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這些事沒經歷過,你怎麼學得會「寬恕」?

文 / 一流人    
2019-10-29
瀏覽數 13,850+
這些事沒經歷過,你怎麼學得會「寬恕」?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緊抓創傷是人的天性,因為那可以讓我們免於二次受創。就像我上禮拜買了一雙新鞋,是我的標準款:低於兩公分的全平底、芭蕾款、前端有一叢細繩結起的經典小蝴蝶結、鞋身修長、紅色系。這次我買的是暗紅色,找到這少見的暗紅色我好開心!而那天原本穿的鞋子恰巧走到一半壞了,顯然是命中註定相遇,結帳後穿上它,我不僅雀躍,還有種天降甘霖的感覺。踏上新的小紅鞋,我走路像跳舞、心情如春天,彷彿我經過的地方都會開花似的。我隔天穿它出門工作,第三天也穿去朋友家玩,而就在向朋友說掰掰並關上大門時,鞋子瞬間被門底的金屬尖角刮出一條又粗又寬的裂線。

那之後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我都沒有真正走出來,很少人能夠懂這種心碎。之後只要穿著小紅鞋開關門,我都會不自覺地後退,因為害怕它又被門刮傷。以我對自己的了解,估計還要大約兩到三個月的時間,我才能自在地開關門而不擔心傷到心愛的小紅鞋。而大概得花上半年的時間才能夠看著鞋面的裂線,一笑置之。至於忘記這件事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不再感覺傷心,但我極有可能在六十歲時跟朋友聊到相近的話題,仍會憶起這件事,然後笑說自己曾經買過一雙新鞋,才穿第三天就刮壞。

我們很習慣把創傷看得很大,甚至比我們自己還要大,大到時時刻刻都受它威脅。因為「保持警戒才能安全度日」,這是原始的生存本能。我們擁有善用這個本能的權力與才智,但我們卻大多時候都被這個本能操控,甚至讓一雙鞋子都足以造成心理陰影。它是鞋子,不是老虎獅子啊,快醒醒!

三不五時看見自己緊抓創傷的瘋狂,我總忍不住要笑笑。若是身邊的朋友跟我一樣,對一個已經不足以影響生活的創傷緊抓不放,我大多會針對他的受害故事回以一些不正經的話,逗他笑。倘若天時地利人和全都到位,他會發現無須去計較那十年前曾經跌入的糞坑,畢竟腳也不臭了,鞋子也丟了,事情都過了,又何苦讓一坨笨屎障礙自己?

但有時沒有辦法這樣笑笑過。某些傷痛太深、太狠,是真的遠遠超出承受範圍的毀滅性創傷。然而受創當下的自己還沒有力量反抗,更沒有能力處理,一個轉眼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過去,人生已被侵蝕得千瘡百孔,而那底層的憤恨還繼續在啃噬自己。這種時候我會遞給受傷的人一把刀。

這麼多年來,無論你的身體長到多大,你的心都停留在受害的當下,所以你沒有辦法面對那個人,你覺得他仍然傷得了你。一想到他就痛不欲生,然後你就想要去死,但為什麼是你去死而不是他?怎麼可以?你需要一把刀。

殺人是違法的,所以我們不該真的去殺人。但你可以在你的想像中殺他千百回,這會讓你從一個卑微且無力反抗的位置,跳到反敗為勝的位置。在意識中殺他,在他孱弱、無能、與死亡只有一步之差的時候補幾刀。扎扎實實殺上千百回,下一次遇見他的時候,你就會有勇氣看著他甚至鄙視他,而不再需要逃走或躲藏。且不可思議地,你也不會像之前那麼憤怒,因為你已經贏過千百回,每一次的殺、每一次的贏都在為你迎回力量。

「我已經不計較了。」這句話十之八九是幻覺。一個人要能夠寬恕另一個人,必須是沒有隱忍的。那種情況大概是你已經美好、豐盛到對方完全障礙不了你的程度,而你幾乎忘了他,他幾乎消失在你的人生時,寬恕會自然發生。然而只要你面對那個人還有一點受害,真正的寬恕就不存在。

我很接納自己的不寬恕,所以我有很多刀。我知道最終的目標都是寬恕,因為我想要自由,但我同時也很清楚在寬恕之前,還有很多事必須做。說來矛盾但真理就是如此,寬恕在後、憤恨在前,要去後頭,就得從眼前的憤恨穿過去。所以沒有這些刀,我走不到寬恕。

如果此刻當下你辦不到放下,就要誠實以對,去戰鬥。沒有力量戰鬥,就把自己鍛鍊到足以戰鬥,而且要戰贏。你想仰賴誰幫你戰鬥?沒有人,也不要讓出這個權力,只有你可以為你自己贏回人生。

所以,對於不敢戰或者不相信自己有能力戰的人,我會給他一把刀,然後說:「不要輕放傷害你的人,給他機會償還,是你的慈悲。」

這些事沒經歷過,你怎麼學得會「寬恕」?本文節錄自:《親愛的女生2》一書,楊雅晴著,高寶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