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投資西安

文 / 蕭維文    
2001-11-01
瀏覽數 18,500+
投資西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咸陽機場的機場高速公路直奔西安,沿路漢、唐帝陵矗立在道路兩側,千古英雄豪傑近在眼前,恍如走進時光隧道。

但這個曾經引領世界文明的漢唐古都,卻在宋元明清遷都他地,而逐漸凋零,西安知名作家賈平凹曾經著書《廢都》描述這個城市。他說,西安仍保有傳統皇都的大氣,以及農業社會的保守性格。

力新國際總經理黎偉權初到西安,就被西安厚實的歷史積澱所震懾。他說,腳底下踩的每一塊磚瓦可能都是秦磚漢瓦,有著千年的歷史故事。

不過西安歷史的深度與西安的現代城市文明並不成正比。無敵科技西安總經理陳淮琰回憶十年前初來西安的印象,他說,當時西安仍存在農業社會的性格,作風保守、物質匱乏。

街上的出租車多半來自東歐的陽春車,在路面狀況不是很好的西安城內,時常傳出出租車車輪飛出的意外。

不過陳淮琰當年眼中的這片「大工地」,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語。黎偉權說,「現在西安像七○年代的台灣,」陳淮琰則認為,「像是五年前的上海。」

從社會文化面觀察西安,羅大佑現象或許可以成為另一項觀察指標。坐在富康(中法合資的雪鐵龍小客車)的出租車上,車上西安音樂網正播送著羅大佑的「戀曲一九八○」,歌聲隨著車子一路從古意盎然的舊城流瀉到西郊的高新區。

七○年代台灣的音樂正在2001年的西安風靡,羅大佑9月中在西安陝西省體育場舉行演唱會,盛況空前。羅大佑叛逆的音樂文化在保守的古都發芽。「恰巧的是,西安的經濟正猶如七○年代的台灣,似乎正在起跑點上。我們可以看到西安正在台灣七○年代經濟爆發的起點上,」羅大佑說。

科技產業引路 廢都翻身

在中共中央「西部大開發」的強力政策背書下,西安正試圖從「廢都」中翻身,以高新技術產業為基礎,在時光隧道的盡頭重建昔日的榮光。

「翻身不忘共產黨,致富不忘秦始皇」,西安當地流傳的一句順口溜,說明了西安從「廢都」翻身的歷程。

西安作家賈平凹表示,西安雖然具有航天(航太科技)、紡織等產業基礎,但建構在農業社會的基礎上,經濟發展遠遠落在沿海城市之後。

因此西安雖然是中國內陸的對外開放城市,享有與沿海開放城市相同的優惠政策,不過十年前的外商投資,除了日商投資興建的觀光飯店及衍生產業外,投資家數更在百家之內。去年外商投資家數已暴增至兩千多家。

兵馬俑為西安對外開了一扇窗;高新技術產業區的開發,則為西安找到了新經濟增長點。秦皇陵兵馬俑出土,所掀起的西安旅遊熱,不僅帶來了以日本觀光客為主的觀光人潮,更為當地人民帶來意想不到的財富。

但由於地理條件限制所造成運輸的障礙,西安沒能搭上改革開放後,以外向型為主導而令沿海城市迅速起飛的經濟列車。不過西安眾多大學院校及科研機構所蓄積的科研能量,卻提供了西安發展科技產業的機會。

在西安目前的兩千多家外商企業中,就有四百三十家集中在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引進合同外資金額7億多美元,而十年前高新區外資企業只有零星數家,投資金額也只有250萬美元。

觀光、科技 西安別無選擇

坐擁有歷史遺產及豐沛的科技人力,西安試圖尋找新的文明出口。十三朝古都遺留下的歷史遺產,造就了西安觀光業的發達;豐沛的高科技人力資源則為西安的軟體產業奠基。西安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景俊海說,「西安只有發展觀光及軟體開發兩條路,別無選擇。」

