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受太陽花世代擁戴的時代力量,到底怎麼了?

時力從紅極一時到衆叛親離:給第三勢力的五大啟示

文 / 白育綸   攝影 / 魯皓平   2019-08-02
時力從紅極一時到衆叛親離:給第三勢力的五大啟示

時代力量主席邱顯智。圖片取自邱顯智臉書



近日來,時代力量的新聞,從司法、選舉、兩岸,甚至橫跨到議員及立委的情感問題,接連占據媒體版面。直到昨天(8月1日)早上,時力立委林昶佐退黨、洪慈庸含淚召開記者會,形同向外界宣告,黨內醞釀多時的路線之爭,徹底檯面化。

2018年,時任黨主席黃國昌帶領時代力量,在民進黨全面敗退的地方選舉中,拿下16席議員,風光一時。

2016年的立委選舉,時力更拼上5席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洪慈庸、林昶佐和高潞.以用,穿上標誌性的亮黃色背心,開心大合照。

如今,這些光榮畫面恐難再現。盤點近年來,時力的風風雨雨,黃國昌曾面臨被罷免危機、也有黨內同志抱怨溝通「已讀不回」,高潞.以用除感情糾紛外,最近更因被爆出補助款事件,暫停黨權,加上林昶佐昨日宣布退黨,令人不勝唏噓。

圖/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昨日緊接在林昶佐後面召開記者會,表達願意留下力挺。取自邱顯智臉書

不禁讓懷抱改革理想,加入第三勢力的太陽花世代們要問,五年前的那個遠大夢想,是不是即將嘎然而止?許多人更想知道,高人氣的時力,為何在短短三年內,一步步掉進泡沫化的危機中?

統整時力所遇到的五個問題,或許也給第三勢力帶來五大啟示:

啟示一》路線分歧可討論  千萬別「議而不決」

「小綠」問題讓時力內部出現分歧。時力議員林亮君的政策主任李元鈞指出,路線問題,歸根就底始於2016年,民進黨在部分立委選區禮讓時力,當初合作種下的因,導致現在時力必須承受民進黨「不再禮讓」的壓力。

當初,時力受禮讓而選上的三席立委中,林昶佐、洪慈庸相繼宣布,支持總統蔡英文連任,僅有黃國昌維持著拒當「小綠」的立場,彼此的矛盾情節來自黃國昌已表明不再選區域立委,但林昶佐及洪慈庸的選區,卻要面臨兩黨競爭的局面,當然更在乎民進黨「禮不禮讓」的問題。

曾擔任林昶佐幕僚的前時力發言人吳崢,幾天前就在臉書上發文,彷彿預示般開了第一槍。他認為路線爭議回溯從創黨至今,甚至還形容,這是「房間裡的大象」,眾人視而不見,即使三位身處權力核心的黨籍立委意見相左,也不願透過衝突的方式,解決意見分歧,才會讓路線問題懸而未決。

「時代力量過去四年動輒面臨是不是『小綠』『與柯文哲合作』等質疑,就是因為時代力量沒有路線。」吳崢在臉書上寫道。

一直到昨天的兩場記者會,時力會後的回覆也僅聲稱「肯定蔡英文的努力…….並支持本土政權的延續與改革」,時值第三勢力的群雄割據,這樣的表態,顯然對林昶佐為首的挺英派而言,還不夠明確。

啟示二》別讓明星球員 搶盡所有鋒頭

時力的核心成員把家醜攤在陽光下,頻頻對媒體放話,發展至此,外界不禁要問,扮演大家長的黨主席邱顯智,人在哪裡?

