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心」開始

文 / 嚴定暹    
2001-07-01
瀏覽數 10,900+
從「心」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明代學者茅元儀說,「先孫子者孫子不遺,後孫子者不遺孫子。」這句話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在《孫子兵法》之前所有應對挑戰的智慧思考,《孫子兵法》都沒有遺漏;而《孫子兵法》成書之後出生的人,只有「吾生也晚」的感慨——因為,所有的智慧思考,孫子他老人家全都說了,後人只有拾他老人家牙慧的分!茅元儀的話是不是太誇張?《孫子兵法》成書之後的兩千多年以來,戰事有多少?戰爭的形態有多少?遠的不說,以二十世紀最多的「意識形態」戰爭來說,他老人家可曾料想到?他老人家可曾有對應的策略規劃、智慧思考?

一、凡人皆有「業」隨身

《孫子兵法》九變篇載記:「屈諸侯者以害,役諸侯者以業,趨諸侯者以利。」這段話是精要提示:戰爭的制勝關鍵是「掌控敵人心靈的活動」。孫子說,要使敵人屈服,就是要讓他明白這樣做對他有害;要使敵人趨之若鶩,就是要讓他以為這樣做對他有利;至於如何使人甘心樂意地效力?那就是讓他認同他所作所為乃是他分所應為之事!也就是讓他認同他所作所為是他的「業」!

什麼是「業」?「業」的本義是「大木版」。上古時代,學生上學必攜帶一方木版,老師所教授的功課就刻印在木版上,此為「授業」一詞之所本;回家須溫習、複習的功課,亦刻印在木版上稱為「作業」——隨著時空環境的轉換、物質條件的不同,「業」以不同的形態與人類共存。以往的年代,一般人出門都會拎著一個包袱,裝一些必要的用品,至於有書僮、丫鬟、侍從隨侍的人也會有個貼身的荷包,裝一些自己認為重要的物件;即使身無長物的乞丐總會帶根打狗棒、討飯的碗;強調少有掛礙的出家人,行腳天涯也常須帶著化緣的缽,或是背一個褡褳;而現代人學生時代的書包,少、淑女的手提包、化?箱,職業婦女、男士們的公事包,e世代青年男女的筆記型電腦,鮮有人沒有隨身的物件,換言之,每個人都有「業」隨身——每個人的「業」都是他身分、職業、性向的表徵,譬如:同樣是粉領族,她隨身攜帶的是精緻巧麗的手提包、大型的手袋、沈甸甸的公事包,或是只在腰間繫一個霹靂包,都足以反映她在職場中的工作性質及個人性向。

除了表相的意義之外,「業」還有一個深沈的涵義:「業」是「業主」心靈之所繫!「業」內蘊「業主」對「業」之認同——有一項現代人普遍隨身的「業」,即:記事本;翻開任何人的記事本,內容必是五花八門:接小孩上下學、餐敘、孝敬父母的紅包、丈母娘的母親節禮物、到機場接客戶、為老闆買送老闆娘的生日禮物……雖然種類繁多,但是,異中求同可得一共同之特性,即:記事本的主人認同這些都是自己該做的事——從古至今,紅塵人世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所認同的自己該做的事,那就是每個人的「業」;「業」的產生有時和個人的習性有關,所以,「業」也常常是習性的產物——《孫子兵法》所載:「役諸侯以業」是說:讓被差遣、任命的人「歡喜做,甘願受」有一個訣竅,那是讓這個人覺得他在做他分所應為之事;那麼,他不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而且無怨無悔!

二、自動作「業」

三國時,孔明對劉備託孤之承諾是,「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劉備駕崩後,孔明面對國家的內憂外患及顢頇無能的幼主,他不僅得憂國家大事,更須親理瑣碎細務,被司馬懿嘲笑,「食少事煩,其能久乎!」他的主任秘書以「為治有體,上下不可侵」為由,勸他力行授權,以期分層負責——能策定千古第一大規格策略「隆中對」的孔明豈會不知此理?——孔明的答覆是,「吾非不知,但受先帝託孤之重,惟恐他人不似我盡心也!」孔明「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無所怨尤」的原因何在?他老人家認了嘛!他一旦承諾了就將這些事當成了自己的「業」!

「求生」是人天賦的本能,但是,日本的神風特攻隊那些青壯小子個個爭先赴死,並無遲疑,為什麼?因為他們認同這是他們分所應為之事,應該義無反顧!開國先烈林覺民烈士拋下嬌妻、幼子、老父,一般人極難割捨的親情,以及自己年輕的生命而從容就義,還不是因為認定那是熱血男兒分所應為之事!這樣看來,「役諸侯以業」,區區五個字實在道盡了掌控人心的機關!

三、人心惟危

佛家有「業障」一詞,「業障」的正確解釋為何?筆者因非佛教徒所以不知,不過,放眼紅塵人世,因為錯認「自己分所應為之事」,而造成自己認知的障礙、運途的障礙、生命的障礙,卻常常觸目皆是!

曾經見過一個廣告——「美鑽表真情」,鑽石真的能代表真情嗎?有了鑽石真的就不會離婚嗎?賈桂林下嫁西臘船王歐納西斯時,結婚戒指上的鑽石有如雞蛋一般大,卻不保證婚姻的天長地久。但是,過分執著這個廣告,會使得很多人在結婚的時候,心甘情願、無怨無尤地用昂貴的金錢去買一粒美鑽,而未必肯用心去經營婚姻。又如:一到父親節、母親節、情人節,各大餐廳必然大做廣告,使很多人在這樣的節日若不去吃大餐就會悵然若失!其實,吃大餐與孝心、愛情的關聯性到底有多大?只不過因為認同這件事,使平常省吃儉用的人在這一天都願意高額消費而沒有怨尤,甚至不敢怨尤,因為,他覺得這一天吃大餐是該做的事!