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創建於1988年5月,1991年3月被中共國務院批准為國家級高新區。自1994年以來,在中共科技部每年一次的評比中,西安高新區因為擁有完整的創業孵化體系、投融資體系,並具有豐沛科研能量,一直居全中國五十三個高新區中的前四名。

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搶搭上國際IT(資訊科技)產業過去十年蓬勃發展的大浪潮,成為西安經濟發展的主力。景俊海說,西安高新區對整體西安經濟成長的貢獻度,高達4%,占總增長率的三分之一。

位於西安古城西南郊的高新區,不僅成為西安經濟社會的新增長點,嶄新的建築更改變了西安古城的地貌。力新國際經理鄭景文說,西高新區的房租最貴、房價最高、工資最高、消費水平也最高。西高新區已經成為西安的「台北信義計畫區」。

高新技術產業區內共設有電子工業園、軟件(軟體)產業園、醫葯(藥)園、新材料園、光電子產業園五大支柱產業的專業園區。

高新區內的西安軟件園創建於1998年,1999年6月被中國政府認定為火炬計畫的國家級軟件產業基地;今年初中共中央信息產業部在全中國四十七個提出申請的軟件園區中,評選出全國十大軟件產業基地,西安軟件園再度雀屏中選,西安的軟件實力再度受到各界的關注。

西安目前有五百多家軟體企業,進駐軟體園的企業就有一百二十一家,其中本地企業仍占絕大部分,有七十八家,中外合資企業十二家,外商獨資企業十五家,歸國留學生創辦企業十六家,其中包括IBM、惠普、思科、飛利浦、富士通等國際知名IT企業。無敵科技及力新國際則是台商的代表性廠商。

去年西安軟體園區實現軟體產品銷售收入20多億元人民幣,帶動各類主機、網路等設備銷售100多億元人民幣。

配合中國國務院所發布的「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積體電路)產業發展若干政策」,陝西省軟件行業協會於5月14日成立,並針對七十多家提出申請的軟件企業及兩百多項軟件產品進行「雙軟認定」(軟件企業及軟件產品),其中六十六家軟件企業獲得認定。台資企業力新國際、凌安電腦、先智科技都搶搭上這第一班優惠列車。

依規定,這些企業的產品增值稅將由17%降為3%;企業所得稅自獲利年度起,得享有「兩免三減半」(兩年免稅,三年減半徵稅)的優惠。

9月初,軟件園邀集了國際知名軟件公司在中國的負責人,齊聚西安進行了「西安國際軟件技術周」;配合2001年中國西部論壇在西安舉行,9月9日,西安軟件園舉行國家產業基地揭幕暨西安軟件園示範區開園式,從中央信息產業部、科技部到省市首長,在開幕儀式上一字排開,為西安的軟件產業發展強力背書。

四大名校 炙手可熱

景俊海說,中國大陸除了北京、上海、西安外,有條件發展軟體產業的城市實在有限。他說,「西安科技人力的供給量排名全中國第三,科技人力的密度則排名全中國第一。」

矗立在高新區內,占地最廣的一片基地上,壯觀的大唐電信總部大樓成為高新區地標,這家中國四大電信設備商之一的公司,由於是西安科技人所創,已經成為西安科技創業人的驕傲與榜樣。

目前西安有各類軟體人才三萬多人,軟體企業五百多家,每年有四千多名本科生以上的軟體專業的學生畢業。

根據西安官方統計,西安三十七所大專院校,有二十所設有計算機科系;而西安電子科技大學70%的系所都與軟體專業有關;西安交通大學、西北工業大學也有三分之一的系所屬軟體專業。

在全中國重點院校的理工類排行中,西安就有西安交大、西北工業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及西安公路交通大學等四所大學,列名全中國前五十大的排行榜中。(見頁60表一、表二)

西交大、西工大、西北大、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四所大學成為品質保證,計算機相關專業畢業生一時成為天之驕子,炙手可熱。

