管理,放開價格,管制品質。全體員工不要把後勤服務作為宣洩的地方,確實不舒服要找心理諮詢機構,或者天涯網。

對想過安穩日子的員工,看到這兩篇文章會覺得扎心;對一匹奮鬥中的狼來說,這不過就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根本不會縈繞在其心上。正如徐直軍所言:「一個對生活斤斤計較的人,怎麼能確保高效率工作呢?」所以,對於華為,不能從普通上班族的角度來看待,也不能以「常理」揣度。

一方面,給華為員工高薪資和豐厚的分紅,另一方面,任正非對「耽於享樂」又保持著強烈的警惕和反感。他很清楚,一個被「享受」腐蝕了的老員工,價值還不如一個剛剛走出校門,一無所有的熱血大學生:成功是一個討厭的教員,它誘使聰明人認為他們不會失敗,它不是引導我們走向未來的可靠的嚮導。華為已處於上升時期,它往往會使我們以為8年的艱苦奮鬥已經勝利。這是十分可怕的,我們與國內外企業的差距還很大,只有繼續艱苦奮鬥,長期保持進取、不甘落後的態勢,才可能不會滅亡。繁榮的背後,處處充滿危機。

好逸惡勞,是人的天性。做熵減,就要跟人的天性做鬥爭,永遠保持奮鬥者心態。

《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一書,周顯亮著,時報出版。圖/《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一書,周顯亮著,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華為企業經營與管理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