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曼娟/當愛情變成親情,是種退化還是昇華?

你愛轉瞬即逝的盛放?還是恆常溫暖的微光?
文 / 50+FIFTY PLUS    
2020-04-17
瀏覽數 37,400+
張曼娟/當愛情變成親情,是種退化還是昇華?
取自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張曼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按:
愛情不必然等於婚姻,維繫婚姻卻少不了愛情。張曼娟在新書《以我之名》裡,回首昔日關係,對旁人的觀察,與當下心裡的所思所想。到底當愛情轉變為親情,是一種昇華或是退化?年齡醞釀了智慧,也深一層看待什麼是愛情。

中年後的愛情:煙火與燈火,你選哪一個?

前些日子,我在臉書粉絲團分享了自己隨意坐在海邊岩石上,轉頭望著鏡頭露齒而笑的照片,並且寫了這樣一段文字:「什麼樣的情感是理想的呢?每個人的理想都不同。對我來說,放鬆又放心的狀態最理想。不用特別做什麼去討人喜歡;也不用提心吊膽什麼事會惹對方生氣;不必時時揣測心意;也不必處處製造驚喜,該有多麼自在。

照片裡的我,和一群好友約在花蓮七星潭海邊的燒烤餐廳吃飯,盛夏的夜來得晚,用餐前我們到石灘上走走,挑一塊平滑的岩石,坐下來吹吹海風,聽浪潮的密語。

曾經,同樣的海灘,我和愛戀中的人一起來過。那時的七星潭還很安靜,黃昏時甚至顯得寂寥,沒有這麼多民宿擁擠羅列,也沒什麼餐廳。天黑以後,可以仰望亮晶晶的星星。可是我們都不快樂,不顧一切的熱烈奔放或許已經過去了,現實中的差異和彼此性格的偏執,成了鞋子裡的碎石,每走一步都艱難,恨不得脫去它,卻又因為得之不易而難以割捨。

我知道自己在這段愛情裡已經很努力了,更知道對方也已經心力交瘁,但我們期待的那種彼此接納與理解,卻似乎愈來愈難以追求。

坐在海邊的時候,我突然好想回家,對於自己精心策劃卻沒有歡笑的這場旅行,感到懊悔不已。

那個晚上是個關鍵,坐在我身邊、沉默久久的那個男人,突然說出了這樣的話:「如果有這麼多狀況無法解決,那我們還是結婚好了。」

我錯愕地看著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他補充說明:「很多人都是這樣的,結了婚以後,太多現實的問題要煩惱,就不會那麼在意這些煩人的小事了。」

就在那一刻,我清楚明白,我們是必須分手了。關於婚姻與愛情,我們的看法差距太大。婚姻豈是解決愛情難題的良方?

有一次接受媒體訪問,有個男記者問我:「像你這樣獨立自主的女性,又是愛情小說作家,這麼浪漫的一個女人,你的情人恐怕要製造很多、很大的驚喜,才能討你歡心吧?」

其實我並不是那麼浪漫的人,到了這樣的年紀,連驚喜也令人疲憊了。對我而言,刻意製造的驚喜,像是黑夜中的煙火,燦亮耀眼,但一瞬間就暗了。真正讓我感動的是為我掌燈的陪伴,讓我在中年渡口穩當前行。

願意為一個人穩穩掌著不滅的燈火,陪伴他度過許多暗沉無光的時刻,這樣的恆毅力才是真正的感動與奢侈的浪漫。

愛情變成親情,是昇華或是退化?

好久不見的學生小喬和我約吃飯,剛坐下來,便說有個見聞要分享。她因為出差去了東京一趟,老闆特別體恤她的辛勞,2個人都搭商務艙。她和老闆一樣,向空服員要了一小瓶甜白酒,配著氣泡水一起喝。

老闆喝完酒就睡著了,她喝了一肚子水,實在無法憋到下飛機,只好去上洗手間。洗手間正在使用中,她隔了一段距離等候著,門開了,走出一個40幾歲的女人,加速腳步從她身邊經過,差點撞到她。她走向前,伸手推洗手間的門,竟然推不開,仔細一看,才發現門是鎖上的。她站在原地想了一下,難道是自己喝太多了?正好有位空服員經過,她對空服員說:「這個門是不是壞了?剛剛有人出去,現在卻又是鎖上的。」空服員看了洗手間一眼,語意含糊地對她說:「請等一下。」隨即離開了。

小喬說她正打算放棄,去別的洗手間,門突然開了,走出一個約莫50幾歲的中年男子。她告訴自己,以後千萬不能在飛機上喝酒,明明沒看見有人進去的洗手間,怎麼會有人走出來?