筆者一、兩年前曾在一份雜誌上,看到一則有關高雄港都「鋼管秀」女郎的報導,內容提及鋼管女郎的一些想法,其中有一種想法是:趁著年輕有美色之時,藉犧牲色相多賺一點錢,儲備一些資本,將來好做生意,這種想法可能還是此一聲色場所中比較有生涯規劃理念者!只是,有錢、有資本,就可以做「生意」嗎?他們對所謂「生意」的瞭解、定義何在?如果是指小本經營的生意,那根本不需太多資本,何須付出「犧牲色相」這樣龐大的代價!若是要經營大企業,那就不僅僅是「有資本」就可以了!

戰國時代,一位富可敵國的富商巨賈白圭強調:商業經營絕不僅僅是「以財求財」,他說,「吾治生產,猶伊呂之尚謀、孫吳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與權變,勇不足以決斷,仁不能以取予,強不能有所守,雖欲學吾術,終不告之矣!」白圭這席話道出亙古不移的企業經營的竅門——必須具有「運用資本的智略」,包括:策略規劃、通法制、知權變、正確的判斷力、權衡輕重取捨的能力、自我情緒管理的功力——這種種能力恐怕不是在鋼管秀這樣的聲色場所可以學得到!想到這些年輕貌美的鋼管秀女郎,因為一些「自以為是」的想法,使她們在自己生命中的黃金時段懶於進修,而不自知地浪擲生命、出賣色相而不覺羞愧,怎不令人憐惜?更憐惜她們很可能因為認知的偏差,在踏上人生旅途未久,就替自己造了「業障」。

年輕時代就是好酒貪色的劉邦,當他帶領大軍接受孺子嬰投降,進入咸陽城之後,秦朝宮室之華美、壯麗、名犬名馬、貴重寶物、嬌媚動人的美女,數以千計地呈現在他眼前,當下留在阿房宮不肯離開,樊噲力勸,問劉邦,「您是想做一統天下的帝王,還是只要做個富家翁?」劉邦眼睛盯著這些平素即萬般愛戀的美女重寶,有口無心地回答,「我當然是要做一統天下的帝王!」樊噲乃順著劉邦的回答再勸道,「今臣從入秦宮,所觀宮室帷帳珠玉重寶鐘鼓之飾,奇物不可勝極;入其後宮,美人婦女以千數,此皆秦所以亡天下也。願沛公急還灞上,無留宮中。」(《史記‧留侯世家》集解引)

樊噲這一席話劉邦理都懶得理,張良聽說了這種狀況,隨即趕來,對劉邦說,「正因為秦王朝奢虐無道,您才能來到這?。要為天下掃除殘賊,就應該力求儉樸。現在,剛進入秦都,您就要貪安逸、追求享受,樂而忘返,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助紂為虐』;再說,『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樊噲的話是對的,您應該聽取樊噲的意見。」面對張良的重話,劉邦只好封了秦朝壯麗的宮室府庫,還軍灞上。項羽身邊的謀士范增聽到這件事告訴項羽,「沛公(劉邦)以往在他的家鄉貪財好色,這次進入關中,居然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劉邦一改舊習氣,找到自己的「正業」,終於創建了自己的事業!

「業」是人人皆有的心靈活動,一個人的「業」會成為他的「業障」、還是他「事業的基礎」,實在是操之在己!

四、進德修業

四○年代有一則風靡上海的香煙廣告:「情人結婚了,新郎不是我,抽香煙!抽香煙!」促使顧客認同藉抽煙以紓解情緒!當代商業行銷強調「創造需要」,使顧客油然而生自願消費的意願!這都是《孫子兵法》「役諸侯以業」的現代版:「役顧客以業」!

《孫子兵法》所載:「役諸侯以業」精要地提示意識形態戰爭中的制勝策略——操控他人的心靈活動。

這個策略的本身實無好、壞、正、負的價值判斷,完全視人如何運用這個策略,譬如各級學校的教育、各種品德的培育,都必須使各種理念內化成為個人所認同的觀念,才可能落實於個人的言行中,從而養成一個文化人或是具備品德操守的人;而許多蠱惑人心的手段也是採用「役人以業」的策略——筆者二十年前讀過一則社會新聞報導,一個女子自述其生命歷程,「脫光了給別人看,別人又摸不到,妳一點損失都沒有,還可以賺很多錢!」這樣簡單的一段話使她甘願從清純少女成為脫衣舞孃,這一段話促使她以似乎正常的理由泰然地撕去了天賦的羞恥心,也從此向下沈淪,墮入風塵不可自拔——一個錯誤的認同成為她此生的「業障」!

《孫子兵法》原是「人生寶鑑」,不僅可以鑑照萬事萬物,更可以攬鏡自照!明白「役諸侯以業」乃是「意識形態」戰爭的制勝秘笈,吾人切須以正確的觀念役人,而不可散播不良觀念以危害他人,以至於危害吾人所托身的社會;明白我們的心靈活動對自身的行為、命運影響至深至遠,此生最大的智慧就是培養「正智正見」,以免被不良觀念掌控而毫不自知!(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1 / 07 月號

第1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