早期西安人才外流十分嚴重。雖然西安每年提供龐大的高科技人力,但由於東西地區發展失衡,以及薪資差距,每年高校畢業生都大演「孔雀東南飛」的戲碼,西安—上海—美國的東南飛路線,使得西安人才外流情形十分嚴重。

目前任職於台資力新國際的胡姓工程師,畢業於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系。他說,他們班上一百多人,有70%是外地生,畢業後多半返回東南沿海故里,剩下三十多個本地生,也多往東南沿海發展,真正留在西安的只有四人。

在西安秋季人才招聘會的海報上,寫著「留在西安、留在西部」,大大的海報字在西安街頭佇立,動之以情,呼喚孔雀還巢。

面對人才需求的迅速擴增,高新區已經建立了一套人力資源開發的服務體系,最近並與印度知名的軟件培訓機構NIIT簽約,培養異業轉型的人才。景俊海說,目前西安每年供應約五千名軟件人才,五年內供應額將提高至兩萬人,而在十年內,「人才不僅可以自足,尚足以出口。」

隨著西安高新技術開發區的迅速發展,高新區已經逐漸出現群聚效應,而外流人才也出現回流現象。

景俊海分析高新區人才引進渠道,除了本地大學畢業生及科研機構研究人員外,有絕大部分是由沿海或外省主動回流的人員,還有部分海外留學生返鄉創業的。

跨國性企業如日商富士通兩年前落戶西安,就計畫將西安建設為富士通全球最大的軟體研發基地,並計畫五年之內,研發人員擴增為一千人;美商IBM也在去年初入駐園區,國際大公司的招牌,吸引了海外留學生、到沿海發展的人才「孔雀還巢」。景俊海說,「西安發展軟件的氛圍已經出來了。」

台灣軟件業者也開始被這種氛圍所感染,除了英業達集團旗下的無敵科技,七年前就以先鋒之姿落戶西安外,兩年前當台灣網路狂熱造成人才供需失衡,力新國際、凌安電腦及先智科技等以軟體開發為主的台商也開始向西安群聚。

英業達集團旗下的無敵科技早在1994年就進駐西安,算是台商中最早進駐西安的科技廠商。英業達在上海成功設立研發據點之後,就開始評估在內地設立據點的可行性。當時大陸人員遷徙是被管制的,許多內地人才無法到上海來,溫世仁說,「他們沒辦法來,只有我們去。」

當時西安及武漢是英業達評估的兩個內陸城市,結果西安因為觀光業帶動的生活條件較佳而雀屏中選。溫世仁說,「西安當時全力推動高新技術開發區,也是英業達相中西安的原因。」

1999年英業達集團改組,擁有兩百位研發團隊的西安公司,歸屬無敵科技公司,負責無敵電子辭典、PDA(個人數位助理)及無線傳輸的軟體研發,並搭配台灣生產硬體出售,目前已成為無敵科技主要研發重鎮。

外商挖角 行情大亂

相較於英業達的及早布局,力新國際及凌群電腦卻是在三年前網路狂飆之際,面臨軟體人才荒,才決定出走西安。凌群電腦副總經理黃種智說,「不是沒有生意,而是找不到人來做。」

在落戶西安前,他們都針對西安與沿海城市做了比較評估。黎偉權說,為了避免成為「外商訓練中心」,公司捨棄了沿海城市,而選擇了人員流動率較低的西安。

為了更深入瞭解各地人才的特性,黃種智還特別走訪了上海、北京及西安三處的交通大學。結果他發現,「西安交通大學的圖書館在半夜十二點時,仍然燈火通明,而上海交大的學生一下了課,就人去樓空了。」

力新國際(西安)科技公司目前在西安有八十多名員工,90%的員工來自於上述四所學校。不過陳淮琰表示,由於人力市場供不應求,部分學校嚴重超收學生,師資卻未能適時補充,造成學生品質下滑。他說,現在即使是同一個學校畢業,品質已不若五年前畢業學生的水平。

