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詩文和故鄉相互應許

文 / 王威智    
2001-05-01
瀏覽數 12,200+
用詩文和故鄉相互應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在漆黑的空間摸索

手指暴露給一根膽怯的虛線

那莫非是時間行過的道路——

想像它已染上些腥紅的斑點?

我們聽不到彼此的傳呼

只感覺不遠明暗處

持續是一種相當的心跳,似乎

是有甚麼在夢裡生長

一綠色的纖維樹

我知道你正在年輪的漩渦

解衣,扭動,沒頂迅速

沉沒在狂歡和疼痛的磁場

——植物本能的試探,支離

破碎,猶英勇相信心神和肉身

不滅——遂浮遊如美麗的阿米巴

在夢中搖擺,擁擠,纏綿

並且吮吸著彼此熾熱的酵素

並且透明

美麗

(楊牧,「樹」,1985年)

西元2000年,楊牧60歲。在整整一甲子的光陰裡,楊牧既博覽中外古今文學,又維持創作不輟,體裁風格時有新變,對於一名創作者而言,這無非是畢生追求的目標了。

從葉珊時期開始,楊牧至今累積的作品包括詩、散文、評論、翻譯、註、選編,範疇龐雜巨闊,觸角之深廣,當代台灣難有出其右者。

錘鍊的文字,抒情的詩

詩是楊牧作品的主力。從《水之湄》到新近的《時光命題》,誠如花蓮詩人陳黎所言,楊牧的詩大約可從幾個面向來觀察:抒情功能的執著、愛與死、時間與記憶、中國古典文學的融入、西方世界的探觸、常用的詩的形式、自然、本土元素的運用、家鄉的召喚、對現實的關照。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