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基因改造的新課題

文 / 李彥甫    
2001-08-01
瀏覽數 22,800+
基因改造的新課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英國醫學期刊《人類生殖》最近報導了全球第一批經過基因改造的嬰兒,美國紐澤西州聖巴納巴斯醫學中心 (一所私人的生殖醫學及科學中心),過去四年內利用一種新療法協助許多無法自然受孕的婦女,陸續生下經過基因技術培育的嬰兒,目前約有三十例,成功培育十五名嬰兒,年紀最大的將近四歲。

從美國到台灣的媒體,不約而同地替這些寶寶取了相同的名字:「基因改造嬰兒」。

這下子,許多人開始恐慌了,「基改食品」能不能吃?要不要強制標示?都還有爭議,「基改嬰兒」的問題卻已如排山倒海而來。

聖巴納巴斯醫學中心使用的技術稱為「粒腺體轉移」。人體中負責掌管遺傳的DNA(去氧核醣核酸),約有99%都位於細胞核內,只有1%存在於粒腺體。粒腺體位於細胞核四周,是細胞能量生成的部位,醫學界曾形容為人體的「發電廠」。

粒腺體與人體的兩種疾病有關,一種是不育或年長婦女因粒腺體衰老,而不易著床受孕;另一種則是因為它負責營養能量吸收,線粒體異常可能導致肌肉萎縮等疾病。

因此,一旦母親的粒腺體有所缺陷,便無法自然受孕,如果使用健康第三者的卵子細胞質粒腺體,置換母親有缺陷的粒線體,就有可能治療不孕症。

道德與法律問題

在作法上,醫師分別從不孕婦女及捐卵婦女體內取出卵子,從不孕婦女的先生體內取出精子,然後從捐贈者的卵子內取出健康的粒腺體細胞質,和精子一起注射到不孕婦女的卵子中進行受精。

這樣的技術究竟算不算「基因改造」? 即使醫學界也有不同的看法,更何況牽涉倫理道德與法律問題。

培育基改嬰兒的科學工作者柯恩指出,他們並沒有改變基因,沒有進行基因注射,也沒有改變鹼基對及基因組,只是加入其他的基因物質而已。因此,這算不上是基因改造。

由於DNA與基因不能劃上等號,粒腺體上的DNA只是存在於細胞質上的附屬構造,細胞核中染色體的DNA才是所謂的基因,這種技術並未改變基因,說不上是「基因改造」。有的醫師更指稱,粒線腺轉移就像是捐精或捐卵,無涉「基因改造」。

根據報導,紐澤西案例中的十五名嬰兒,已有兩名一歲嬰兒在親生父母的基因物質之外,被檢驗出帶有第三人的基因,並且會再遺傳給後代。

即使「基改嬰兒」只是置換母親卵子細胞質中的粒腺體,嬰兒與其真正的父母親仍會具有遺傳上的特徵,也就是說,嬰兒的形貌、智慧等重要遺傳仍會像自己的父母,而非捐贈卵子者。但仍有不少人呼籲停止此類手術,甚至反映到法律上。

遺傳疾病的希望

國內衛生署最近也邀集了人工生殖、小兒遺傳、法律及社會學等專家,投票表決,決定禁止施行可能改變遺傳的卵細胞粒腺體轉移術。衛生署並推估,國內利用此一技術產下的「基因寶寶」已近十例。

衛生署的決議更擴大到只要是對人體可能產生重大影響的人工生殖技術,都要專案送衛生署審核,經由人工生殖諮詢委員會委員評估,若涉及改變胎兒基因遺傳變異物質者,並可能延伸至下一代的,一律禁止。

當然,這對渴望生兒育女的不孕症婦女確實是個壞消息,對基因治療的研究也可能是利空。對某些特定的遺傳疾病而言,基因改造可能是擺脫宿命的僅存希望,有的醫師認為相關規定應有彈性空間,對於有遺傳疾病的家族可以網開一面。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最近公布了一份研究報告,他們擔心,運動員為了追求「更快、更高、更遠」的目標,很可能會自願接受基因改造工程,成為「基改運動員」,這可能比服用各種禁藥還要難以檢測。

基因改造對人體的傷害遠比禁藥重大,但對於運動員的影響可能更為「立竿見影」。由於基因指示身體製造蛋白質,如果注射某種基因到人體內,或許可能使人體產生更快速抽動的肌肉纖維,讓百米競賽在六秒內一決勝負,而不是現在的九秒多。

國際奧委會擔心,「基改運動員」可能只要幾年就可以成真,甚至已有人偷偷地進行。面對棘手的基改問題,國際奧委會醫學主任、法國籍的夏馬希只能說,「我們一定要趕到前頭。」

除了「人」,基因改造施於其他動植物的進展仍未曾停歇,基因改造農作物是最早被廣泛討論的部分。

由於全球農地面積愈來愈少,人口卻不斷增加,科學家已預言十至廿年後極可能發生全球糧食危機,「餵飽全世界」成為基因改造作物存在的有力理由,它具有產量更多、長得更快、可以在更惡劣的環境中生長、風味更佳、更有營養等特點,在有限農地裡可以供應充分的糧食。但反對者認為,基因改造作物只是為了擴大利潤,而非增加糧食,糧荒問題緣於分配不均,而非生產不足。

有的科學家認為基因改造作物能幫助解決環境問題,除了減少使用化學除草劑與殺蟲劑,美國的研究人員已利用玉米等植物,生產出可以分解塑膠原料的「生物聚合物」,有機會減輕塑膠製品對環境的危害。

但也有不少科學證據指出,基因工程對生態體系的平衡已構成新的風險,「基因污染」將威脅生物多樣性與永續發展。例如科學家已證實,基因改造玉米的花粉會造成帝王蝶幼蟲大量的死亡。

除了作物,也有不少動物的基因已被改造,複製桃莉羊成功的英國PPL治療生技公司,最近才宣布複製成功世界第一批混合基因的小豬,小豬中都有外來的「標誌基因」植入其DNA之中。基因改造豬的器官預計將被移植到人體,最近已開始進行試驗。

從「改造」邁向「複製」,或是說從「複製」轉進「改造」,基因科技的進步已是沛然不能抵擋的趨勢。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從科技演變的過程看來,好壞或善惡,最後只能存乎使用者的心了。(本文作者為資深科學記者)(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