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首度道歉!卜蜂養雞場爭議,三大保證能息花蓮眾怒?

公文往返紀錄曝光 重申沒有拒溝通
文 / 林珮萱江星翰    攝影 / 池孟諭
2020-05-27
瀏覽數 29,750+
首度道歉!卜蜂養雞場爭議,三大保證能息花蓮眾怒?
圖/卜蜂發言人劉明哲接受《遠見》訪談,首度鬆口對外道歉。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面對近一個月的花蓮養雞場爭議,卜蜂發言人劉明哲接受《遠見》訪談,首度鬆口對外道歉,並提出三項保證:無政商勾結、無黑箱作業、無設場時間表。能否說服花蓮「反卜蜂」鄉親?看來仍是場持久戰。

「全台最後一塊淨土」,是外界對花蓮的美譽,如今也可能成為企業不敢踩的投資禁地?

5月20日,正當台北舉行總統就職典禮,另一頭,花蓮縣鳳林鎮民廣場也聚集上千人,為的卻是抗議卜蜂在花蓮設置養雞場。

卜蜂花蓮養雞場事件,近一個月內接連登上新聞版面。關鍵引爆點當屬5月9日,鳳林鎮上百位民眾聚集在卜蜂養雞場預定地,表達「反卜蜂」心聲。

緊接著,5月10日花蓮縣政府發新聞稿,指出卜蜂在當地共六處的設場計畫「先予暫緩」後,事件一路延續,卜蜂與花蓮反卜蜂民眾間持續對峙,癥結點至今難解。

5月27日,卜蜂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有關先前彰化汙泥場後續處理進度。而場外,反卜蜂的花蓮壽豐、鳳林、光復三地自救會也聯合起來,在場外舉辦記者會。

在台成立44年的雞肉大廠卜蜂,首度進入花蓮設場,為何會演變成這番局面?卜蜂內部自認完全合法合規,引發如此大爭議完全是意料之外。

5月13日「反卜蜂」民眾在記者會場外抗議。池孟諭攝圖/5月13日「反卜蜂」民眾在記者會場外抗議。池孟諭攝

營收獲利佳 首度投資花蓮卻碰壁

從經營績效來看,卜蜂絕對堪稱是家成功企業。

2019年財務成績亮眼,不僅營收首度站上200億元大關,更繳出獲利、每股純益、現金股利三高的好成績。

董事長鄭武樾投資不手軟,不僅雲林AI人工智慧自動化飼料廠,預計今年第二季量產,估計能為現行飼料廠的人力節省超過50%,並將市占率一舉突破兩成。

它還是國內外各大品牌首選的雞肉供應商,國際知名的雞精品牌、連鎖速食餐廳等都選用卜蜂的雞與蛋。

如今,這樁花蓮投資案碰壁連連,進度持續牛步,甚至可能胎死腹中。其實該計畫啟動已超過兩年。

據內部紀錄,早在2017年12月,卜蜂便決定前進花蓮投資。

隔年元月就與花蓮縣政府接洽,討論投資相關事宜,並啟動土地評估,派人在花蓮各地尋找合適場域,考量與附近居民的生活環境距離、周遭畜牧業的生物防疫距離等,作為選址重點。2018年4月至6月間陸續購得相關土地。

卜蜂副總經理、發言人劉明哲強調,到目前為止,卜蜂在花蓮的計畫就只有五座種雞場和一座蛋雞場,旗下包含子公司和關係企業均未再另外購地,也沒有與當地其他業者合作等情事,「絕對不是謠傳說的,誤指卜蜂還有更多沒說的雞場!」

劉明哲更強調,「坊間還謠傳土地是前縣長傅崑萁帶我們董事長去買的,完全子虛烏有!」

爭議一:政商勾結? 

「選址購地非靠中間人私下喬」

卜蜂面對的第一項爭議是,投資花蓮有無官商勾結?

