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獨家】「員工還在等我!」遠航投資人代表蔡慧玲律師倒數50天的最後一搏

倒數50天,四組投資人有意接手
文 / 鄧麗萍    
2020-03-16
瀏覽數 20,600+
【獨家】「員工還在等我!」遠航投資人代表蔡慧玲律師倒數50天的最後一搏
圖/遠航投資人代表蔡慧玲律師。蔡慧玲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東航空提出大量解僱計畫,吹熄燈號倒數50天,似乎出現轉機?為1000多名員工奔走的遠航投資人代表蔡慧玲律師透露,目前四組投資者洽談接手遠航,冀月底能有好消息。惟被交通部廢證之後,遠航如何力挽狂瀾?

3月4日,遠東航空繼停飛、欠薪,被交通部廢證後,宣布大量解僱,528名員工頓時失業。消息一出,最難過的人,除了董事長張綱維外,還有蔡慧玲律師。

蔡慧玲是目前的遠航投資人代表,更是11年前拯救過遠航的公司重整人。

不少人誤以為她是遠航的律師,其實她從來沒有當過一天遠航的律師,「2009年是法院指派我去當遠航的重整人,就是重整期間公司的負責人」蔡慧玲說。

從2009年到2015年,一共6年時間,蔡慧玲進駐遠航,在2009年9月5日公司發不出員工薪資後,四處奔走,終於在10月5日找到張綱維投資遠航一起重整遠航,2015年10月終於完成重整,再把公司交給張綱維獨自經營。

許多人因此誤以為他們兩人私交很好,但其實重整期間,她跟張綱維的關係很緊張,蔡慧玲是債權銀行團重整人代表,「我個性很直,實話實說,公事公辦,他哪裡不對,我就直接講他。」曾經,張綱維氣到想換掉蔡慧玲,但被幕僚告知「蔡律師換不掉,因為她是法院派的,不是你請的,重整完成前不能請她離開。」蔡慧玲微笑說,「所以他就拿我沒輒。」

自從2015年離開遠航後,兩人四年多來一直沒有任何聯絡,直到2019年底遠航相繼發生停飛、欠薪、廢證等事件,她對當時還有1024名的遠航員工感到不捨,決定再次出手相助。

去年12月12日,張綱維發表遺書、取消航班,之後爆出一連串欠薪、廢航空執照事件後,蔡慧玲幾乎放下其他公務,一心一意想要拯救遠航。為了救遠航,她四處奔波,尋找新的投資人,好似2009年的情況再次重演。

遠東航空董事長張綱維。池孟諭攝圖/遠東航空董事長張綱維。池孟諭攝

法律和企管雙修,律師意外接手遠航重整

說起蔡慧玲跟遠航的淵源,其實是個意外。

蔡慧玲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現任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是法律系同班同學。之後她取得台灣科技大學管理碩士學位,並曾於台灣科技大學開設企業創新事業管理課程。

2008年2月14日,當時是上市公司的遠航,爆發財務危機,改列為全額交割股票。同年5月12日遠航宣布因經營高層掏空,欠缺資金,導致要停飛,並於5月13日暫時停業。2009年4月底,台北地院裁定遠航重整。

當時她正好是遠航債權銀行主辦行遠東銀行的律師,因為懂得法律與企業經營,意外讓她被法院指派為重整代表人。

不過,在這之前,她其實已有企業重整的經驗。

2007年,她因緣際會連續接下雅新、歌林重整案,開啟了「企業醫生」的另類職涯。

「都是法院選擇了我,」蔡慧玲細說從頭。2007年,科技公司雅新重整時,她出任雅新28家債權銀行團的法律顧問,雅新債權高達500、600億元,且橫跨兩岸三地,最終她成功幫銀行團爭取到重整主導權。

接著,2009年2月,家電品牌歌林發生財務危機,中華開發向台北地方法院推薦她擔任重整監督人。隔一個月後,遠東航空出問題,聯貸案主辦行遠東銀行也推薦她擔任重整人。

就這樣,蔡慧玲從單純律師,一步步變成「企業的醫生」。在雅新案,她只是法律顧問;到歌林案,她變成「重整監督人」;到遠航案,她跳下去成為重整人,要負責營運。由律師變重整人、扛起營運,是非常少見的例子。

