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 潘迎紫專訪/一代女皇的人生智慧

潘迎紫:「珍惜自己身邊的人,別等到失去一切時,才發現什麼都太遲了。」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9-10-10

潘迎紫:「珍惜自己身邊的人,別等到失去一切時,才發現什麼都太遲了。」


《神鵰俠侶》、《一代女皇》、《一代公主》……談到潘迎紫,你腦中一定會浮現她當年在電視劇上活躍的亮麗面貌,她充滿氣質、外型出眾,精湛的演技更襯托戲劇人物豐沛飽滿的底蘊,對許多四到六年級生來說,她不僅是當年最紅的票房保證,小龍女和武則天的完美形象,更奠定後世難以超越的典範。

而潘迎紫也頗為人讚賞的,是她早年完全令人猜不透的年齡祕辛,雖然1963年就以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出道,但後期從小女孩演到皇后的多變樣貌,以及至今依然和年齡完全不成正比的青春臉龐,她正以「美魔女」的「不老神話」,活出生命中最璀璨耀眼的光芒。

雖然在2001年,她突然宣告息影,以急流勇退之姿讓觀眾留下許多不捨,直至近日終於在睽違多年後,開始電視劇的回歸,還接了人生第一部舞台劇演出,潘迎紫正以絕對不服老的樂觀態度,綻放依然耀眼的生活。

自爆其實有舞台恐懼症

然而,在許多人面前早已是「戲精」等級的潘迎紫,卻自爆自己從小就有很嚴重的舞台恐懼症,「小時候的我膽小到老師來做家庭訪問時,都問說我怎麼這麼害羞,因為我完全不敢跟任何陌生人講話。」

潘迎紫分享,她其實從小就是一個非常害羞的人,不僅在班上完全不敢上台,一旦被老師點名要發言,就連說話時也會不斷顫抖,「這種緊張感是與生俱來、克服不了的,但我在真正演出時,就是要包裝的讓大家都完全都不知道我的緊張。」

孩提時代,因為外人常對潘媽媽稱讚女兒的可愛,加上媽媽自己很愛看電影,便因緣際會下送了潘迎紫到演員訓練班,「我好像就這樣冥冥之中注定了要走這條路,糊里糊塗、嘻嘻哈哈地,也因為喜歡跳舞,漸漸促成了表演的生活。」

收視率突破天際的潘迎紫神話

她笑說,也由於從小站在講台上就會害怕,因此第一次演戲時,看到攝影棚內那麼多工作人員、劇組、觀眾,情緒其實也很緊繃,「但後來演完後,導演喊了『卡!』台下會拍手、鼓舞、鼓勵,那是我當演員最大的回饋,也是我在這行最大的支柱。」

其實那些年,在僅有老三台的年代,只要一有潘迎紫的戲劇播出的時刻,街頭上可說是一種門可羅雀、所有人擠在電視機前守著劇情進展的盛況──這樣的情景如今早已不復見,也是許多影迷回憶時,津津樂道的佳話。

潘迎紫說,初出道時就演電影,當時只是覺得跟劇組在一起很開心,而直到進了電視圈,才發覺「自己真的在演戲了。」她強調,「特別是透過演出,發現自己能影響他人、改變別人的想法,那是令我非常感動的事。」

亮麗背後 是不為人知的艱辛

她坦言,一開始演戲時,人生經歷沒有那麼豐富,所以詮釋小龍女時,用的是芭蕾舞底子,演繹出劇中那種淒美的感覺;之後的武則天則要表現出宮廷中的勾心鬥角、毒辣手段,「這就是我人生完全沒經歷過的。」

於是,為了鑽研角色,她買了很多正史書、野史記載,再自己去揣摩人物心境、歷練,再吸收內化成電視劇上的模樣。

然而,真正創造這一切背後的辛苦,可是潘迎紫靠著七天七夜沒睡、打針硬撐苦過來的。

拍《一代女皇》系列時,為了表現出女王的氣勢,特別為戲增肥了15公斤,「當年有規定,一部戲不論有多紅、收視率多好,40集就一定要完結篇,因此劇組在殺青後不想要熱度就此終結,馬上又接拍《一代公主》。」

當時,要在一週的時間內瘦回比原本還嬌小的體重,簡直是讓身材如吹氣球般變化,加上白天拍戲、晚上放映,在輪班的工作人員一班一班替換的時候,只有她從頭到尾是坐在一張龍椅上,隨時一闔眼就能睡著、發燒就吊點滴、營養不足就打針,長達七天七夜沒有回家。

「現在的我才知道,原來以前那樣操可是真的會死人的,加上不懂、沒有經紀人,都是自己一肩扛下,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拍的戲有紅到那麼厲害的程度。」

毅然息影 找回自己的生活

最終,日積月累的重擔,她決定放下這一切,「以前每天的生活就是4、5點起床化妝,茫然的不斷在臉上塗塗抹抹,漸漸厭煩這些日子。」潘迎紫說,她也想要有一天可以起床不用化妝、睡到自然醒、盡情邋遢,甚至是找回自己的私生活。

「當時的日子,談戀愛也不是那麼輕鬆,我想要的是那種擁有赤子之心,不要有太多東西混雜在裡面的感情。」

她笑說,息影之後到了美國生活,覺得非常得輕鬆,「我自己是個很喜歡低調的人,很希望別人都不要認出我來。」於是她開始鑽研股市投資,把生活重心移到理財上。

珍惜身邊的人非常重要

時至今日,面對歲月的消逝、父親的離世、母親的老邁,她自己也在光陰的流逝下,從心理和生理做足未來的萬全準備──除了一星期固定5天運動、吃健康的食物,心態的發展更成了如何面對老化的重要關鍵。

她說,「快樂的事情就應該自己去爭取,該放下就放下、不要太執著。」

潘迎紫現在只要有空,就會多陪伴已經百歲的媽媽,甚至至今依然對失智媽媽隱瞞爸爸已經過世的消息,只希望媽媽健康快樂就好。

「雖然我常想,以後我自己老了該怎麼辦,但對要進養老院這件事情,我也抱持著樂觀的態度,等需要時就自己一間一間去看、找到自己喜歡的,那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而透過最新的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她希望傳遞給大家珍惜的重要,「人生活著的時候,想說什麼就說出來,不要隱瞞自己的情感,以免等到真正來不及時,才發現什麼都不能交代。」

「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人事物,不要覺得理所當然,因為當你發覺失去一切時,說什麼都太遲了。」

兩廳院售票系統:全民大劇團《最後一封情書》

(部分圖片提供:潘迎紫、全民大劇團)

關鍵字: 生活電影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