對此,劉明哲直接攤開內部紀錄,厚厚一疊達5公分的文件,全是同仁當初找地、詢價、議價等資料,證明購地過程全是可供檢驗,絕無不法,「真有勾結官員,怎麼可能拖兩年還沒蓋完場?」

外界質疑聲浪,還包含開發案相關過程是否有中間人穿針引線、檯面下不法舉措等。

劉明哲回應,確有土地仲介協助找尋土地所有人,但公司內部也藉由實價登錄、鑑價公司來評估價格的合理性。此外,由於卜蜂過往在花蓮人生地不熟,因此有經由花蓮在地廠商協助聯繫在地村里長和意見領袖等,但當初目的就只是為協調說明會時間。

劉明哲強調,與協力廠商往來均有收據為證,沒有其他對價關係,對於外界繪聲繪影,暗指卜蜂結合中間人「喬」事情,劉明哲稱一頭霧水。

劉明哲攤開內部紀錄澄清卜蜂花蓮投資案並無官商勾結。池孟諭攝圖/劉明哲攤開內部紀錄澄清卜蜂花蓮投資案並無官商勾結。池孟諭攝

爭議二:黑箱作業? 

「溝通經四任鄉長仍未平」

「黑箱作業、欠缺溝通」是「反卜蜂」民眾強烈詬病的第二大疑點。

劉明哲表示,同業類似規模的雞場從建場到完工大約一年,卜蜂花蓮場拖了兩年,其實有近一年,就是花在溝通上。

卜蜂要在花蓮設場的六處,進度最快的是壽豐鄉豐坪段的種雞場,目前施工近完工,也是六處中唯一辦過說明會的,但現在,豐坪還是有民眾說當初均不知情,如今跳出來反卜蜂。

「當初是挨家挨戶派報通知要辦說明會,當天現場近百人,除說明雞場設施、營運方式,也搜集現場民眾對雞糞、用水及空汙等質疑,我們一個月內就整理資料回覆,也親自拜訪自救會會長,後來就沒再聽到他們提反對意見……」雙方甚至有談到,以每年20萬元回饋給當地具精神指標的廟宇作為公益用途,這一筆錢也有收據留存。

至於,與壽豐鄉樹湖村的往來,更是耗時最久。劉明哲搬出厚厚一疊公文,強調所有往來都有關防盜用印。

眼看不少當初會談明明都在場的人,如今一個個跳出來罵「卜蜂拒絕溝通」,他坦言無法理解。

然而,卜蜂就算自認委屈,如今看來也很難博得同情。

面對民眾抗爭愈演激烈,卜蜂董事長鄭武樾對內部嚴正表態,呼籲卜蜂要對外說清楚、講明白,要同仁們深刻檢討,為什麼覺得有做了溝通,卻還是讓花蓮鄉親無法信任。

「確實,有溝通沒做好的地方,我得必須代表公司跟大家說聲對不起,」劉明哲說。

爭議三:企業姿態高,溝通方法不對?

「無設場時間表!溝通做完才有下一步」

為了補救,5月13日台北記者會後,卜蜂再次發公文與壽豐、光復、鳳林三處鄉鎮公所聯繫,釋出善意並協調說明會事宜。

同時發函給自救會,希望前往拜會、聽取意見。「鳳林自救會回函表示,不要單獨拜會,要公開的說明會,我們已談妥6月13日要舉辦,」劉明哲說,確定地點還在找,但一定在鳳林。

但關於其他自救會,劉明哲則說,「沒有窗口,不知道該發給誰,目前僅能透過鄉公所,盼能與民溝通。」而壽豐鄉與光復鄉公所,均回覆目前在議會期間,說明會要擇日舉行,大概會安排在6月中。

其實,反卜蜂鄉親的另一項難解心結,更與去年卜蜂被爆出彰化汙泥案有關。

劉明哲解釋,當初卜蜂是以合理價格將汙泥委由政府立案核准業者處理,未料該業者非法傾倒,又因法律修法,卜蜂必須背負最終處理責任,「我們確實是對下游業者把關不周到,但不能講的好像卜蜂惡意租車、主動去亂倒汙泥的,這邏輯不對,」劉明哲澄清。

然而,彰化汙泥案難以解釋清楚,連帶也讓花蓮鄉親內心難平,失去對卜蜂的信任。為此,卜峰針對彰化汙泥案舉辦說明會,闡明後續的汙泥處理進度,以及未來如何規劃汙泥處置。

劉明哲強調,卜蜂要展現最大誠意,不會壓任何時間表,後續到底設不設場?計畫要不要調整規模與內容?萬一不能設場,卜蜂要怎麼應變?如何計算相關投資損失?劉明哲的答案只有一個,「一切都等到鄉親覺得溝通完成了,我們才講下一步。」

近期「花蓮反卜蜂」大事紀。圖/近期「花蓮反卜蜂」大事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卜蜂花蓮雞蛋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