遠航重整慘況,連衛生紙都沒有

回首遠航六年的重整之路,一切仍歷歷在目。2009年6月16日,蔡慧玲被法院指派擔任遠航重整人,當時遠航負債高達128億元、有7000多債權人。「我第一天到公司,連衛生紙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只剩48名員工,」她說。

更慘的是,民航局相繼在2008年6月和2009年4月收回遠航飛高雄、台東、離島、濟州和河內共10條國內外航權,導致遠航營運完全停擺,完全沒了現金流,財務更加雪上加霜。

蔡慧玲每天去遠航上班,開門面對第一件事就是發不出薪水,連自己也沒支薪,「碰到颱風天,還要拜託員工去綁飛機,不然飛機飛掉,我賠不起。」

公親變事主,還有員工當面指著她說,「妳是法院派來的負責人,妳就是老闆,就是要來負責發薪水的。」

就連公司財務顧問都笑她,「律師不好好做,在這邊幹嘛?妳要不要趕快跑?」但蔡慧玲堅定地說,「法院把公司交給我們,我們怎麼可以讓公司破產?」

那段時間,為了尋找資金,蔡慧玲天天找投資人做簡報,「遇到各種奇奇怪怪的投資人,還有老闆說,只要執照不要員工。」

最後,她設法連絡上張綱維,花了二個多禮拜說服他接手,才讓遠航得到喘息機會。

遠航2015年10月26日在台北舉行重整成功記者會,遠東航空董事長張綱維(右2)、營運長曾金池(右)、總經理黃宋丞(左)、重整人蔡慧玲(左2)出席。蔡慧玲提供圖/遠航2015年10月26日在台北舉行重整成功記者會,遠東航空董事長張綱維(右2)、營運長曾金池(右)、總經理黃宋丞(左)、重整人蔡慧玲(左2)出席。蔡慧玲提供

找上張綱維是意外,也是別無選擇

遠航會找上張綱維,也是個意外。張綱維外號「張大膽」,指他投資大膽,當年靠著捷運共構住宅一炮而紅,39歲已賺進50億元。但他第一次聽完遠航簡報,還是倒抽一口氣,「哇,嚇死人了,這家公司債務100多億,天啊,要投多少錢?」

自稱「一半生意人,一半俠客」的張綱維,對航空事業根本不熟悉,一開始也無意投資。但蔡慧玲不放棄,為了說服張綱維資金入駐,週一到週五都帶著遠航各部門主管,到張綱維辦公室簡報,讓他有信心。

蔡慧玲回憶,張綱維本來覺得這家老航空公司不怎麼樣,後來發現遠航不少主管都蠻年輕的,加上他自己當時也才39歲,聽一聽覺得好像可以做,最後還是跳進來。

「當時我也沒有選擇,因為只有張大膽敢接,願意拿錢出來,」蔡慧玲說,「而且入主遠航後,有一年半都沒有收入,張綱維要養200多名員工,也算是俠客吧!」

2009年9月是蔡慧玲最煎熬和痛苦的時期。在她和張綱維談判過程中,民航局下最後通牒,如果當年10月5日再發不出薪水,就要廢掉遠航民用航空執照,讓蔡慧玲壓力炸鍋,「我工作那麼久,從來沒在大庭廣眾掉過眼淚,那次談判卻是在廁所哭完,眼淚擦乾,再出來繼續談判。」蔡慧玲感慨說,「我是這樣撐過來的。」

「當時大家都說,遠航沒救了!」蔡慧玲終於趕在10月5日早上敲定投資案,下午發薪水,第二天成了新聞頭條,遠航終於有金主願意進駐。

「遠航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救起來的,」2011年4月18日,停飛三年的遠航,終於復飛,首航金門,蔡慧玲和員工,心情激動落淚。復飛後,因兩岸航線營運順利,遠航從2012年開始賺錢,最高一年賺7億元、每股純益(EPS)達3元。

2015年10月1日,遠航經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完成重整,估值超過70億元,蔡慧玲總算功成身退。有人曾想要買,惟當時張綱維卻捨不得賣。

遠航漂亮重整後,很多人都來找上蔡慧玲,覺得她有經營企業的本事,但她卻轉向,積極投入公益事業,2015年邀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來台,之後募集台灣108位先鋒天使,一起創立台灣尤努斯基金會,並擔任董事長,在台灣推動尤努斯的社會型企業,2016年獲選為世界傑出女企業家社會貢獻獎。