講到這裡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你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小喬又好笑又好氣地說:「我們老闆也是秒懂耶,她說我真的太單純。」

「中年人嗎?那肯定是外遇。」老闆斬釘截鐵地說。「說不定是正在熱戀中的人,不一定是外遇啊。」小喬認真分辯。

老闆說她每次和老公去參展,都是搭商務艙,有時飛長途還能看2、3部沒時間去戲院看的電影。至於老公,只想吃飽喝足之後,戴上眼罩耳塞,好好睡一覺。她說商務艙的洗手間空間很小,如果不是有著烈火一般熊熊燃燒的熱情,不會選擇那裡的,再說,只有3個小時的航程,為什麼等不及呢?

所以,這不會是一般的婚姻或戀愛關係。

這種壓抑的、猛烈燃燒的愛意,恐怕真的是外遇的滋味吧?然而,無論如何,聽說了一對中年人如此忘我與陶醉,還是被觸動了。

中年人最容易失去的,應該就是對愛情的狂熱吧。年輕時不顧一切的愛與被愛,到了中年,往往只追求現世安穩。而愛情卻是最容易毀壞現世安穩的東西,它有太多的不可預測,付出和收穫常常不成比例。於是人們告訴自己,與配偶的關係已經昇華為「家人」或是「親人」了,平淡才是福,細水長流才能天長地久。

我常常對「昇華說」感到疑惑,因為我以為親情是我們最初習得的情感,愛情才是進化版;從愛情變為親情,明明是一種退化,怎麼會是昇華?

某些已婚男女,因為在婚姻中無法得到情感的滿足,於是出軌了。他們出軌是為了尋找更多的「親人」和「家人」嗎?他們渴求的應該是充滿刺激與浪漫,不尋常的熱情吧。

能拯救婚姻的,只有愛情

熱播並引起討論的韓劇《男朋友》,是宋慧喬與朴寶劍主演的,明顯的女大男小,身分懸殊,女人居於上位。他們戀愛的開始在古巴,相遇於絕美的海岸,欣賞日落的不思議時刻。喝醉酒的女人遺落了高跟鞋,像童話故事一樣浪漫,只是來到現實生活中,便充滿了荊棘與壓抑。有太多人期待他們分開,有太多阻礙拆散他們。男主角苦苦愛戀著女主角,送了一首詩給她:

有很想走的路,卻是不能走的路;
有一個說好不見的人,卻是最想見的人;
有件事要我別做,卻非常想做,
那就是人生,是思念。 那就是你。

愈來愈多不被看好的女大男小的愛戀,卻能修得正果。如此熾烈的、不顧一切的深情,是多少人渴望卻不敢追求的、非比尋常的人生。

年輕時聽見的最理想的愛情,是「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一旦達到結婚的目的,又該如何安排愛情呢?婚姻從來不能保障愛情,一直都是愛情保障了婚姻。在婚姻裡依然相愛,真的是那麼困難的事嗎?

《同婚十年》的作者陳雪,在書中描述她與同性愛侶結婚10年的生活,她一直記得初次見到阿早的時候,就很想越過重重人群,伸手觸摸她羞澀微笑的臉龐,並感覺到自己內心在顫抖。10年之後,她與愛侶面對面坐著,依然會有這樣的悸動。

她們一起去市場買菜,一起烹飪烘焙,一起分享美食,每個有彼此同在的時刻,都那麼珍貴閃亮。

阿早對她說:「好想談戀愛啊。」接著又說:「但我只想跟你談戀愛。」

陳雪回答:「我也是啊。」

她寫道:「我擁抱著她,還是可以戀愛啊,調動出我們記憶裡那許許多多的場景、畫面,那一切都還栩栩如生,彷彿如在目前。」

能夠挽救婚姻不致出軌與崩壞的,從來都不是道德、法律、輿論,而是愛情。在婚姻中,每天談戀愛。

(本文摘自張曼娟著,《以我之名:寫給獨一無二的自己》,天下文化出版)

•  推薦閱讀:洪蘭著,《以我之名:寫給獨一無二的自己》,天下文化出版

■50歲後還不錯!用新的方法,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
想知道更多熟齡新思維、新活動?
➡加入50+LINE  https://pse.is/K3FBX
➡加入50+FB    https://pse.is/MUCBY 每日資訊不漏接!

(原文刊載於《50+》;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陪伴家庭兩性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