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反送中一週年】面對未來,港人剩下的...只有「恐懼與悲涼」

文 / 邱于瑄    攝影 / 陳之俊
2020-06-11
瀏覽數 10,050+
【反送中一週年】面對未來,港人剩下的...只有「恐懼與悲涼」
圖/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反送中運動至今一週年,雖然最具爭議的《逃犯條例》在去年10月已撤回,但一年過後,迎來的卻是港版《國安法》。香港人沉痛表示,「一國兩制已死」,而隨著時間過去,加上疫情影響,港人抗爭力道逐漸衰弱,對於前景感到悲觀。

去年夏天,對香港人來說,絕對是個慘痛的季節。

時間回到2019年6月15日晚上,一名男子從香港太古廣場20公尺的高台墜落,讓不斷吶喊勸說「不要跳,不要死」「明天一起遊行!」的民眾措手不及。

當天,在台灣就讀大學、22歲的港生羅伊(化名)剛好從台回港,聲援反送中運動,和朋友就在相約太古廣場。羅伊回憶當時,現場大家都在哭,她說:「我跟我朋友都不喜歡在別人面前哭,我們就去維港看著海,誰也沒說話。」

今年28歲的香港人陳少華(化名)對催淚彈的味道仍記憶猶新,「就像拿著四條芥末,擠在你的眼睛和鼻子。」

反送中運動時,在台灣工作的陳少華曾多次往返港台,聲援香港,甚至在7月21日元朗西鐵站發生白衣人無差別攻擊事件時,他人就在元朗朋友的家,「元朗是我以前讀書,每天都會去的地鐵站,」他沒想到這種恐怖攻擊就在自己身邊。

「那是一輩子絕對忘不了的事,我常說那是香港人的集體創傷,」陳少華說。

2019年香港反送中。陳之俊攝圖/2019年香港反送中。陳之俊攝

自由不再,時時深陷被捕恐懼

一年過去,陳少華認為,許多香港人變得格外小心。面對過去警民衝突、強暴、被自殺事件頻傳,加上《國安法》的通過,都讓香港人感覺自由不再,擔心自己可能被捕。

陳少華參加反送中週年活動發現,當民眾未經同意拍照時,一些香港年輕人會上前制止,並要求刪掉照片。就算同為香港人身份,從事媒體工作的陳少華想採訪香港人時,也常被拒於門外。

不過,就連陳少華自己也坦承,他常和朋友開玩笑,若是從台回港,他想把手機換成舊款的nokia 3310,因為擔心原本的手機內容過於敏感,可能會被追蹤,甚至連累身邊的朋友。

羅伊經歷過警察暴行,催淚彈、膠子彈等不斷向民眾射出的日子,已習以為常。然而,她每次看到新聞直播香港遊行的畫面時,就會習慣緊盯螢幕,「因為我擔心認識的人被捉。」

2019年香港反送中。陳之俊攝圖/2019年香港反送中。陳之俊攝

社會對立嚴重,引發年輕人與長輩衝突

反送中運動也造成社會對立,至今香港仍有「黃藍之分」,年輕人與長輩的世代衝突也難以解決。

「支持或反對政府的人士是團結的,但兩邊對立,」羅伊回憶起反送中運動時,許多年輕人與家人立場不同,常常不被理解為何要參與抗爭,甚至有子女遭到警察逮捕時無人保釋,她也聽過朋友被父母責備:「你出去不是有賺錢嗎?你自己找律師啊!」

即使一年過去,羅伊自己及大多數的朋友,和家人都避而不談政治,平時可能只剩基本的生活問候,就算試著溝通,彼此仍堅持各自立場,難以達到共識。「我秉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儘量不要去挑起紛爭,」羅伊說。

她以自己家庭舉例,過去在沒有抗爭的時候,家族關係都很和諧,但發生雨傘革命、反送中運動之後,家庭內部意見分歧,羅伊看著過去疼愛自己的外婆與自己立場相左,實在不忍頂撞,也因自己輩份較小,最後還是選擇沉默。

港版國安法再度引發港人上街示威抗議。達志影像圖/港版國安法再度引發港人上街示威抗議。達志影像

抗爭力道削弱,對香港前景悲觀

去年11月,香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因港民對於政府的憤怒,使得泛民派大勝親中的建制派,投票人數高達294萬人,更創下香港歷史紀錄。「我感受到大家對於投票沒那麼熱衷了,」陳少華說,香港處境並沒有因泛民派的勝利而有所改變,甚至又遇上《國安法》與《國歌法》的危機,「投票好像也不能改變什麼,」陳少華說,他與同溫層甚至開始對泛民派產生質疑。

隨著反送中運動延燒一年,加上積極抗爭的人多已被捕,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抗爭力道已大不如前。

陳少華表示,目前香港仍有街頭運動,但規模都不如往昔,多數民眾已回歸日常生活。而他已屆適婚年齡,需要穩定的工作,也能夠體諒許多人考量現實經濟因素,選擇不再抗爭。

「我們不能要求他人為了理想要拋棄什麼,還是必須面對現實,」他認為,香港未來抗爭成功的機率,已愈來愈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香港反送中港版國安法香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