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郁秀力推「有感」節目 挺進國際

對標國際、打造神劇,公視兩箭齊發
文 / 馮紹恩    攝影 / 池孟諭
2020-03-31
瀏覽數 33,900+
陳郁秀力推「有感」節目 挺進國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公共電視節目近年屢創佳績,叫好又叫座的節目不斷,身為領路人的公視董座陳郁秀不照既有規則,勇於突破創新,陳郁秀做了哪些事,讓公視變得不一樣了?

踏進公視董事長陳郁秀的辦公室,映入眼簾的,除了書架上一排與音樂相關的CD和書籍外,引人注目的,即是大張辦公桌上,疊放著大量等她簽核的公文,說明主人並不是每天都待在這裡。

身兼華視董事長,陳郁秀有時候得往華視跑。但這卻不影響她推著公視走向國際的決心,更想替台灣的影視內容闢出一條路。

公視近期籌拍《天橋上的魔術師》,片場實況一經公布,立刻在網路社群上炸出一陣轟動,外界殷殷期待公視能開放片場參觀。

而這部劇之所以能耗費8000萬元預算,高度擬真還原已被拆除多年的中華商場,重要推手正是陳郁秀。

過去曾任文建會主委,如今身為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忙碌一如往日。在擔任董事長這三年,少不了的是流言蜚語、爭議,甚至是官司,但是這些都不曾拖慢她的腳步——對標國際,打造神劇。

第一箭〉開源

創募資辦法,投資人有信心

只是,公視的預算向來有限。公共電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說,公視身為公共媒體,依據《公共電視法》,現在一年來自立法院捐贈的預算僅9億元,再加上其他單位的捐贈,單是維持基本營運就很吃緊。

近幾年,公視靠著前瞻計畫的補助,得以跨出實驗性的一步,挑戰高規格的戲劇。問題是,補助並非說有就有。

《天橋上的魔術師》就碰到資金不夠的問題,儘管該劇有前瞻計劃1.55億元的預算。

「當創作達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就會想追求更好,」陳郁秀相信節流重要,想締造高峰,得靠更積極的另一條路:開源。她決定打造一個未來可以持續增資的新模式。

陳郁秀和公視內部同仁花了近一年時間,將相關辦法報請文化部、公共工程委員會同意,並在2019年8月《傀儡花》拍攝期間首次啟用,原本預計對外募集4000萬元,至10月結束募得3400萬元。如今《天橋上的魔術師》自2020年2月初,再次公開對外募集4800萬元。

「大家都有一顆心,想把台灣影視推上國際,」陳郁秀向投資者喊話,國際標準就要有國際級預算,「當預算有困難的時候,為什麼大家不能合作?」即時推一把,台灣影視就有機會再度站上國際舞台。

第二箭〉內容

學「大河劇」,有感打動觀眾

其實曾經,台灣影視不但站上了國際舞台,還曾是主角。

公視總經理曹文傑指出,《流星花園》《包青天》等劇當時風靡亞洲,但近幾年台灣的影視產業較為低迷,再加上如今國際OTT平台搶攻市場,百花爭鳴,觀眾對戲劇品質的要求更高。

在影視產業艱困的情況下,公視對製作戲劇的目標跟商業台有著不同的傾向,不能一味討好市場、追求利潤,還需顧及整個影視產業的發展。

於蓓華解釋,公視戲劇需滿足兩種使命:一是面向觀眾,提供多元的劇種和題材,諸如歷史劇、文學劇、迷你劇等不同的戲劇種類。另一種是面向產業,透過不同的劇種培養多元化的劇組團隊。

公視近年所追求的優質內容為何?日本NHK電視台在1963年開創的「大河劇」,給了陳郁秀啟發。

大河劇以日本戰國、幕末時代的歷史題材為主,如近年較有名的《天地人》《篤姬》,還有早年捧紅巨星渡邊謙的《獨眼龍政宗》等戲劇。

然而,以往只要一提到拍攝台灣歷史相關的題材,「哇!你只要講到鄭成功,大家手腳都軟了,那個太大了,」陳郁秀說。

於是必須巧妙改變策略,只要有優質內容就先拍攝製作,再從作品的背景年代往前或往後銜接,串起屬於台灣的大河劇。

至於好內容的定義,陳郁秀首重「有感」,希望透過戲劇呈現庶民的生活跟社會現象,而不是關注政治經濟,藉此營造觀眾的共鳴。

細數公視近年所交出的成果,的確算是豐碩斐然,創作出不少陳郁秀理想中庶民有感的大河劇。諸如以國共內戰時期,空軍家庭為背景的《一把青》,點出台灣現代醫療問題的《麻醉風暴》1、2,好評在影視星空中屢屢綻放光芒。

一把青劇照。(公視提供)圖/一把青劇照。(公視提供)

麻醉風暴劇照。(公視提供)圖/麻醉風暴劇照。(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公視提供)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公視提供)

更璀璨的是,真實反映台灣社會對隨機殺人案、死刑和媒體亂象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在2019年金鐘獎獲得14項入圍,最終抱走6項大獎。

公視所做的努力,業界自有感受。對於公視這幾年投資各種題材的戲劇,和公視合作,拍攝電視劇《危險心靈》的導演易智言闡明,各項補助不論是從公視、文化部或產業輔導金,都不能占全劇投資比例的50%,劇組仍需要自行籌資。

然而這不代表公視的投資不重要。易智言說,既然影視產業可以拿到補助,代表政府認為它需要保護,而這也反映出台灣影視產業在近幾年的低迷。

影視產業低迷的現況,可以從兩個關鍵點觀察:一是市場太小,使得投資人的意願不高,二是儘管市場不健全,但仍是個市場,因此投資人在選擇上就較為保守。易智言認為,商業考量拍攝出的作品「不是帶領觀眾,而是討好觀眾,」公視在市場不健全的情況下,彌補了市場結構的困境。

無懼向前,盼公視躍上國際

「影視產業一方面是個產品,如同面板一樣需要開源節流、爭取最大市場,」易智言點出影視產業為何需要保護,因任何文化產業都有一種特殊性,只要離開這塊土地和人群,就不是屬於台灣的產品。「公視在為了台灣影視產業留下紀錄,大方向跟原則都是對的。」

掛在陳郁秀辦公室外,有一張畫的背景是法國塞納河畔。陳郁秀說,那是她年少時期學音樂的地方,法國之於她如同第二故鄉。這幅畫正是陳郁秀逼著父親陳慧坤畫給她的。

聊起過往,陳郁秀津津樂道地分享年輕時獨自跑遍整個歐洲的探險之旅,「那時候都去住各國的同學家,這個地方待個幾天又跑往下一個地方,一個女孩子拎著背包就出發了。」

如果現在小孩跟她說要這樣隻身旅遊,「當然不允許啊!那多危險啊!」可隨後她又笑著自己的矛盾:「當年我也沒跟家裡講,是自己跑去的。」

隻身闖蕩陌生大陸,那份勇氣,就像在新媒體充斥的現在,自許為領路人。陳郁秀不想單純照著規則、不怕爭議跟麻煩,明知前方路途險阻重重,仍一本初心帶著公共電視台往前邁進,闖出一條通往國際的路。

本文出自 2020 / 04 月號

別讓孤寂封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公視天橋上的魔術師中華商場投資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