熟悉時力的人士分析,前主席黃國昌的形象太鮮明,很多決策,仍被他過去的框架所影響,黃國昌所挾帶的知名度,更讓外界將黃國昌的路線,等同視為時代力量的路線。

邱顯智跟黃國昌個性明顯不同,黨內對同為創黨元老的主席邱顯智,仍很尊重,「但,他(指邱)不像黃國昌那麼分明,做人較為圓融,對路線之爭留下模糊空間。」雖然,黨內也很尊敬黃國昌的專業問政,但路線問題確實造成很大的困擾。  

啟示三》識人不明引發後續效應

林昶佐在退黨記者會上,被問到有沒有考慮加入柯文哲將組的「台灣民眾黨」,他不但堅決與柯陣營互別苗頭,還大吐苦水。林昶佐認為,就是過去時力的路線不明,才讓許多有志耕耘地方的人士,遲遲拒絕被時力收編。

最經典的例子,就是上個月大張旗鼓加入民進黨的林飛帆。

在學運中崛起的林飛帆,過去與時力交好,林昶佐、洪慈庸都曾邀他加入時力,但媒體披露,黃國昌拒絕支持蔡英文,讓林飛帆對大選感到憂心,轉而加入民進黨。

林飛帆選擇落腳民進黨,空降副秘書長一職,雖造成民進黨內部雜音,例如楊蕙如就抨擊,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是「找鬼開藥單」,然而,在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也逐步邁向整合。

圖/高潞.以用捲入助理補貼案。圖片取自高潞.以用臉書

時力人事的負面案例,還有高潞.以用傳出的助理補貼案,至今仍讓時力黨中央傷透腦筋。

因為高潞.以用是不分區立委,若被開除黨籍,照說可以依序遞補,但當初候補名單的最後一位是導演柯一正,男性身份將使立委人數違反婦女保障席次規定,等於讓時力失去一席立委。

啟示四》長久之計 先穩固穩地方

面對高強人色彩的台灣民眾黨,誓言挑戰第三勢力霸主的地位,去中心化的時力,想在國會、地方卡位,比起不是吃民進黨奶水長大的台灣民眾黨,時力有更多的包袱。

「總統之戰是兩岸價值的對壘,對以民生議題見長的小黨而言,空間真的很少。」一位時力的成員認為,這次的總統大選,必然建立在兩岸價值的格局上,兩黨全力衝刺的結果,會讓小黨空間盡失。

務實而論,2016、2018年的兩次選舉,時力借重民進黨的地方資源才勝出。四年後,無法紮根地方基層勢力,仍困擾著時力。

而時力一方面想走出自己的路線,難免要扮演監督政府的責任,加上部分選區與民進黨競爭,又想仰賴它的地方資源,讓時力更為矛盾,再度陷入「路線之爭」的泥沼中。

以數據來看,在全台912席的議員席次裡,時力只占16席,在7744位里長中,也僅有1席,兩者都遠低於時力這幾年在國會的份量。距離時力要稱得上一個接地氣的政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啟示五》必須認清自身定位  力推制度改革

政治學中有所謂杜瓦傑法則(Duverger’s Law),意指在單一選區中,縱然有許多政黨,選民為免自己的選票投給不可能當選的候選人,會傾向投給前兩大政黨,而漸漸形成兩黨制。杜瓦傑法則,正好說明了時力所面臨的挑戰。

「小黨的結構性困境,正是現行的憲政體制。」李元鈞表示,唯有時力認清自己是沒有分裂本錢的小黨,將席次朝向比例代表制修正,小黨的宿命才有可能被改寫。

但,在那天來臨之前,時力黨中央的15位決策委員,在距離投票僅五個月的時間當中,必須快速精準做出決策。因為現在的時力已不容許再失去任何一位黨籍公職。

至於林昶佐退黨事件,多數時力黨員認為,不必過度擔心,林昶佐退出,並不意外。記者會上,林昶佐雖願意投入下次選舉,但強調「成功不必在我」,仔細觀察他在其他媒體的專訪中,對立委的身份已有倦態。

來自街頭的時力,三年前締造台灣政治史上,傳奇的一頁,但它會不會僅是一片歌手,注定再度回到體制外呢?

除民進黨,時力、綠黨、社民黨和無黨籍的第三勢力,全部喊要整合,但第三勢力的市場,如今又有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來相爭,時力這三年所面臨的問題,恰好幫各政黨上了一課。

至於,時力的命運將會如何?五個月後,便見真章。

關鍵字: 評論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