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要做救人的醫生

文 / 成章瑜    
2001-09-01
瀏覽數 16,750+
我要做救人的醫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本人資歷比較特別,我是小留學生,十五歲的時候出國,到美國讀高中,大學唸UC Irvine,畢業後我又跑到英國去念medical school(醫學院)。

我在英國,接觸到慈濟,回來後我看到他們在召募住院醫師,這邊環境跟國外類似,所以就跑回來了。

我來這邊已經五年了,剛開始我在癌症末期的心蓮病房。由於文化的不同,尤其像癌症的告知,以前的訓練是直接讓病人知道,但這裡的民情必須視我個案調整。這對我來講是很好的學習經驗。

我之所以會回來,就是因為我身上還是有東方的文化在,對我來講,好像魚回到水的感覺。

醫生最難的就是,把自己抽離成只是一個醫生。疼痛控制我們可以做,但是關起門來要讓病人能夠把比較深的情緒講說來,這時就要脫下醫生袍,變得跟普通人。這不是課本會教你的,而是醫病的互動,要自己去學習。

這也是慈濟跟大多數醫院不一樣的地方。我們要做的是一個救人的醫生,在薪水方面就不會太計較。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