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比第一印象更重要!你離場的姿態,決定你的格局

文 / 一流人    
2020-01-22
瀏覽數 33,450+
比第一印象更重要!你離場的姿態,決定你的格局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入場時,誰不是春風得意躊躇滿志,恨不得將最好的自己端著、捧著展示給人看。可是退場時,卻往往難免因為不會再見、不必負責而生出懈怠和輕慢。是否願意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下功夫,才是一個人的素養之所在。那是一個人的選擇,更是一個人的格局。(本文摘自《成熟》一書,以下為摘文)

一個做新媒體的小朋友剛離職不久,在微信上拜託大家幫忙問問有沒有合適的公司,想盡快入職。我跟小姑娘打過兩次交道,覺得她做事認真,能力也不錯,就把她推薦給這段時間合作的一個平臺。他們很快對接上,小姑娘歡歡喜喜的準備坐收入職通知,可是那家平臺的負責人卻偷偷來找我。

對方一開口就是致歉,說小姑娘很優秀,但跟他們公司的定位不大吻合,所以很遺憾不能錄用她。這明顯是個搪塞的藉口,在我再三的追問下,那位負責人才傳了幾張圖片給我看。

那是小姑娘吐槽前公司的朋友圈:「每天做到晚上9點,週休一日還要加班,11點老闆還要奪命連環 call,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這不是工作,這是賣身!」、「不就是弄錯了一個文案嗎?還要扣我錢,這公司是窮瘋了吧。」、「老員工甩鍋(按: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新員工挨罵,呵呵,這就是我們公司的文化。」

連著好幾條,都是她離職之後發的,點讚的人不少,有人在留言裡打聽那家公司的名字,她也毫不遮掩,如實告知。

「妳也知道我們這行,本來做的就不是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加班挨罵熬夜還不是常態?她要是哪天從我們公司走了,是不是也會在朋友圈把我們罵一通?」那位負責人無奈的嘆了口氣,「為了徵一個人,壞了公司的名聲,這責任我擔不起,請妳見諒。」

我表示理解,同時委婉的提醒小姑娘,最好能刪掉那幾條朋友圈,或者改成僅自己可見也行。沒想到她卻回得理直氣壯:「憑什麼呀?反正我都走了,受了那麼久的氣,說說還不行?」

對啊,反正都走了,沒人能罵你了。可是說了又能怎麼樣?除了嚇走潛在的雇主,難道還能等到前公司的一句道歉不成?

一個做互聯網的朋友,從畢業開始就在一家創業公司賣命,跟著老闆一路從三個人的臨時組合打拚到如今上百人的團隊,漂亮的完成了很多個盈利的專案。去年年初,公司拿到了第二輪風投融資,開始商量股權分配的問題,可是於公於私都該屬於他的那一份,卻無端的縮了水。

不是不委屈的,他跟老闆溝通了幾次未果,正好獵頭公司手上有一份更好的工作待遇,他便決定跳槽。有次我們吃飯,席間有同行的朋友聽說了他的遭遇,紛紛替他抱不平。有人出主意要他把公司的機密文件拷貝一份,作為自己去新公司的投名狀,有人主動提出在微博上替他曝光這家公司,要他趁早蒐集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證據資料,到時候來個漂亮的反擊。

可是無論大家怎麼說,他始終擺手拒絕,說:「我一畢業就進入公司,從什麼也不會到現在能獨當一面,也是公司給我的平臺和機會。雖然這樣走了很遺憾,但也算是互相成全吧。」

他將所有與工作相關的文件歸檔整理好,手把手的跟繼任的人做好交接之後才走。他走的那天,老闆專程追出來遞給他一個沉甸甸的大紅包,他也笑著接了。那一點錢比起他應得的股權不過九牛一毛,可是那也不僅是錢,還是一個人的歉意和另一個人的成全。

他本來可以大鬧一場、可以抹黑公司、可以報復性的格式化那個存有很多原始資料的電腦,甚至可以像電視劇裡上演的那般具有戲劇性,當眾打開紅包把錢甩到老闆的臉上狠狠的出口怨氣。可是那除了證明他是個睚眥必報(按:「睚眥」音同「牙字」)的小人,又有什麼用呢?

他在新公司順風順水,幾乎是以開火箭的速度做到了部門總監,有次跟公司的CEO吃飯,感謝對方一直以來的提拔,而CEO一笑:「你知道嗎?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敢把這麼多東西交給你,是○○○拍著胸脯跟我說你沒問題,○○○那是什麼人啊,能讓他說好的人,肯定得非常好才行,所以才讓你試試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而○○○,就是他前老闆的名字。這兩句簡單的對話,讓他嚇出一頭冷汗。原來CEO跟前老闆是認識的,原來他們真的會在背後談起他。每個行業的圈子都比你想像中的要小得多,正是因為如此,離開時才更需要體面。

前段時間看世界盃,被日本刷了一波好感。日本隊在跟比利時隊的比賽中落敗,止步八強,遺憾的離開了世界盃的賽場,鏡頭掃過日本的觀眾席,一片悲風苦雨。可是遺憾過後,他們還是堅持清掃了自己坐席前的垃圾才離去,而日本隊更是將更衣室都清理得乾乾淨淨才走,並用俄語在更衣室中留下一張小紙條:謝謝你。

我自認為不是個粗心草率的人,每次無論是看電影還是聽講座,總會記著帶走手邊的所有垃圾。但也有例外時,有次趁著出差的空檔去看了一場電影,身後一直有小孩子吵鬧,電影院裡冷氣也開得不足。熬完那場又悶又吵的電影,散場時看到前排被遺棄的很多垃圾,我也索性將自己手上的零食包裝放在了凳子下方,心裡惡狠狠的想:「以後再也不會來這家電影院了。」

因為再也不會來,所以才會生出不必負責的輕慢。我是那種因為「反正不會再相見」而難免懈怠的人,可有的人,卻是因為「反正不會再見」而更加認真的對待離別。離開,僅是不再相見而已?或許,那也是你能留給別人的最後,也是最好的印象。它比第一印象,更能證明你是誰。

我的一位朋友從小學芭蕾舞,老師教她們謝幕:腳尖要微微踮起,身體左傾30度,鞠躬抬頭微笑眨眼,就連揮手的幅度都有要求。她不耐煩,屢屢在退場時隨便擺個 Pose就算完事,被老師拉出來特訓謝幕30次,她委屈的辯解:「大家都等著看下一個表演,誰會注意我們謝幕的姿勢好不好看?」

而她老師的那句話,她記了20年:「如何上場,靠的是本事,可如何退場,靠的卻是態度。」

是啊,入場時,誰不是春風得意躊躇滿志,恨不得將最好的自己端著、捧著展示給人看。可是退場時,卻往往難免因為不會再見、不必負責而生出懈怠和輕慢。對於大多數人來講,那並不是不可為,而在於願不願意做。你離開時的姿態,就是對自己最好的證明。

是否願意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下功夫,才是一個人的素養之所在。那是一個人的選擇,更是一個人的格局。正如《史記》中的那句話:

善始善終,善作善成。

《成熟:身段要軟、方法要硬、自尊能顧,這是做自己的最好方式》一書,陶瓷兔子著,大是文化出版。圖/《成熟:身段要軟、方法要硬、自尊能顧,這是做自己的最好方式》一書,陶瓷兔子著,大是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