黎偉權也分析,由於地處內陸,西安的資訊較封閉,即使是計算機專科畢業大學生,猶如一張白紙,對公司的實務操作,毫無概念,一切訓練都必須從零開始。

當地職工對市場經濟的任事態度也與台灣的情況有所落差。一名西安台商說,在台灣軟體工程師沒有所謂的加班費,一切以任務達成為目標,此地員工卻會為了坐領加班費,「熬兩個小時的時間,卻只做三分鐘的事。」

不過與沿海地區薪資水平的差距,仍使得在西安發展軟體研發較具競爭力,不過這樣的優勢也將逐漸消失。陳淮琰說,一般研發人員的平均薪資在2000元人民幣到3000元人民幣之間,與上海資深軟體工程師動輒月薪上萬元人民幣,薪資的落差確實對台商產生了吸引力。

不過陳淮琰也指出,「這樣的薪資水準與七年前相較,已經成長了五倍。」凌安電腦總經理李煌模說,明年中共將全面調升公務人員的薪資,民營企業員工薪資將進一步水漲船高。

李煌模說,一般所談的還只是「稅後薪資」,實際上企業主還得為員工負擔所謂「三保一金」的費用,即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以及住房公積金。他說,「這些看不見的成本必須盤算清楚。」

國際性跨國企業蜂擁西安,更使得人力市場行情大亂,外商動輒以兩、三倍的薪資挖角,使得台商毫無招架之力,即使深入西安,仍難逃淪為「外商人才培訓中心」的宿命。

掛著四大名校招牌已不再是「完全就業的護身符」,忠誠度成為聘用的重要指標。陳淮琰表示,無敵科技目前在西安的兩百多名員工,一律透過公開招考,但每年仍會有20%的人,因為試用不合格或者被挖角而離開。

陳淮琰無奈地說,在外商的高薪挖角下,台商成了「培訓中心」,甚至幫競爭對手培養人才。據透露,大陸最大的PDA商恆基偉業「商務通」部門的總經理就是從無敵出去的。

高流動率在IT產業雖是常態,但對強調長期研發的軟體產業卻是十分不利。由於利之所趨,往往10%不到的薪水差距,就能挖角成功。陳淮琰認為大陸員工對公司忠誠度較低,因此只要有人提辭呈,立刻簽准,絕不手軟。

不過西安軟件園主任毛愛亮表示,相較於上海、北京的員工,西安的員工穩定性較高。而過去外商高薪挖角的作風,也因為經營模式由競爭改為與本地廠商合作,人力市場的秩序已恢復正常。

無敵科技西安公司每年雖然有20%的流動率,但已經培養出穩固的本土管理、研發團隊,無敵的電子辭典、PDA的整體研發,幾乎完全靠這個團隊獨立運作。

力新國際最晚進入西安,動作卻最大,9月9日才遷入剛揭幕的新的軟件園,員額也由去年底的三十四人擴充為目前的八十人。黎偉權說,「愈是不景氣,愈要加碼投資。」

先智科技的創辦人是從力新國際出來的,因應組織調整,員額做了相當縮減,目前依附在力新的大辦公室中,區隔一塊區域上班。凌安電腦也因為業務調整,人員縮編,不過卻在秋季人才召募會上,仍大力召募新人,補充新血。

面對本地企業的迅速崛起,以及跨國企業的強力競爭,台灣軟體業者在西安的人才戰中,優勢正逐漸消失,李煌模說,「再這樣下去,台商將退守烏魯木齊。」

不過西安就在本地企業、港、台商及跨國企業的相互激盪,在歷史的天空下衝撞出新的文明盛世。景俊海以重振漢唐雄風為惕勵,誓言將西安再造成全中國的「軟件之都」。

今年初西安市民評選出上個世紀在西安發生的十件歷史大事,結果西安高新技術開發區的建設列榜其中,與1936年的西安事變、1949年的解放西安,及1974年世界級文物秦兵馬俑的發現等重大歷史事件齊名。西安人在歷史的長河中,終於找到新的立足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