只是,2017年起,兩岸關係急凍,陸客觀光好景不再,遠航開始撐不住了,張綱維四處籌錢,加上民航局祭出老舊飛機退場,遠航租了多架ATR,現金流更加短缺,隨著2019年陸客自由行喊卡,更讓遠航現金流枯竭。重整成功四年後的遠航,再度陷入困境。最終在12月12日張綱維發表停飛、遺書,引發一系列的風波。

遠航於2011年復飛。蔡慧玲提供圖/遠航於2011年復飛。蔡慧玲提供

四理由讓她為遠航奔走,政府應紓困而非廢證

蔡慧玲看過遠航負債達100多億的慘況,深深覺得目前遠航還不算太差,應該救的起來,因此再度伸手救援。據她分析,目前遠航負債約30億至40億元,但遠航不動產則有約40億元到近50億,淨值仍是正的,「如果想要接手遠航,大約須準備50億元。」

她希望遠航持續下去的理由有四個。

  一、遠航是個老牌企業,成立63年,「是國寶級的航空公司」,服務過的旅客80多萬筆。「雖然飛機老舊,但重整完成以來沒有空難紀錄、零事故。

  二、即便已經三個月發不出薪水,還是有500多名員工仍每天到公司上班,他們的未來,怎麼辦?政府應考慮到這些員工的工作權。

 三、遠航目前負債約40~50億,比起2009年的128億元仍算小,且淨值仍是正的,沒有嚴重到必須關門倒閉。

  四、遠航手上原本有兩張牌照,一是後來被廢除的民用航空運輸營運許可證,二是維修牌照,加上有豐富經驗的資深員工,都是很好的資產。遠航目前針對廢照訴願中,如有新投資人可以尋求主管機關行政和解或陳情請求復照,畢竟航空業是公共運輸事業,多一家航空公司服務對離島居民的便利性是有益的。

儘管遠航已提出大量解僱計畫,但如果二個月內(至5月4日)能確定新的投資人,仍可隨時撤回。

這意味著,遠航將吹熄燈號,抑或重啟生機,全繫在資金能否到位。

目前有四組投資人,為救遠航和時間賽跑

蔡慧玲指出,目前有四組投資人有意洽談,其中兩組是航空公司,分別來自日本、東南亞,另外兩組來自國內,一是旅遊業一條龍的業者,另一是紅頂商人想回台投資台灣。

「目前還在談,誰先出錢誰贏,為救遠航認錢不認人,」蔡慧玲指出,但目前最大的困難是,交通部已先把民用航空運輸營運許可證廢照,復飛需經過五階段的申請程序,但復照與重新籌設時間大不相同,真的需要主管機關支持。

「人生,要化不可能為可能,才是精采,」蔡慧玲再次扮演遠航和潛在投資人間的橋樑,一心期望今年3月底能談好,讓新資金進來,並撤回解僱計畫。「我一定會努力到最後,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放棄,」蔡慧玲意志堅定。

「張綱維的現在處境,我都很了解,」蔡慧玲坦言,「我現在回頭願意來幫遠航,也是因為我知道張綱維的痛苦。」「張綱維不等於遠航,遠航是中性的,」蔡慧玲認為。

兩岸關係急凍,遠航再陷困局,命運又找回她

今年1月22日,蔡慧玲召開記者會,代表投資人表達投資意願。原本她還安慰員工,「這次我要幫你們找一個長期投資人,希望不要再讓你們擔驚受怕。」沒想到,政府祭出重罰,撤航空執照,讓遠航措手不及,也讓原本的投資人打退堂鼓,「說實在的,我也好難過。」

「張綱維說,公司結束掉,他就失敗了,若有人來接、以後把遠航做起來,他只是挫折,」蔡慧玲最近經常和張綱維見面,「他壓力很大,頭髮都全白了。」

距離5月4日的最後期限,遠航僅剩50天,留下來的500多名員工生計,讓蔡慧玲肩上的壓力十分沉重。

「我一直覺得,員工還在等我。」兩次出手救遠航,她不禁苦笑說,「緣份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東航空張綱維航空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